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他的禮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的結論和聶全真之前得出的一樣,這棟大樓的電梯磨損狀況很不對勁,有另外一股力量在牽引它。

  三人很快做出決定,下到電梯井裡去看看。

  回到一樓,把這個想法通知給了現場的執行官,現場的負責人是一個叫文野的人,三十歲左右,長相和支援組組長文杰有幾分相似。

  他來到三人面前,問道:「電梯井嗎?我們已經檢查過一遍,沒有問題。」

  的確,可在林雲漸三人來之前,這部電梯不是也沒問題嗎?

  文野自己也很快意識到了什麼,目光隱晦地看了三人一眼,對周圍喊道:「過來幾個人!再下去一趟!」

  隨著他的命令,現場工作的執行官大部分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文野也不例外,他拿著一把手槍,走向一旁的樓梯。

  作戰靴踩在樓梯口時,幽深黑暗的樓下傳來了腳步的回聲。

  「兩種辦法,一是打開電梯門用繩索速降下去,二是從這裡下去。」

  他說道。

  林雲漸三人當然選擇了第二條。

  那股神秘力量究竟是來自電梯井還是來自地下,還尚未可知,反正都要下去,不如直接去到這棟大廈的最深處。

  在文野轉過身去挑選跟著林雲漸三人一起行動的執行官時,林雲漸忽然小聲問道:

  「他是不是對我們有意見?」

  丁童一如既往地沉默。

  聶全真也停頓了片刻,說:「他的妻子死了。」

  「腐化者做的?」林雲漸問道。

  聶全真回過頭,靜靜地看著他:

  「特別執行官。」

  「啊?」林雲漸忽然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背叛者嗎?」

  聶全真轉過頭,看向黑暗的走廊深處:「失控者。常年與黑暗同行,光芒都會被扭曲,更何況人性。」

  她剛說完,文野就走了過來。

  「可以了,他們五個跟你們下去。」

  他用下巴點了一下身旁五名身體健碩的執行官,他們帶著槍械和一些工具,目不斜視。

  「嗯,出發吧。」

  聶全真仔細地檢查了一下身上的裝備,點頭道。

  一行八人,順著漆黑的樓道盤旋向下,朝著大樓底下走去。

  據文野說,這棟大樓地下幾層的燈一直是壞的,曾經修過,可是修好很快就壞了,久而久之,就懶得去修理了。

  林雲漸走在八個人的中間,這是一個很安全的位置,可他還是能感覺到自己正在漸漸被某種東西包圍……

  身體沒事,精神狀態也很好,可那種感覺又不像是錯覺,這讓林雲漸一直保持著相當程度的警惕。

  而就在八人小隊進入大樓底下去查看,腳步聲完全消失時,一樓的文野小組,出現了意外。

  「給我盯死他們……」

  文野的嗓子壓抑著低吼。

  他注視著手背上的戰術手錶,手錶屏幕上閃爍著的紅點,那是五名執行官的位置,那五個人,是他親自挑選出的合作無間的人。

  只要林雲漸三人有一點異樣,那五位執行官就會全面開火,將其消滅。

  這是文野的指示,也是他們自身的態度。

  雖然同為執行官,但在面對特別執行官時,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

  無法揣度的力量是值得恐懼的,更何況對於一個普通人而言。

  文野對特別執行官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城市管理部門的另一派。

  「他們只是一把隨時可能炸膛的槍。」

  這句話出自城市管理部門的一位高層之口。

  正在文野思忖之時,身後忽然出現了騷動。

  「隊長!」

  突然,一位年輕的執行官叫喊著朝著他的位置沖了過來。

  文野在聽到他的喊聲時立刻抬起了頭,但還沒等他繼續做出反應,一條手指粗細的蜘蛛絲就射了過來。

  「啊!!!!!」

  年輕執行官推開了文野,自己被蜘蛛絲集中,困住了身體,越纏越緊。

  他一邊掙扎一邊叫喊。

  他能感受到一股巨力從他身後傳了過來,直接將他拉倒,朝著電梯門口拖去。

  也是這時其他執行官才注意到,這條詭異的蛛絲竟然是從電梯井裡射出來的!

  「該死!火力準備!」

  被年輕執行官救了一命的文野大吼道。

  他邁開步子朝前一撲,想要抓住那個被蜘蛛絲纏住的年輕執行官的腳,但卻失敗了。

  「小祥!」

  文野紅了眼睛,年輕執行官的身體已經完全被拖進了電梯井裡。

  一群執行官圍了上來,槍口對準了電梯門,這部電梯正是剛才墜毀的那部,門一直敞著,裡面黑黝黝的一片。

  所有人的眼睛都朝著一個方向在看,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此時此刻,大樓的透明玻璃里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坐著輪椅的年輕人的影子。

  他就這樣突兀地出現了,仿佛一開始就在透明玻璃里生活。

  「我的禮物……接好了……」

  他的聲音裡帶著殘忍的笑意,打了個響指。

  「轟!!!」

  飛宏大廈瘋狂顫抖,高達百米的大廈瞬間搖搖欲墜!

  「隊長!發生爆炸了!」

  小隊成員的呼喊讓文野冷靜了許多,他大喊道:「先找掩體!向報館求援!」

  其餘執行官立刻依言行動。

  文野汗如雨下,他無法想像這樣一棟高樓如果因為爆炸而發生坍塌,會對周圍產生多大的破壞。

  然而,飛宏大廈震顫了一陣後,竟然停下來了!

  有專業的執行官立刻去查看具體情況,然後給了文野一個讓他驚疑不定的回覆:「隊長!通往大廈地下的通道全塌了!爆炸的規模剛好卡在一個臨界點,用暴力手段強行掃除堵塞物會引發整棟大樓的坍塌,我們該怎麼做?」

  這根本就是針對那三個特別執行官的陷阱,可是……是什麼人,出於什麼目的要把那三個特別執行官困在地底下?

  這棟大樓的地下到底有什麼東西?

  文野死死地盯著已經被坍塌的碎石完全堵住的樓道,抬起右手,用應急頻道說道:「特別執行官聶全真,特別執行官丁童,特別執行官林雲漸,現在飛宏大廈遭到不明襲擊,地下樓層出現垮塌,不要用暴力手段強行衝出!會引起二次坍塌!重複一遍,不要隨意觸碰堵塞物!總部會給你們清理出一條路來!」

  說完後,他盯著手錶,等待了一會兒,卻沒得到任何回應。

  但文野也沒期待有回應,他看向電梯口處,雙目赤紅:「他們自己有辦法,我們現在要解決的是那個帶走了小祥,會吐絲的畜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