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初生腐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聶全真……特別執……丁童……林雲漸……飛宏大廈遭到……襲擊……樓層出……垮塌……不要……暴力……衝出……重複一遍……不要……」

  強烈的震顫之後,是樓道的快速垮塌,八個人立刻往下衝去。

  待動靜平復後,聶全真的戰術手錶里,聽到了文野斷斷續續的聲音。

  失聯了。

  手錶上已經看不到任何信號。

  「大家沒事吧?」聶全真問道。

  「鄭毅在!」

  「嚴建沒事!」

  「於小雙沒事!」

  「廣龍星在!」

  「成文開沒事!」

  五位執行官一一回答了自己的名字,雖然剛才的爆炸非常突然,但破壞程度似乎是有意控制過的,大家都沒有受傷。

  然而,有一個人卻沒有出聲。

  按理說,他是最不可能有事的那個。

  丁童。

  一束束手電筒的光照了過去。

  找到了……

  丁童正蹲在牆角,腦袋藏在兜帽里,雙手抱著膝蓋,渾身劇烈地顫抖。

  林雲漸本想過去問他怎麼了,卻在突然間……感受到了一絲威脅。

  不……

  不對……

  丁童不對勁!

  漆黑的地下,手電筒的光照將丁童渲染成了詭異的白色,連林雲漸都感受到了威脅,更不用說其他人。

  五位普通執行官只感到了一股幽森感,渾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一絲冰涼的空氣在蔓延,那涼意的源頭,正是丁童。

  五位普通執行官無法控制地雙腿打著哆嗦。

  這時,其中一位名叫嚴建的執行官在下意識後退時,腳下猛然那踩空!

  「砰——」

  他摔在了地上,手臂在台階上磕出了一條巨大的血痕。

  變得冰冷的空氣中,隱隱出現了一股鐵鏽般的血腥味。

  林雲漸皺了皺眉頭,聶全真本想打算上前去安撫丁童。

  她知道丁童為什麼會這樣,當初丁童第一次被緋紅因子感染,負面情緒爆炸時,那情境……和現在太像了。

  但在她剛邁出一步後,聶全真的眼神卻突兀地變了……

  身為王牌的自信和氣場飛快褪去,一抹茫然和無措悄然浮現,似乎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就在這時,渾身顫抖的丁童突然怒吼了一聲!

  他一把扯爛了自己的上衣,周身迸出一陣陣白色的霧氣。

  「啊!!!!!」

  伴隨著野獸般的怒吼,丁童身上的肌肉逐漸誇張的隆起,變形,一對血紅色的爪子也猛地彈了出來。

  這是他的力量,林雲漸見過他這副姿態。

  然而……此刻的丁童竟然還在繼續腐化!

  他的額頭瘋狂蠕動,像是有什麼活物在他的皮膚地下鑽來鑽去一樣。

  「噗——」

  兩根肉色的詭異觸角突然從他的前額破皮而出,濺射出一地噁心的渾濁汁液。

  他的瞳孔泛著綠光,在黑暗和閃爍的手電光之間時亮時暗,讓人不禁顫慄。

  哪怕已經這樣,丁童的變化竟然還沒有停止!

  他的身軀逐漸佝僂,面部誇張地開始扭曲,裸露在外的皮膚上出現了詭異的灰色毛髮。

  不行……

  必須阻止他!

  這裡有聶全真在,她應該知道特別執行官失控時該怎麼處理。

  林雲漸立刻轉過身去,然而當他轉身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住了。

  「醫生……」

  熟悉的語調讓林雲漸心底一顫。

  「這是哪裡啊?」

  迎著她茫然的目光,林雲漸徹底懵了。

  聶全真口中的「妹妹」出來了……

  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在這種時刻出來了。

  「咯咯咯……」

  丁童的嗓子裡發出了恐怖的聲音。

  他那雙綠色的眼睛一一掃過眾人,最後……停留在了剛剛跌了一跤,手臂流血的執行官嚴建身上。

  「咯……咯……」

  丁童發出了一聲怪叫。

  綠色的瞳孔死死地盯住了嚴建執行官。

  「嘩——」

  五把槍瞬間舉了起來,對準了丁童。

  「來啊!該死的怪物!」

  手臂流血的嚴建執行官大吼道。

  「人類特徵喪失超過百分之五十,目標已腐化,火力準備!」五位執行官的小隊長是鄭毅,他早就得到過文野的命令,面對已經完全變成怪物的特別執行官,一定不能手下留情!

  「開火!」

  「砰砰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槍擊聲在黑暗又幽深的大樓地下空間裡傳出去很遠。

  丁童已經長滿灰色毛髮的身體雖然也有相當不錯的防禦力,但卻沒有林雲漸那身紅鱗能抗。

  很快他就被打得血肉橫飛。

  林雲漸站在一旁,槍火噴吐的火焰光芒照得他的臉明明滅滅。

  瘋狂嘶吼卻又寸步難行的丁童……

  這一幕何其相似。

  聶全真死死地抓著他的衣角,驚恐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林雲漸也在睜大眼睛看。

  許多問題,他其實在刻意迴避。

  比如完全腐化的特別執行官會被怎樣對待,怎樣處理。

  已經完全異變成綠色的丁童瞳孔不斷收縮,四處張望著。

  在強大的火力轟擊之下,那雙綠色的眼睛下不斷地向外流著淚,看起來越發詭異。

  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那雙流著淚的綠色眼睛轉了一下,看向了林雲漸。

  「鄭毅隊長,他的眼睛,他是在哭嗎?」

  執行官於小雙在火光中發現了這一幕,他他皺著眉詢問著和他並肩作戰的隊長鄭毅。

  「怪物的體液而已,不要問這種無聊的問題!」

  鄭毅的回答讓於小雙正打算問下一句話的嘴閉上了。

  他……真的已經完全變成腐化怪物了嗎?

  於小雙的年齡和丁童差不多大,也許是強大的後坐力讓他累了,也許是精神恍惚了一下。

  五個人形成的不間斷火力覆蓋在他銜接之時,出現了短暫的漏洞。

  他打偏了。

  一梭子子彈全都打在了丁童身後的牆壁上。

  就和在腐化大樓前林雲漸遇到的那些執行官一樣,那一次……也有相當一部分子彈打偏了。

  丁童得到了喘息之機,綠色的瞳孔閃過一抹猙獰。

  他咆哮著發出嘶吼,扭曲粗壯的腿一蹬!

  地面猛然破碎,他沖向了於小雙。

  真是無比詭異的畫面。

  執行官驚恐的眼神,交錯的火光之中……那雙綠色的眼睛依舊在向外流著淚。

  悲傷……

  無助……

  絕望……

  就在他腥紅的血爪即將撕碎於小雙的胸膛時,一個細微的聲音響起:

  「夠了……」

  「嗙!」

  黑暗的空間之內,陡然爆出了一股熱浪,將丁童身體傳出的冷白霧氣瞬間吹散!

  一個布滿紅色鱗甲的手掌帶出了音爆聲,和丁童的血爪交擊在一起。

  剎那間——

  煙塵四起。

  幾位執行官被衝擊得東倒西歪。

  待煙霧散開,他們才看到那個身影。

  他抬著布滿紅鱗的左手,擋住了丁童的血爪。

  「丁童,夠了……」

  林雲漸的聲音,在煙霧中響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