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一個清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今天不是出門上班,而是回家。

  昨晚接受了身體檢查和一些精神方面的測評後,林雲漸就在防衛部睡下了。

  現在正在回家的路上。

  剛經歷了一次大規模的腐化事件,防衛總部有囤積著一大堆的事要處理。

  其中最關鍵的問題有三個。

  其一,腐化大樓自行崩潰的原因。

  其二,毀面者的身份已經確定,是一年前死亡的無舌秘會高級通靈者艾莉絲,她是如何復活的?無舌秘會與腐化大樓間有什麼聯繫?為什麼那棟大樓一直沒被發現?這三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問題。

  而最後一個問題,就和林雲漸有關了。

  每個倖存下來,接受詢問的執行官都提到了一個赤發紅鱗的腐化者。

  大家沒有對其腐化者的身份產生懷疑,因為那種完全腐化的狀態,已經不可能還保有人性。

  但離奇的是,它不僅攻擊了襲擊執行官的觸鬚,還沒有傷害到任何一個人,哪怕遭受了槍炮的攻擊也沒有反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以,最後一個問題敲定為——紅鱗腐化者的秘密。

  林雲漸聽到那個名字時,不由得有些慶幸自己的完全腐化形態只是一身紅鱗,而不是頭上長出綠毛之類的。

  不然防衛部取出來的名字可能會令他有些難以接受。

  到家時,林雲漸整理了一下衣服。

  「篤篤篤——」

  「來了!」

  林雨眠充滿活力的聲音傳來。

  「你還知道回來呀?」

  門開了,她露出半個腦袋,翻了個白眼說道。

  林雲漸笑了笑,右手從衣服口袋裡拿出來,按在她的頭髮上一通揉。

  「膽子肥了是吧?」

  他惡狠狠地說道。

  林雨眠愣在了原地,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許久未見過的熟悉表情,她忽然揚起拳頭砸在了林雲漸的胸膛上,一下子撲進了他懷裡。

  「哥……」

  「你怎麼才回來呀……」

  她的聲音有些嗚咽,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

  穿著一身楓城大學校服的林風晚坐在輪椅上,靜靜地看著他,笑著說道:

  「哥,早上好。」

  「嗯。」

  林雲漸點點頭,抱著林雨眠的腦袋搖了幾下,惡狠狠地說:「鼻涕別蹭我衣服上了!蹭髒了你洗!」

  「你!」眼角帶著淚花的林雨眠掙扎開了他的大手,不服氣地說:「本來就一直是我在洗,哼!」

  說完後,她興沖沖地跑進了廚房,不一會兒,客廳里傳來煎雞蛋的香味。

  林風晚微笑著說:「哥,你剛剛才吃過吧?」

  沒等林雲漸回答,林風晚繼續說道:「那你沒口福了,小雨煎雞蛋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聽他這樣說,林雲漸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看向廚房。

  「我想了一下,這個社區雖然便宜,但不夠安全,我們搬家吧?」

  他似乎在對著廚房說話。

  林風晚點點頭:「我沒有意見,不過哥你要問一下小雨,她好像挺喜歡這裡的。」

  「嗯,等會兒我問一下。」

  林雲漸點頭道。

  「吃飯啦!」

  林雨眠興沖沖地端著飯菜從廚房小跑出來。

  林雲漸一直看著她,自己這個妹妹,雖然三年來一直對自己沒有好臉色,但他明白原因在哪兒。

  她不是一個任性的大小姐。

  這三年裡,自己早出晚歸,幾乎從不在家吃飯……也沒有那個需求。

  林風晚又腿腳不變,打掃衛生,洗衣做飯的事幾乎全是林雨眠一個人在做。

  雖然她嘴上不饒人,但卻非常懂事。

  似乎注意到了林雲漸的目光,林雨眠抬頭瞥了他一眼:「盯著我看幹嘛!我臉上有煎雞蛋嗎?」

  林雲漸搖頭笑道:「小雨啊,你長大了。」

  林雨眠一怔,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會是想讓我去嫁人了吧?」

  林雲漸臉一僵:「當我沒說,吃飯。」

  雖然自己已經吃過了一個防衛部發的麵包,但林雨眠的手藝顯然要比一個乾巴巴的白麵包強。

  吃飯中,林雲漸問道:「小雨,咱們搬家吧?」

  「啊?」林雨眠疑惑地看著他,「這裡不好嗎?」

  林雲漸搖搖頭:「倒不是不好,是現在咱們可以搬去更好的地方,那裡環境更優美,空氣更清新,也更加安全。」

  「那得要多少錢啊?不去不去,這裡挺好的!」說到這裡,她又瞪了一眼林雲漸,「你雖然找到一份公職,但又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不准再提了!」

  林雲漸搖頭失笑:「不是我買的,是防衛部發的,我們要搬去的地方算是防衛部的家屬區,那裡的安保力量更強,而且也不需要你哥我花錢,這算是這份工作的福利。」

  林雨眠目漏懷疑:「還有這種事?」

  看著她那副精打細算的小模樣,林雲漸點頭認真說道:「是真的,不然我讓我領導親自跟你說?」

  「不!不用了,你這樣會讓領導生氣的!什麼腦袋啊,這點事也去麻煩人家,去了防衛部工作要和同事搞好關係,不然人家以後為難你怎麼辦?」林雨眠教訓道。

  林雲漸腦子裡浮現出昨天那密密麻麻的炮火,忍不住腹誹——豈止是為難,恨不得把你哥挫骨揚灰了都。

  「不過,既然你說是免費的分配的,那我們就去吧!環境更好的話對二哥的身體恢復也更有幫助!」林雨眠眼睛亮亮的,問道:「哥,新屋子有幾間房啊?廚房夠不夠大呀?會不會買菜不方便啊……鄰居也是,不知道會不會比較難相處呢……」

  她越問越小聲,到後來竟自己慢慢嘀咕起來。

  林雲漸和林風晚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笑意。

  「今天要去上學嗎?」林雲漸問道。

  林風晚點點頭:「嗯,一會兒蘇覽哥會過來接我。」

  林雲漸沉默片刻,說:「蘇覽人不錯,但我們也不能一直麻煩人家,以後我會抽空送你去學校的。」

  林風晚笑著搖了搖頭,說:「哥,你的工作會越來越忙的。」

  他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看著桌上用來抹麵包的蜂蜜,說:「一個蜂巢消亡後,蜜蜂並不會死亡,它們會四散逃逸,然後……進行瘋狂的報復。」

  林雲漸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但又不太敢確定。

  難道風晚知道迴廊碎屑的那件事?

  何苦與迴廊碎屑形成了共生關係,讓血肉自行崩潰了。

  但就像她說過的那樣,能徹底殺死使徒的只有使徒。

  腐化大樓的確消失了,但它真的死亡了嗎?

  還是說……它在那片耀眼的紅芒中化整為零,鑽到了這座城市陰暗的角落裡去……

  一旦細思,結果還真是令人不寒而慄。

  也許未來的某一天,它會以另一種全新的姿態捲土重來。

  不過,林雲漸只是如常一笑:

  「牛排這種東西,一整塊誰的嘴也塞不下,切成了一小塊之後,反而更方便了。」

  「對吧,弟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