第四十一章 一個清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二天,早晨。

  楓樹下,林雲漸往嘴裡一邊塞著麵包,一邊看著報紙。

  丹楓這個城市的矛盾感很濃,雖然存在大量的電子設備,比如電腦和手機,但其中的娛樂功能幾乎沒有。

  絕大多數的電子設備僅用於工作與通訊。

  所以,傳播信息的主要媒介竟然還是電視新聞和報紙。

  林雲漸咽下口中麵包後,看到了頭條新聞:

  《三十三區一廢棄大樓垮塌,疑似遭到恐怖襲擊》

  林雲漸看著這個標題,沉默了好一陣。

  廢棄大樓和恐怖襲擊這兩個詞,竟然會出現在一個標題裡面?

  這世上真的會存在襲擊一棟廢棄大樓的恐怖分子嗎……

  仔細地看了一眼新聞,關於廢棄大樓的介紹並不長,也不詳細,只是簡單地交待了一下「恐怖襲擊」的時間,還有城市防衛部的快速反應,著重表揚了執行官的英勇犧牲和指揮官的快速反應。

  不過,仔細想想官方也沒有太好的解釋辦法。

  畢竟絕大多數市民根本無法看見腐化者。

  向一個人解釋他認知之外的東西,根本就是在強人所難嘛。

  話又說回來,普通執行官也是普通人,他們雖然同樣看不見,但接觸離奇事件久了,也能隱隱感覺到它們的存在。

  不過,為什麼丹楓市管理局不直截了當地把關於緋紅天空,緋紅因子,以及腐化者這些事的原委原原本本地告訴大家呢……

  林雲漸想著這些問題,卻也想不出一個答案。

  他知道做出這個決定的,一定不是一個人。

  畢竟丹楓城沒有什麼城主的說法,所有決定都是城市的職能部門一起投票做出的。

  林雲漸不認為自己的腦子能比一大堆人都要精明。

  更何況,他看問題的角度和高度也和人家不一樣。

  就像丹楓城從不創造文藝作品,引導大家建立一個健康的精神生活一樣。

  精神狀態不健康,情緒就容易失控,一旦負面情緒到達某個峰值,就會引起緋紅因子共鳴,造成緋紅侵入現象。

  問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但為什麼不那樣去做?

  一念至此,林雲漸乾脆不想了。

  「何苦告訴我,天空的緋紅只是一個徵兆,後續會出現更多更恐怖的變化……」

  「初期造成災禍的源頭是九位使徒,迴廊和緬懷是其中之二,能徹底殺死使徒的,只有使徒。」

  「可是……使徒是什麼?一種特殊的腐化者?」

  「迴廊的碎片都有一棟樓那麼大,裡面的血肉器官非常完備,它的本體不太可能是人類能夠消滅的……」

  「她又說,我能變成緬懷的腐化形態,雖然只是初生的狀態,這是指的那紅髮紅鱗的樣子嗎……」

  「還有我的屍體,如果不能儘快發現我的屍體,可能真的會變成另一隻緬懷了。」

  林雲漸放下報紙,從楓樹下的長椅上起身,環視了一周,走向了公共衛生間。

  事實上,自從三年前醒來後,他一直是抗拒照鏡子的。

  因為他總覺得,鏡子裡的那個年輕人不是自己,雖然自己擁有他的容貌,他的記憶,他的一切,但……自己就像是在穿著他的身體,扮演著他一樣。

  擰開水龍頭,捧起一手冷水拍打在臉上,額前的碎發有些濕了。

  林雲漸抬起頭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咧嘴一笑。

  三年前的他,幽默溫柔,陽光樂觀。

  三年後的他,少言寡語,陰鬱沉默。

  如今,終於回來了。

  心中的顧慮與擔憂因為何苦的那番話而消失。

  我就是林雲漸,作為人類的林雲漸。

  不是詭異入侵造成的屍體復活。

  有人是竊取了緬懷的力量,從死亡的長眠中將我喚醒。

  我是復甦的人。

  不是新生的鬼。

  心中滯礙一去,瞬間感覺空氣都清新了許多。

  他的變化,家人也清楚地感覺到了。

  昨晚和林風晚,林雨眠短暫地通過話,交待了自己目前的情況。

  將要掛斷電話時,林風晚忽然說了一句:

  「歡迎回來,哥。」

  林雨眠有些不明所以,但林雲漸很清楚弟弟在說什麼。

  「嗯,我回來了。」

  他笑著回答。

  赤發紅鱗的緬懷形態甦醒那天,他的身體復活了。

  但昨天,他的靈魂,屬於林雲漸的靈魂也終於復活了。

  掛斷電話後,他接受了大半夜防衛部的詢問,也接受了詳細的檢查。

  他一切正常,無論身體,還是精神。

  就像手上的這枚麵包,這次不是偽裝,是真真切切地餓了。

  他活了,林雲漸真的活過來了。

  但他也沒有忘記何苦的忠告。

  緬懷是使徒之一,有人竊取了緬懷的力量,使徒的力量不該被林雲漸這種普普通通的小角色擁有,如果不是發生了某種意外,就是騙了緬懷的組織或個人也被其他人給騙了。

  風晚也說過,活過來的他正在散發出驚人的吸引力,腐化者懼怕使徒的氣息,同樣,也想吞噬使徒的本源。

  被欺騙的緬懷也會尋找他,拿回自己的力量。

  至少有三方不會放過自己,躲避,是不可能躲掉的。

  甚至,如果被特殊防衛部知曉,其實林雲漸和那赤發紅鱗的怪物是一個人,他們也不會放過自己。

  他沒有選擇,但也像何苦說的那樣,他還活著,他還有抗爭的機會。

  擦淨了臉上的水漬,林雲漸將手放進灰色夾克中,迎著微冷的風,走了出去。

  天空依舊是一望無際的緋紅。

  何苦體內的緋紅因子,與最後時刻迴廊碎片散逸出的緋紅因子,都被紅鱗給「吃」掉了。

  昨天的進食,已經足夠自己消化很久。

  他隱隱感覺到,這次消化完畢後,那副赤發紅鱗的姿態也許會產生新的變化。

  那股屬於「緬懷」的意志應該也會越來越強烈。

  「尋找我的屍體已經刻不容緩,不然……」

  丹楓城中也許會出現一隻使徒級的瘋狂怪物。

  而要尋找到那具屍體,就必須回到三年前,發生了腐化事件的地方——他和林風晚,林雨眠還有已經死去的父母,原本的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