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瘋了瘋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好。」

  林雲漸確定自己剛才已經把門給關上了。

  至於為什麼關門?

  誰在開門的瞬間看到一個頭上頂著強光手電,正拿枕頭練開刀的女人會不害怕呢。

  但事實是,這個頭頂上戴著一個大電筒,腦門兒發光的女人正在對他說你好。

  扭頭看了一眼,自己已經進了病房。

  怎麼進來的?

  不知道。

  剛才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

  她太快了。

  「頭轉過來。」

  腦門兒發光的女人冷淡地說道。

  林雲漸看著她,咽了下口水,不妙的預感成真了。

  這女人的頭上,特別執行官特製的楓紅徽章被她當成了發卡正夾在頭髮上。

  她是特別執行官,只是……好像出了點問題。

  「把衣服掀起來。」

  林雲漸捏著衣角,扭扭捏捏地往上拉去。

  經過剛才那一番不知道怎麼被她就抓進了病房的操作,林雲漸很肯定,自己不變成緬懷狀態的話,不可能是這位發光姐的對手。

  不過她為什麼要在頭頂上戴個大電筒?

  難道是丹楓城最新的潮流?

  「快點!」

  她瞪了林雲漸一眼。

  林雲漸一顫,掀起了自己的內襯,他手在抖,心也在抖。

  這位到底要做什麼?實在不行變成緬懷狀態跟她拼了吧……咱不受這委屈了。

  但一想到那十萬八萬,就咬了咬牙。

  家裡還有兩個小的,忍忍也就過去了。

  腦子裡轉動著各種念頭,手上的動作雖然慢,卻一點兒沒停。

  不多時,一塊潔白無瑕的胸脯出現在了病房裡,在強光手電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害羞什麼?」

  女人還很不滿。

  「我見過的胸比你吃過的奶都多。」

  林雲漸看著她:「我九個月的時候就斷奶了。」

  「難怪這么小。」女人皺著眉頭。

  「啊?」林雲漸的腦子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我?

  小?

  她說的是哪裡?

  似乎是為了更好操作,她直接把外套一脫,露出了結實的手臂,拿起一把手術刀:「放心,這手術我有經驗。」

  「不過像你這么小的女人,挺少見的。」

  她嘴角似乎抽了一抽,沒有笑出聲。

  林雲漸臉上的疑惑逐漸被釋然取代,然後變成了驚駭。

  他明白了,這位特別執行官,是個瘋子。

  但即便如此,林雲漸還是沒有料到會出現這麼離譜的一幕,這女人竟然認為他也是女人?

  而且是一個小胸女人?

  還一上來就要給他做豐胸手術?!

  如果有其他人在,一定能從林雲漸此刻的臉上讀出憤懣不平。

  回想過去二十年,不說行善積德,但也是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最近更是拯救了三十三區,連被自己人拿炮轟他都沒還手。

  我做錯了什麼要讓我承受眼前這事兒?

  齊隊長。

  齊修寧。

  這一刻,齊隊長那張英俊中年人的老臉在林雲漸的腦海中,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難怪提到這個任務的時候他吞吞吐吐結結巴巴的。

  不行,子彈都沒能破我防,第一刀可不能在這兒挨。

  林雲漸一個掙扎,躲開了她的手術刀。

  可她只是微微蹙起了眉,用一根手指點在了他的肩膀上,林雲漸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能動了。

  他的眼中逐漸流露出驚駭,這是什麼力量?

  她按在他肩膀上的手指簡直就像一輛正在行駛的重型卡車,死死地抵著他,讓他做不出任何動作。

  眼看著刀子快下到他的胸口上了,一塊紅色的鱗片突然鑽出皮膚,擋在了手術刀前!

  「叮——」

  手術刀被紅色鱗片一下彈飛,同時,她按著林雲漸的手指也鬆開了。

  「咦?」

  她轉頭看向掉落在地的手術刀,又看了一眼林雲漸,嘀咕道:

  「腐化者?」

  林雲漸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一邊擺手一邊後退:「不是!我是來幫你的,我才是醫生!這是我的徽章,我是男的!胸部小很正常!」

  她頭上頂著的強光手電,晃得林雲漸頭暈眼花,趕緊一口氣解釋了一下。

  不過他不知道,以這位瘋子特別執行官的腦子,能不能夠理解?

  「哦,早說嘛。」

  她看了一眼林雲漸手上的楓紅徽章,楓葉下面的三十三紅得仿佛即將滴落的血。

  「來吧。」

  她把外套高高撩起,對林雲漸說道。

  兩人四目相對,林雲漸的目光悄然下移,忽然間,她頭上頂著的強光手電好像也不那麼亮了。

  他瞪大了眼。

  「不……不……不是這樣的……」

  「不……不用掀衣服……」

  臉在飛快升溫,回過神來後,他趕緊扭過頭,咳嗽了一下。

  「咳……你把衣服整理好。」

  三秒鐘後。

  「整理好了。」

  她的聲音傳來。

  林雲漸鬆了口氣,剛回過頭,一具光溜溜的上半身出現在他眼前。

  「咳咳咳咳咳……」

  被口水嗆了一下,林雲漸面紅耳赤地喊:

  「是讓你整理好身上的衣服!」

  「不是叫你脫下來疊好!」

  他深吸了一口氣,剛才這幾秒,自己的壽命好像流失了一些……

  終於,她穿好了衣服。

  林雲漸最近越發紅潤的臉色,此刻顯得蒼白了許多。

  「你請便。」

  她閉上眼睛,咬著嘴唇把頭扭向了一旁。

  林雲漸的手在空中停頓了兩秒,然後開始劇烈顫抖。

  這女人到底是從哪裡學到的醫療知識?

  窗外,丹楓城微涼的風吹起了她病房裡的白色窗簾,也吹動了她柔順的劉海。

  她睜開眼,緩緩將頭轉了過來,凝視著林雲漸,雙目如同盛夏夜空的繁星。

  「怎麼了?」

  林雲漸一把按住她的頭頂,將強光手電扯下來,說:

  「別正對我,你晃到我眼睛了。」

  ————

  報館。

  甘意微看著齊修寧,問:「讓小林去吸收她體內的緋紅因子可行嗎?」

  「陳笑給出的報告是可行的。慢慢來吧,不要讓小林也出事了。」

  甘意微有些欲言又止,齊修寧苦笑道:「她是三十三區的王牌,我接到消息,本來是抽出一人參與赤潮行動,但最近情況有變,每區要拿出兩個人,我本來打算讓丁童去的,現在只能讓她和丁童一起去了,不然……我們其他人出城的生還機率,幾乎是零。」

  甘意微沉默著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我只是擔心,畢竟那次襲擊她,入侵她體內的緋紅因子非比尋常,好像來自……使徒。」

  齊修寧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緩緩說道:

  「相信小林吧,也許,使徒的緋紅因子他也能吃掉,也說不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