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死者謎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說……你是三十三區的王牌?」

  路上,林雲漸的神情有些好奇。

  見聶全真點頭,林雲漸又問:「那我們特別執行官有專門的等級劃分嗎?」

  他顯得頗有興致:「就像之前的腐化大樓一樣,什麼B級,S級之類的?」

  「曾經有,後來沒了。」她簡單地說道。

  「為什麼?」

  他有些不理解。

  「反對的執行官太多。」

  「為什麼反對?」林雲漸追問。

  「因為和腐化者的等級劃分是一個標準。」

  她看著林雲漸的眼睛,說道。

  林雲漸沉默。

  同一個標準嗎?

  官方的這種做法似乎在暗示什麼。

  也許上層也有人在疑惑,被緋紅因子感染的真的還算人類嗎?

  各種千奇百怪的能力在普通人面前,和怪物沒有任何區別。

  甚至……隨著力量的不斷提高,他們從外形上也會變得越來越靠近腐化者。

  所以……

  林雲漸低頭看了一眼腕上的戰術手錶。

  由人類主導的丹楓城其實從未接納過他們。

  這枚精緻的鐐銬就是明證。

  十點,兩人到達了楓紅報館。

  來往的工作人員對聶全真的到來很是詫異,但能看出大家對她的態度相當尊敬。

  只是尊敬之餘又有些奇怪。

  去到頂樓,肩膀上趴著一隻貓的丁童已經在沙發上坐著了,齊修寧也正看著手上的資料。

  見兩人來了辦公室,他略一點頭,說:「坐吧,聶執行官,歡迎歸隊。」

  聶全真沒有說話,和林雲漸坐在了丁童旁邊。

  「我說明一下情況。」

  齊修寧拿出了一份報告。

  「情報組發來報告,昨天,飛宏大廈發生一起意外,報案人是一對母女,兩人本來在等待電梯,但顯示樓層的的數字突然飛快滾動,然後,她們聽到大廈外傳來了重物落地聲。」

  齊修寧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上的資料分發給他們。

  林雲漸仔細看了一遍,這的確很像是腐化者犯下的事。

  那對母女在聽到重物落地聲後,驚疑不定地到大廈門口出看了一眼,剛探出頭就看到了一地的鮮血,還有腦漿都摔出來了的屍體。

  那位媽媽嚇得差點當場暈倒,還是她十來歲的女兒拿起了手機,將這件事告知了城市管理局。

  後來,那對母女實在太害怕,既不敢離開大廈,因為門口有一具摔成了肉泥的屍體,也不敢乘電梯,因為剛剛才親眼目睹電梯出了事。

  事後,情報組前去調查發現,的確是電梯衝出了電梯井,把人扔了出去,但奇怪的是,那部電梯的內部卻沒有任何可以把人丟出去的洞口。

  這就很詭異了,就算電梯突然急劇上升,通過慣性將人從電梯井拋了出去,但電梯井上方也是封了蓋的,電梯內部的頂部也沒有被打開的痕跡,死者到底是怎麼被扔出去墜樓身亡的?

  「現在那部電梯已經被拆下帶回來了,暫時沒有任何發現,你們可以去看一下。」齊修寧說道。

  聶全真仔細地看完初步的調查報告後,問道:「死者的身份還沒查清楚?」

  齊修寧無奈地搖搖頭:「他摔成了一灘肉泥,身上又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更奇怪的是,周圍的城市監控包括電梯裡的監控都沒有拍到他蹤跡,所以直到現在也無法確定死者的身份,情報組只能從三十三區最近的失蹤人口信息著手。」

  林雲漸舉起了手:「樣子的話,我知道。」

  他看向大家,說:「在事發前,我的鏡子裡出現過他的長相。」

  「緋紅遺物?」聶全真問道。

  「嗯,一個女生的遺物。」林雲漸簡單地說道。

  齊修寧聽他一提,也想起了這件事,連忙問:「能畫出來嗎?」

  林雲漸點點頭:「我盡力。」

  得到這個回答後,齊修寧立刻做出了安排,林雲漸在側寫師的幫助下繪製死者相貌,聶全真和丁童去負一樓查看出事的電梯機廂,

  繪製工作進展得並不順利,因為林雲漸著實沒有什麼藝術細胞。

  倒是聶全真和丁童去負一樓看到那台出事的電梯時,有了其他發現。

  電梯的廂體被完整地取了下來,而且保護得非常好。

  沒有任何受到撞擊和出過事的痕跡,它看起來再正常不過了。

  「這不像事發現場。」

  丁童低聲說道。

  然而聶全真在仔細地查看之後,卻搖了搖頭:「這部電梯不對。」

  「哪裡不對?」剛從外面回來的陳笑問道。

  聶全真指向廂體和電梯吊索的連接處,說:「磨損狀態不對,這部電梯太新,像沒怎麼受力,會造成這種現象只有一種情形。」

  她看著陳笑:「它上下的動力來源不是電,而是其他東西。」

  「所以有問題的不是電梯,是飛宏大廈里的某個東西。」陳笑也說道。

  「沒錯。」聶全真點頭道。

  下面暫且得出結論時,林雲漸的畫像也繪製好了。

  然後他剛畫完最後一筆,旁邊的一位執行官就驚呼起來:

  「我認識他!」

  在一旁關注狀況的齊修寧立刻說:「他是誰?詳細說說。」

  那位執行官點點頭,說:「他叫張家慶,就住在我居住的社區,年齡和我差不多,二十五歲左右,他不可能出現在那部電梯裡啊?」

  說著說著,這位執行官臉上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

  「怎麼了?」

  齊修寧感覺到了他情緒的變化,追問道。

  執行官微微搖頭,難以置信地說:「他的確是我的鄰居,可是……兩年前他就已經死了,我還親眼看著他下葬了……」

  所以,現在的情形是,一個兩年前已經死亡的人,突然出現在一部電梯裡,然後被那部電梯彈了出去,從大樓頂部墜落,摔成了肉泥?

  意義何在?

  不光齊修寧想不通,林雲漸同樣也想不通。

  就算是腐化者所為,但這種行為又到底有什麼意義?

  令人費解……

  這時,聶全真和丁童也上來了,兩人把剛才的推測重新說了一遍,決定去飛宏大廈仔細查看一趟。

  林雲漸自然跟著一起。

  臨走之際,聶全真忽然問道:

  「甘意微和席安呢?」

  「他們有其他任務。」

  他簡單地說道。

  聶全真看了他一眼,轉身離去。

  林雲漸緊隨其後,若有所思地瞟了一眼齊修寧,又好奇地問丁童:「你的貓叫什麼名字?」

  丁童捏著貓的後頸肉,將它放下:「洗不洗澡。」

  「不洗,我問它名字呢,更何況這是洗澡的時候嗎?」

  丁童看著林雲漸,再次一字一句地說:「洗不洗澡。」

  林雲漸一怔,想到了一種可能,試探著問道:

  「不會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