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隔壁鄰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小雨,還沒睡嗎?」

  二樓,林風晚打開房門,坐在輪椅上問道。

  林雨眠在一樓的沙發上呆呆地坐著,聞言搖了搖頭:「你先睡吧二哥,我等林雲漸回來。」

  外面的雨沒有半點停歇的意思,林雨眠一直看著門口,他……不會出什麼事吧?

  見她那副樣子,林風晚便不再勸,默默回到自己房間,關上了門。

  「咔——」

  大門忽然響了。

  林雨眠眼睛一亮,飛快地跑了過去。

  門剛好打開,冰涼的風灌進了屋子裡,吹得林雨眠一個哆嗦。

  「咦?還沒睡啊?」林雲漸揉了揉她的腦袋:「明天不上課啦?」

  林雨眠看著林雲漸這濕漉漉的一身,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能說什麼。

  林雲漸倒是不介意地咧嘴一笑:「哥辦事,你放心,我去洗個熱水澡,明天安心上學,你朋友也會在的。」

  話音剛落,林雨眠忽然撲進了他的懷裡,讓林雲漸有些措手不及。

  「謝謝你,哥……」

  她的聲音在發顫。

  林雲漸本想開個玩笑,他不適應這種氣氛,但感受到懷裡她的顫抖後,他選擇了沉默。

  等她主動不好意思地從懷抱里出來後,林雲漸才一攤手:「讓你抱我,你看,現在你也得洗個澡了吧。」

  林雨眠噗哧一笑,馬尾一甩,小跑上樓:

  「我樂意!」

  林雲漸看著她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待她打開門,回頭對他招了招手,將臥室門關上後,他臉上的笑容才完全消失。

  總要有人置身黑暗,這麼淺顯的道理為什麼自己現在才明白?

  和做的事相比,自己是誰有那麼重要嗎?

  林雲漸洒然一笑,吹著口哨去了浴室。

  ————

  雨下了一夜,到了黎明時分終於停了。

  清晨,林雲漸推開窗,一股清新的空氣像是被水過濾了一般,挾著不知是雨珠,還是霧珠的朦朧,撲到了他的懷中。

  晨風微微吹來,一顆顆晶瑩透亮的露珠順著葉子滑下來,草尖躍動著柔和的晨光,就連緋紅的天空似乎也更亮了幾分。

  「啊~」

  林雲漸伸了個懶腰,朝隔壁看去。

  隔壁是一對喜歡藝術的老夫妻,這種下過雨的清晨,兩人應該會出來畫畫之類的吧?

  這樣想著,林雲漸端起水杯,慢條斯理地往嘴裡送去。

  果然,有人出來了。

  今天是拉小提琴還是畫畫呢?

  他饒有興致地猜測。

  然而,當那個人影越來越完整,越來越清晰後,林雲漸的眼睛也越睜越大。

  「噗——」

  他把喝進去的水全都吐了出來。

  「聶全真?!」

  下意識地喊出了她的名字,那個女人回過頭,一臉嚴肅地對他點了點頭:

  「早上好,醫生。」

  林雲漸一個側身,躲進了自己的房間裡,擦了擦嘴。

  什麼情況?

  隔壁的老年夫妻怎麼不見了?什麼時候那房子變成了這女人的?

  她想做什麼?

  對我圖謀不軌?

  「醫生!」

  聶全真開始大聲叫了。

  「醫生!」

  見林雲漸不回答,她叫得越發起勁。

  為了防止妹妹和弟弟被她吵醒,林雲漸趕緊回到窗口,對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左右看了一眼,像做賊一樣直接從窗口跳了過去,跳到了她家的草坪上。

  「你怎麼會在這裡?」林雲漸壓低了嗓子問道。

  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說:「我是特別執行官,這裡的所有房間我都可以挑選,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林雲漸狠狠地搓了一把臉:「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剛好在我家隔壁?」

  聶全真恍然大悟,看著他的眼睛認真地說:「當然是為了治療,我算過,你從這裡出發到青空醫院,來回需要一個多小時,我搬來這裡,這一個多小時就可以用在治療上,很划算。」

  林雲漸一愣,張著嘴仔細想想後,回道:

  「確實。」

  「那我們開始吧。」

  她說著,下意識地就要把衣服撩上去。

  「等等!」

  林雲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做賊心虛地往隔壁看了一眼:「進屋再說,安靜的地方治療效果更好。」

  聶全真疑惑地看了周圍一眼:「這裡很安靜。」

  「有聲音,你聽錯了,聽醫生的話。」林雲漸敷衍道。

  「哦。」

  她一點頭,帶著林雲漸就進了屋子裡。

  兩棟別墅的戶型基本完全一樣,但進了門來到客廳後,林雲漸傻眼了。

  「請……」

  聶全真看了周圍一眼,把請字後面的「坐」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請站。」

  她的反應還是很快的。

  林雲漸一臉茫然地站在空空蕩蕩的客廳里,不用說,聶全真選擇了防衛部的第二套服務,免費更換一次家具。

  所以目前她的家裡空空蕩蕩,只有地磚和一個桌子。

  於是兩人就這麼在光禿禿的客廳里站著。

  主人和客人在家裡像路燈一樣杵著算怎麼回事?

  氣氛變得有些僵硬,腦子有些問題的聶全真也意識到了這似乎不是待客之道。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她誠懇地對林雲漸問道:

  「要不,去我床上?」

  「不用!」林雲漸義正言辭地拒絕了。

  他的腦瓜子開始嗡嗡地疼,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遇到她,比和腐化者打一架還要難受。

  最終的醫療地點,仍然選在了客廳。

  聶全真將客廳里除了地磚之外的唯一存在的東西,那張桌子的桌面給掰了下來,放在了地上。

  「請坐。」

  林雲漸一臉無語地看著這張可憐的桌子半天。

  猶豫了一下,覺得還是不要辜負她的好意,不然不知道她還會幹出什麼事來。

  可當兩個人都盤腿坐在桌面上後,畫面更奇怪了。

  「我們是不是很像兩盤菜?」

  當他把這個疑惑說出來時,立刻迎來了聶全真疑惑的目光。

  算了,不說了。

  「沒事,開始治療吧。」林雲漸深吸了一口氣,拿了人家的錢就得辦事,這是契約精神。

  「哦。」

  她一口答應下來,又將衣服開始往上掀。

  血液一股股地往林雲漸腦袋上沖:「都說了不用脫衣服!手伸過來啊,手!」

  這時,只聽「吱呀——」一聲,聶全真家的大門開了。

  一顆略帶疑惑的腦袋伸了進來,在看到林雲漸時,眼睛一亮:

  「哥,吃早飯了。」

  她話音剛落,目光就落到了正把衣服掀起來一半的聶全真身上。

  林雨眠的臉唰一下變得通紅。

  「林雲漸!」

  「你個流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