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個任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檢查結束了。

  林雲漸低著頭所在椅子上整理自己的衣服,陳笑皺著眉頭雙手抱懷,一言不發。

  如果不是她的眼裡閃動著對自己職業生涯的懷疑,這副場景任誰看了都會懷疑剛才到底在發生什麼。

  「陳……女士?」林雲漸輕聲喊道:「可以放我出來了嗎?」

  陳笑回過神來,按下開關,門開了。

  「我可以走了嗎?」

  他再次問道。

  陳笑擺擺手,俯下身子開始做自己的事。

  林雲漸步履匆匆地離開了地下室。

  再也不來了。

  之後的兩天,林家三兄妹搬去了新家,林雲漸分到了最大的一間臥室,然而還沒等他美美地在新房間裡睡上一覺,他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是齊修寧打來的。

  這幾天,這位中年隊長似乎忙得不可開交,報館幾乎看不見他的人影。

  「小林,有一份新工作,你接不接受?」

  他的問法很奇怪。

  林雲漸一愣,問道:「還可以拒絕的嗎?」

  「清除腐化者的工作當然不能拒絕,但這次不是清除腐化者,而是救……救治被腐化者襲擊後的人,對……沒錯。」

  齊修寧說得有些結巴。

  「嚴格意義上講,這不算是我們的工作範疇,但你最近發現的能力不是可以解決殘留的緋紅因子嗎?」

  「啊……應該可以吧?」林雲漸撓了撓下巴,最近他正想著怎麼著手去調查三年前的腐化事件,他最近一直沒有飢餓感,想來是迴廊碎片和何苦的緋紅因子質量太高,正在消化。

  消化完畢緬懷的形態可能會產生新的變化,力量也會上一個台階,緬懷意志對他的影響也會更大,找到自己屍體的事迫在眉睫。

  「抱歉……隊長,我可能沒什麼時間。」想到這裡,林雲漸便開口拒絕道。

  「沒事,這不是強制性任務,我幫你回絕掉,雖然報酬挺多,但這件事確實挺麻煩的。」齊修寧嘀咕道。

  林雲漸正在下意識點頭的下巴一頓,抬起手錶問道:「等等!」

  「隊長,有多少?」

  齊修寧沉默了片刻,說道:「如果真的能治好,十萬八萬應該是有的。」

  「其實……我的時間擠一擠也可以有,地址告訴我吧,隊長。」

  齊修寧的沉默更久了。

  「南華道,青空醫院,特護病房,到了之後出示你的徽章就行。」

  「收到!」

  「隊長再見!」

  另一邊,齊修寧一臉無奈,從年齡來說,他差不多可以當林雲漸他們的父親了,不過……

  齊修寧拉開抽屜,拿出了那張照片,上面是笑得燦爛的林雲漸。

  林雲漸變得像從前了。

  所以,是成功了嗎……

  ————

  下午一點。

  南華道,青空醫院,特護病房。

  林雲漸一路打著車趕到了這裡。

  一路上他充滿了期待,但等真的來到青空醫院後,他忽然覺得自己可能上當了。

  他的確看見了一家醫院。

  古老的菱形貼磚,黃中透黑的牆縫裡長滿了爬藤植物。

  說得好聽一點的話,這家醫院一看就經歷過歲月的洗禮。

  難聽一點就是這地方看起來不太像醫院了,改造成鬼屋可能更合適。

  最離譜的是他甚至看見了一根煙囪。

  炊煙從老醫院後面低矮平房的煙囪里裊裊升騰,像是一條扯不斷的白綾,緩緩向上攀去,然後消散在風中。

  一位穿著執行官制服的人站在醫院大門外張望,看到下車的林雲漸後,快步迎了上來。

  「你好,林執行官!」

  年輕人一口叫出了林雲漸的姓氏。

  林雲漸和他握了握手,問道:「那位出得起十萬的病人就在這裡面嗎?」

  「是的,林執行官!」年輕人大聲回應道。

  林雲漸擺擺手:「不用這麼認真,叫我小林就行了。」

  「沒問題!林執行官!」他依舊吼得氣勢磅礴。

  林雲漸點點頭,年輕人很有精神。

  在這位精神哥的帶領下,林雲漸一路朝最高的七樓爬去。

  「病人叫什麼名字?」他好奇地問。

  「不能說!林執行官!」

  他的聲音迴蕩在樓梯間。

  這倒是讓林雲漸有些好奇了,因為他回答的是不能說,而不是不知道。

  連名字都不能說,這位是什麼大人物嗎?

  難怪出得起十萬八萬,不過這醫院卻挑得不怎麼樣。

  突然,年輕執行官停下了腳步。

  林雲漸疑惑地問道:「怎麼了?」

  「我不能再上去了!林執行官!」

  依舊中氣十足。

  那我就自己上去。

  林雲漸倒是沒什麼講究,但是走到六樓和七樓間的樓梯處時,他愣住了。

  餓了……

  是飢餓感。

  好久沒有出現的飢餓感再次出現了。

  抬頭一看,一道纏繞著黑色扭曲光團的金屬門鎖住了樓梯通道。

  這黑色物質是?

  林雲漸動了動鼻子。

  這是和遺留在腐化者犯下命案後的現場一樣的黑色物質,這種物質似乎來源於人類的負面情緒,它與緋紅因子結合後,「味道」要比腐化者體內的緋紅因子更好。

  看來七樓那位果然是腐化者襲擊事件的受害者。不過為什麼關著人家?

  年輕執行官上來,二話不說就打開了金屬門。

  林雲漸略一彎腰,走了進去。

  「砰——」

  門關了。

  年輕執行官跑得飛快。

  「嘖。」

  他撇撇嘴,收回目光,朝七樓繼續走去。

  現在的年輕人對工作真是懈怠啊。

  走廊和過道都很乾淨,不過一個人都沒有。

  不……老實說這家醫院從一到六樓根本就是完全停止使用的狀態,沒有醫生,沒有護士,除了簡單地打掃過之外,這根本就是一家已經廢棄的醫院。

  怎麼說……他也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了。

  剛才那年輕執行官的行為,怎麼看怎麼都像是在逃跑。

  難道這棟醫院也已經被緋紅因子感染了?

  但齊隊長沒說啊……真有危險他應該不會什麼都不說就讓我過來吧……

  出於對齊修寧人品的信任,讓林雲漸重新邁開步子,走向了那唯一開著門的一間病房。

  說是開著,其實是虛掩。

  而且裡面有動靜。

  走到房門口,林雲漸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溫和的笑意,敲了敲門:

  「你好,我是……」

  「吱呀——」

  門開了。

  不是裡面的人開的,是虛掩著的門被林雲漸自己敲開的。

  話沒說完,病房內的畫面讓林雲漸眼角一抽。

  「砰——」

  他主動把門關了過來,退出了病房。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