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暗流涌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咔嚓——」

  撕裂天際的雷霆閃過一抹亮白,照亮了他的臉。

  在林雲漸的眼中,這位妹妹的好友,情況比想像中還要不妙。

  不止一張臉……

  纏在謝安心身上的,謝安心身後那個東西已經擁有不少臉了。

  「一,二,三,四,五……八,九。」

  在林雲漸的眼中,一條細長的黑線從謝安心的臉上延伸出來,那條黑線連接著身後的某個龐大的扭曲之物。

  而在那扭曲之物的身上,林雲漸默默數了一下,有九張臉了已經……

  這又是哪裡來的腐化者?

  不管了,先動手再說。

  林雲漸雙腿一蹬,極速掠去,左臂朝前一探,一層細密的紅色鱗片纏繞在左臂上,綻放出嗜血的光芒。

  「給我……出來!」

  這條左臂如同穿越了空間,一把抓住了從謝安心面部延伸出的巨大陰影,噗——

  血肉橫飛。

  謝安心驚恐地看著一捧腥紅的血液憑空出現,灑在了家裡的牆壁上,然後又消失不見。

  再之後,她發現自己能動了!

  一道勁風掠過,她下意識地回頭,隱約之間,看到一個身穿風衣的身影裹挾著一個巨大的扭曲之物從陽台上跳了下去。

  這是真的。

  林雲漸布滿紅鱗的左手將它抓了出來,並捏爆了它身上的血肉,濺射出大片腥臭的血液。

  擁有九張女性面孔的腐化者不經意間吃了大虧,但動作更加凶狂。

  九張面孔依附的九顆頭顱幾乎第一時間纏了上去,林雲漸左躲右閃,不想被它咬中。

  同時已經覆蓋滿紅鱗的左手迅疾掏出,一爪抓在最近的一顆頭顱上,直接撕下來一塊血肉,殘酷異常。

  九張面孔的腐化者突然一扭,身體詭異地彎折,四肢一起收攏,竟不管不顧自己的那顆頭顱,死死地抱住了林雲漸,要讓他頭朝下從這十來米高的地方摔下去。

  它情願付出一張臉的代價。

  雨越下越大,謝安心跑到陽台上,探出頭朝下看去。

  她隱約間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纏住了風衣男子,想置他於死地。

  她心中急切,卻又沒有任何辦法。

  但此刻的林雲漸卻根本不急,他已經感覺出了這隻怪物的真實實力。

  它能通過妝容貼在對方的臉上,奪取性命,被它用這種方式取走性命的人,會在它的身上多長出一顆頭顱,並出現死者的那張臉。

  但它萬萬不該,和林雲漸陷入纏鬥之中。

  就在它的四肢接觸到林雲漸身體,死死地抱住並收緊的瞬間,林雲漸的嘴角無意識地出現一絲猙獰的笑意。

  謝安心突然看到了一片驚艷的紅色!

  只是剎那,一枚枚血色鱗片如同玫瑰的花瓣,在大雨中上下翻飛。

  而抱住了林雲漸身體的怪物的四肢,也被林雲漸突然爆發的紅色鱗片給撕成了碎片。

  然而林雲漸卻得理不饒人,「砰——」的一聲砸在地面上,立刻按住了這隻腐化者的軀幹,眼中凶光閃過。

  「噗——」

  林雲漸布滿紅鱗的左臂已經兇狠地砸向了它的其中一張面孔,直接砸在地面,凹陷了進去。

  血水混著雨水四處迸濺,撕裂的血肉染紅了整個地面。

  悽厲刺耳的嚎叫陡然響起,謝安心聽不清,但隱隱感覺腦袋刺痛。

  她身體微晃,站穩後揉了揉眼睛朝下方看去,雨太大了,加上十來米高的距離,她只能隱隱約約地瞧見有一個身影在那裡。

  慘叫?

  嚎叫?

  林雲漸根本不管,他依舊右臂按著這隻怪物,布滿紅鱗的左臂瘋狂轟擊。

  一顆,兩顆,三顆……

  足足八顆頭顱,八張臉被林雲漸打成了爛肉,如同一個被丟棄的洋娃娃。

  「噗通——」

  隨手一扔,它的軀體砸在了地上。

  直到這時,林雲漸才翻身從它身上下來。

  它只剩下一張臉,一顆頭顱了。

  唯獨剩下的那張臉的嘴裡,正不停地往外冒著血沫,一直抽搐。

  物理攻擊對它雖然有用,但不會讓它致命,但眼前這個恐怖的人不同。

  他的每一拳,每一爪都攜帶著讓它恐懼的力量,直接把肉體打成了碎末。

  喉嚨好像被扼住了一般,它圓睜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林雲漸,鮮血流得很開,但又很快就消失了。

  林雲漸低頭看著它,因為扔掉了傘的緣故,他衣服和頭髮全都被雨水打濕了。

  血水混著雨水順著左手的指尖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林雲漸死死地盯著它,說:

  「知道為什麼留你一顆腦袋嗎?」

  「我不管你能不能聽懂,也不管你是人類還是怪物,回答我……那個化妝的女人在哪裡?」

  轟隆——

  狂暴的雷霆之下,林雲漸的神情比它更加猙獰。

  他不想在家人面前展現出自己的另一面,但剛才……聽林雨眠談起今天的事情後,他憤怒了。

  憤怒之餘,又有些後怕。

  這不可能是巧合,那個神秘的化妝女人,是專門挑中的妹妹,她是針對林雨眠來的。

  出現了……黑暗中的獵食者。

  然而,剩下的那張臉卻不言不語,它仰躺在暴雨中,一塊塊血肉開始從臉上脫落。

  「啪嗒——啪嗒——」

  讓它本就可怖的臉更加駭人。

  很快,腐爛的筋肉七零八落,白森森的骨頭扭曲地露在外面。

  它身上的一切都在腐爛掉落,如同暴露在烈日下的雪。

  林雲漸凝視著它,情緒漸漸平靜。

  這隻怪物完全變成了一具屍體,它已經高度腐敗,臉部腫脹,血肉脫落,眼球突出,口唇外翻,胸腹隆起,皮膚呈污綠色,是早已死去多時的模樣。

  然後……它徹底腐爛成了一灘污血,順著雨水流走,消失不見。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那隻九張面孔的怪物並不是腐化者,而是那個化妝的女人所擁有的能力。

  只要她還活著,她就能夠源源不斷地在別人的臉上,畫出剛才那樣的怪物。

  不過……她藏不了多久,想當獵手,就要有成為獵物的覺悟。

  雨中佇立片刻,林雲漸走向黑傘,撿起,重新打好,轉身消失在夜幕中。

  樓上,陽台。

  謝安心雙目出神,大雨,雷霆,黑傘,風衣,還有他的笑。

  那一刻……她也許會銘記一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