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紅鱗暴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樓黑暗地底瀰漫的寒氣,以林雲漸為中心瞬間被熱浪驅散殆盡。

  五位被衝擊撞飛的執行官用手臂擋住了自己的面部,以免灼傷。

  他們不敢直視,這裡的空間太狹小,熱浪又在狂涌,一直看著林雲漸和變成了怪物的丁童他們的眼睛一定會被燙傷。

  丁童綠色的雙眼注視著熱浪中心的男人,隨著周圍的煙塵散去,重新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左手手臂披覆著紅色鱗片的人。

  「咯……吼……!」

  回答林雲漸的是一聲意義不明的咆哮。

  就普通人,也就是正常人類的視角而言,這種從沒見過的「生物」所表現出的兇狠殘忍,以及那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的確可以用怪物來形容。

  丁童綠色的雙眼中滿是殘暴,但他的眼角卻殘留著淚水,這讓他顯得非常矛盾。

  至於林雲漸,他的眼神說不上有什麼情緒,冷漠也好,晦澀也罷,他似乎並沒有太過激烈的情緒波動。

  直到……丁童朝他撲來。

  血爪撕裂空氣,矮身一撲,丁童的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繚亂。

  林雲漸沒想到他的理智這樣脆弱,猝不及防之下,他只能往後撤了一步。

  抓向咽喉的血爪稍微偏離了目標,將林雲漸的右臉撕出了一條血痕。

  腥紅的鮮血順著臉頰緩緩往下流。

  林雲漸抬起布滿紅鱗的左臂,擦了一下右臉,低頭看了一眼,瞳孔里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暴虐。

  丁童一擊不中,再次欺身而上,他高高躍起,嘴大張著,口腔里隱隱透出綠光,仿佛有什麼東西正在凝聚!

  就在這時,林雲漸猛然轉身一個高位側踢,腳尖迅猛地踢在了丁童張開的下巴上,將跳躍在空中,身體異常強壯的他踢得倒飛而出,鮮血噴了一地。

  「砰——」

  砸落地面,丁童飛快地翻身爬起,綠色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林雲漸,他滿嘴的血,仍野獸一般不顧一切地朝林雲漸衝去。

  林雲漸同樣一步不退,此時兩人的眼中都是兇狠的戾氣,林雲漸似乎忘了自己只是想阻止丁童殺人的初衷,力度也是失控。

  熱浪已經散去,五位執行官嘗試著移開胳膊看去。

  當他們看向正在黑暗中打成一團,瘋狂破壞著周圍牆壁的兩人時,不約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有特別執行官這種東西存在,自己這種普通人擔任的執行官,真的有意義嗎?

  「吼……!」

  丁童化身的怪物突然發出哀嚎,這一次,它打不過了。

  林雲漸一腳踢得它頭暈目眩,但卻讓它更加兇殘。

  但當林雲漸使用覆蓋滿紅鱗的左手後,他瞬間像獵物遇到了天敵一般,異常恐怖的緋紅因子隨著每一次的交手,從那條手臂里湧出,鑽進他的體內。

  雖然數量不多,但那些緋紅因子在瘋狂蠶食自己體內的緋紅因子!

  換句話說……他在被吃掉。

  本能的恐懼讓他產生了退意。

  丁童猛地從地上彈起,四肢趴在了頭頂的天花板上,如壁虎一般快速地向下方爬行,想要逃離。

  但林雲漸似乎預料到了他的行動,頃刻間就一躍而起,衝到了他的身前,覆蓋滿紅鱗的左手一拳砸來,猛地把它轟下了天花板。

  然後粗暴地抓住他額前那兩根擺動著的肉色觸鬚,稍一用力,就這麼把那兩根觸鬚從他的額頭上撕了下來。

  「嘶啊啊啊……」

  似乎是疼痛,也可能是恐懼,丁童全身的灰色毛髮竟然像是活物一樣,隨著觸鬚被撕下而瘋狂地扭動起來,他臉上那兩顆綠色的詭異眼珠也開始胡亂扭動。

  渾濁的體液從傷口處飆出,丁童龐大而強壯的身軀連連後退,但林雲漸依舊步步緊逼。

  「噗呲……」

  林雲漸血紅色的左臂猛地從丁童腹部刺入,再扯出。

  嘶吼哀嚎著的丁童慢慢停止了掙扎,倒在了地上。

  他的身體緩緩釋放出白色霧氣,一圈圈變小,身體上的非人類特徵也在快速消失。

  五位執行官持槍上前,來到林雲漸身邊。

  「謝謝你,林執行官,如果……」

  五人小隊的小隊長鄭毅話還沒說完,就被林雲漸一肘砸得倒飛了出去,砸在了牆壁上,噴出一大口鮮血。

  「隊長!」

  其餘四人立刻舉起槍,對準了林雲漸。

  林雲漸緩緩扭過頭,他的臉上沾著丁童的血液,瞳孔灰暗,沒有一絲神采,就像最幽冷的深淵。

  四位執行官緩緩後退,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林雲漸。

  他也……完全腐化了嗎?

  不……他的人類特徵要比腐化特徵多,他應該還有自己的意識才對。

  可是……

  被一拳打飛砸在牆上再摔下來的鄭毅發出的哀嚎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林雲漸詭異的眼神更是令人頭皮發麻。

  有人咽了咽口水,今天發生的事讓他們對這個職業有了全新的認識。

  儘管從一開始就知道特別執行官有失控的風險,但沒人想到竟然會連續遇到兩個失控的特別執行官。

  「醫生……」

  聶全真一直站在角落,怔怔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事,她不能理解,但隱約能感覺到,眼前這個「醫生」,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

  她出聲後,林雲漸卻沒有任何反應。

  「醫生?」

  聶全真來到林雲漸身前,慢慢伸出自己的手,想要去拉他的衣角。

  「別碰他!」

  鄭毅忍著劇痛大喊道。

  他的眼睛裡露出驚駭之色,死死地盯著林雲漸的左臂,難以置信地說:「他是腐化大樓前的那隻怪物!他也是完全腐化者!」

  其餘四名執行官聽到後,目光駭然落在了林雲漸右臂的鱗片上。

  紅色的……菱形的……

  難怪這麼眼熟!

  關於那隻突然出現在腐化大樓前,又突然消失的紅鱗腐化者,三十三區防衛總部非常關注,關於那隻腐化者身上的細節,大家一清二楚。

  因為它是完全腐化狀態,沒有一絲一毫的人類特徵,所以當林雲漸只將左臂腐化時,執行官們一時間根本沒往那個方向去想。

  現在聽鄭毅提起後,所有人駭然發現……

  林雲漸左臂上的鱗片,的確和那隻紅鱗腐化者身上的鱗片一模一樣!

  然而,聶全真還在靠近。

  鄭毅的制止聶全真完全沒有在聽!

  她的手已經一把抓住了林雲漸的衣角。

  「醫生,你怎麼了?」

  以林雲漸為中心,令人畏懼的未知與恐怖在蔓延,但她卻似乎感覺不到。

  四位執行官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槍口微微顫抖地對著他。

  那隻紅鱗腐化者甚至連炮彈都扛得住,如果林雲漸真的是它……

  今天可能無法善了了。

  黑暗之中,恐懼……悄然蔓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