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聶家有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青空醫院。

  林雲漸再次和她四目相對。

  「你感覺哪裡不舒服?」

  他沉聲問道。

  「這裡。」

  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林雲漸點頭,瞭然。

  這裡的問題相信讀者也能看出來。

  「我想問的是,你身體裡的緋紅因子在哪個部位,入侵你身體的外部緋紅因子呢?」

  「不知道。」她搖搖頭,「你摸摸看?」

  林雲漸臉皮一抽,外部入侵的緋紅因子是能憑手感摸出來的東西?

  「不用了。」

  他拒絕道。

  「你別客氣。」

  「我沒有客氣。」

  對話有些奇怪,林雲漸的眉毛像剛指揮完一場交響樂。

  「把手給我。」

  林雲漸吸了口氣,冷靜了下來。

  對方的腦子有問題,不能和她多聊,不然自己的腦子也會有問題。

  他反覆強調。

  「哦。」

  她把手伸了過來,放在他的掌心。

  她的手很好看,潔白中透著血色,纖細修長,有些涼。

  林雲漸閉上眼睛,在接觸到她手掌的瞬間,體內的緋紅因子開始躁動起來。

  這是……屬於緬懷的緋紅因子。

  吃掉她……

  想吃掉她……

  林雲漸的掌心,慢慢飄出了一粒紅色的光點,它緊緊貼著她的手掌,滲了進去。

  下一刻——

  痛!

  劇痛!

  陡然之間,林雲漸的意識中出現一隻巨大的扭曲黑影,光怪陸離的世界,呢喃神秘的低語,還有……令人頭皮發麻的注視。

  她身體裡的緋紅因子來自哪裡?

  她被什麼東西襲擊了?

  襲擊她的絕對不是普通的腐化者……

  林雲漸的意識跟隨著進入了她身體那枚屬於自己的緋紅因子,沉浸著,感知著。

  他的腦袋像是被人用一根針插了進去,異常疼痛。

  不……比起針插,更像是被人用勺子伸了進去,然後狠狠地攪動了一圈,再挖出來了一勺的感覺。

  無法集中意志,無法聽清,看清她身體裡緋紅因子傳遞過來的信息,甚至無法擺脫當前這種狀態。

  無邊無際的黑暗與鋪天蓋地的巨大身影,交織著令人沉淪的絕望,在林雲漸的意識中流淌。

  十萬八萬……

  好像有點虧……

  突然間,林雲漸感受到屬於自己的那枚緋紅因子陡然加速,沖向了某個角落。

  再之後,一陣一陣的疼痛讓他大汗淋漓,差點把三年都沒流的汗一口氣補全了。

  怎麼才能脫離當前這種狀態?

  林雲漸一遍又一遍地進行嘗試,這像是午夜夢魘一樣的狀態,但比那要更恐怖一些,畢竟夢魘狀態腦袋可不會疼。

  終於,在屬於自己的緋紅因子和她體內的緋紅因子「打」出個勝負後,林雲漸猛然睜開了眼,擺脫了那令人難受的狀態。

  他搖了搖頭,睜開眼的瞬間,竟看到病房牆壁,甚至窗台上到處都是怪異扭曲的肢體和觸鬚,一切都仿佛貼著一層淡淡的緋紅之色。

  下一刻,世界又恢復了正常。

  林雲漸有些愕然,他是一個不相信錯覺和巧合的人。

  哪兒有眼花剛好看到那種東西的說法?

  難道我是無意中看到了另一個維度?

  林雲漸突然想起來蘇覽,他那位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就在進行這方面的研究。

  蘇覽是相信有神存在的,但不是具體和有形的存在。

  據他自己所言,這世界的一切都那麼合乎規範又恰如其分。

  人類所有發明都是只是發現,我們只是把已有的概念和物質本身進行某種規範合理的重組,就能誕生新的「發明」,比如手機。

  它能誕生不是因為人類厲害,而是這個世界本身就具備讓它出現的規則和條件。

  另一個維度的世界……也是這樣。

  不同的規則,不同的條件,誕生出了不同的物種,同時,因為維度的向下兼容,四維或更高維的生命對於人類所處的世界,可以輕而易舉地造成致命打擊。

  「能治好嗎?」

  突然間,她的聲音響起。

  林雲漸回過了神,抬頭認認真真地看著她,說:「能,但很慢。」

  他沒騙她,自己的緋紅因子真的可以吃掉侵入她體內的外部緋紅因子。

  只不過,有一點困難,甚至比吞吃迴廊的碎肉還困難。

  她沒有做聲,半晌後,神情肅穆地說:「你是醫生,收了錢就要治好我。」

  林雲漸一呆,我不是醫生啊……

  「拿著。」

  她手一動,以林雲漸看不清的速度掏出了什麼東西,放在了他腿上。

  他定睛看去,是一張卡。

  「我有點小錢。」

  林雲漸因為苦澀而皺成一團的臉慢慢展開,像極了一朵盛開的花。

  「醫者仁心,何必多言。」

  他誠懇地說著,順手把卡裝進了口袋裡。

  一看時間,竟然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才吃掉一顆她體內的異常緋紅因子?!

  「治療過程可能會很漫長。」林雲漸有一說一,「給你治療的時候,我會很疼,這種疼痛,我一天最多只能承受一個小時,所以……」

  「卡里有五萬。」她說道。

  「兩個小時!」

  兩人成交了。

  不過,雖然他的確很疼,但只能承受兩個小時什麼的只是說辭,畢竟他還有自己的事要做。

  掙錢重要,找到三年前自己那具已經死亡的屍體同樣重要。

  不然被緬懷的意識占據了身體,這錢就相當於給緬懷掙了。

  不過緬懷應該對人類的貨幣也不感興趣……

  收了錢,當然就要有服務態度。

  現在剛過二十分鐘,林雲漸休息了一分鐘後,便和她再次開始,著手尋找解決第二粒異常緋紅因子。

  腦仁兒像是被人用勺子攪拌的痛苦雖然很難忍耐,但至少不會死人。

  而且林雲漸發現,只要把自己的腦子想像成一團豆腐渣,疼痛感好像也輕了一些?

  兩個小時,一晃而過。

  林雲漸臉色蒼白,腿腳發軟,一身的汗,她倒是神清氣爽,面色紅潤有光澤。

  「那我走了?明天再來?」

  林雲漸打著招呼。

  她沒說話,獨自走向了窗邊。

  白色窗簾在她黑色的長髮旁舞動,她不瘋的時候,倒是挺文靜的。

  林雲漸看了她一眼。

  「你說……」

  她忽然開口問道:

  「生病的是我,還是這個世界?」

  她轉過頭,漆黑眼眸里倒映出林雲漸的身影。

  一人在窗邊,一人在門口,靜立良久。

  額頭倏然微涼,淒冷的風飄了進來,攜著從哪棵樹上吹落的一片楓紅,掉在兩人之間的地面。

  他沒有給她答案,因為他也不知道。

  走出青空醫院時,他下意識地回過頭,看了一眼七樓的窗,那裡依稀有一個身影。

  他忽然想起,自己忘了問她的名字。

  等等……她給的卡後面……

  林雲漸拿出那張卡,翻到背面,簽名處寫著三個娟秀文靜的字:

  「聶全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