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地下詭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流浪小貓的名字的確叫「洗不洗澡」。

  當林雲漸問丁童為什麼給它取這樣一個名字的時候,丁童說:「它只有在我問它洗不洗澡的時候有反應。」

  也對,挺合理。

  十一點半,三人到達了飛宏大廈。

  對於有高度限制的當今世界而言,越是接近那片緋紅的天空,就越容易招致不幸。

  這棟接近一百米高的大廈,已經算是三十三區最高的幾棟建築了。

  現在,大樓附近完全被封鎖起來,城市防衛部的工作人員進進出出,看到三人領口的楓紅徽章時,都會下意識地問好。

  初步的調查工作情報組已經摸清楚了大概,但畢竟人手和場地都有限,還需要進行進一步的剖析。

  這棟大樓一共有六部電梯,左右相對,各有三部。

  出事的是左邊中間的那部。

  林雲漸,聶全真,丁童三人站在一樓的電梯口前,當時那對報案的母女就是這樣站著等待電梯,然後發生了意外。

  「我想坐一次試試。」林雲漸說道。

  聶全真和丁童沒有反對,三人進了左邊的第一部電梯。

  畢竟中間那部出事的電梯已經拆掉送到了報館研究。

  「叮——」

  電梯門開了,三人還沒進去,就幾乎同時眉頭一皺。

  「有血腥味。」丁童低聲說道。

  他似乎頗不自在,下意識地扭了扭手腕。

  「聶執行官,這部電梯可能也有問題,最好還是不要進去。」

  旁邊一位執行官提醒道。

  雖然普通執行官無法看見關於腐化者的大部分信息,但他們經常接觸這類事件,早已經形成了一種類似直覺的意識。

  比如現在,直覺告訴他們,離這棟大樓里的電梯越遠越好。

  「沒事。」聶全真沒有拒絕對方的好意,但也沒有同意放棄。

  三人雖然眉頭緊皺,但都還是進了電梯。

  「叮——」

  電梯門關上,林雲漸按下了最高的樓層——三十樓。

  電梯裡的燈光有些昏暗,總給人一種恍惚感。

  三個人都沒有說話,用各自的特殊知覺感受著周圍的一切。

  當時……死者就在隔壁的電梯裡。

  林雲漸閉上了眼睛,似乎在傾聽什麼。

  這部電梯的門打開之際,丁童說聞到了血腥味,但他沒有聞到。

  反而是聽到了一些若有似無的……奇怪的吼叫聲。

  聶全真應該也感受到了一些東西,但不知道是什麼。

  除了這起離奇的事件外,林雲漸更關心的,還是張薇薇留下的鏡子為什麼會突然顯示出這部電梯裡的畫面。

  是張薇薇和這部電梯有什麼關聯嗎?

  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如果不弄清楚的話,實在是令人難以安心。

  還有……齊修寧齊隊長。

  他本以為齊隊長只安排了丁童和自己,沒想到聶全真也被他派了過來。

  但這就更奇怪了,這次事件有些詭異,而且危險程度不低。

  丁童的生命力極為強大,他來親歷現場幾乎是最合適的人選。

  而精神狀態正常的聶全真也擁有極為強大的能力,以她的速度,一般的腐化者根本不可能傷到她。

  可自己呢?

  儘管林雲漸是自家人知自家事,緬懷狀態下的自己擁有極為可怕的防禦力和破壞力,但齊隊長不應該知道。

  齊隊長把他和丁童,聶全真放在一起行動,簡直就像心底已經確定他的生存能力和其他兩人一樣強大。

  不過幸運的是,一路從一樓上到三十樓,電梯並沒有發生任何故障。

  到了三十樓後,林雲漸睜開眼睛看了一下手錶。

  五十六秒。

  從一樓到頂部的三十樓不停的話,需要五十六秒,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而據報案母女所言,從她們看到電梯失控,樓層數字從四開始飆升,到聽到樓外的重物墜地,一共只有一眨眼的功夫。

  調查報告上清晰地寫著:

  「電梯屏上的數字一直在變,一眨眼的功夫……我就聽外面傳來什麼東西墜落的聲音,『嗙——』的一聲,非常響。」

  一眨眼的功夫?

  就算把人從樓頂扔下去也不止一眨眼的功夫吧……

  三十樓,接近一百米高,怎麼也得花個四五秒才能落下去,絕不可能是一眨眼。

  三人各自想著心底的疑惑。

  突然,電梯內本就昏黃的燈光閃爍幾下。

  門立刻關上,丁童下意識地將左手伸到電梯門中卡住。

  然而下一刻,這部上升時明明沒有任何問題的電梯,竟然毫無預兆地從三十樓急速下墜!

  按理說,電梯都帶有自鎖裝置,下墜速度超過設定好的速度時,電梯就會立刻鎖住。

  但現在這部電梯沒有任何鎖住的徵兆。

  丁童卡在門縫裡的左手已經變成了血爪狀態,不過沒有收回來,他的身軀脹大一圈,散出一陣白霧,右手血爪也彈出,猛地插進了電梯門縫中。

  「咔咔咔咔——」

  血爪和樓層的水泥鋼鐵之間摩擦出了劇烈的火花。

  林雲漸本打算偷偷將一條手臂紅鱗化,插進牆體中,和丁童一起控制電梯的下墜。

  儘管事後很難解釋,而且……有可能暴露自己就是紅鱗腐化者的事,但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

  不過下一秒,聶全真出手了。

  她身軀一晃,從丁童雙手撐開的那條縫隙中鑽了出去,然後……

  電梯竟緩緩地停了下來!

  丁童一把將電梯門撕開,對似乎在發呆的林雲漸說:「出去。」

  「啊?哦……哦。」林雲漸還沒反應過來,趕緊走出了這部電梯。

  丁童見林雲漸出來後,自己也走了出來。

  這時,電梯一晃,再次朝下墜落。

  而聶全真的身影也在林雲漸身旁的空氣由模糊凝為真實。

  「聶……執行官?你怎麼做到的?」他問道。

  聶全真甚至連髮絲都沒亂,簡單地說:「用我的速度,抵消下墜的速度。」

  林雲漸點點頭,裝作明白了的樣子。

  「嗙——」

  電梯的墜落聲從旁傳來,林雲漸扭頭看了一眼,說道:

  「剛才電梯的下墜速度很不正常,我感受到一股其他的力量在把它往下拖拽。」

  「有問題的可能不是電梯,是這下面。」

  他的目光漸漸往下,朝電梯井,以及這棟大樓的地下深處看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