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從今天起當「聖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千萬不要以為管理後勤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戰時在後方管理後勤總得來說相對安全,事情則是多到了片刻不得安歇的程度。

  而戰時管理後勤,不但要應對各種各樣的瑣事,但凡前方有什麼風吹草動,後方就需要安排相應物資,大軍轉向更是要趕緊重新規劃輜重補給的路線。

  處理完妻兒事宜的朱高熾重新上崗,呂陽總算是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解放。

  朱高熾不是不信任呂陽才查閱這幾天的文牘記錄,完全是不查閱無法接手往下的辦公。

  他看完之後心中無比驚訝,不提呂陽已經完成了倉庫的點算,將與庫存記錄不符的給摘出來,連帶各種歸類也重新做好,更是將前方大軍的所需後勤輜重安排得妥妥噹噹。

  如果不懂,又或是半懂不懂,大概會覺得做到那些並沒有什麼了不起。

  只有懂的人才會知道想做到盡善盡美是多麼不容易,又是有多大的工作量。

  「先生之才……」朱高熾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來讚美。

  要知道朱棣麾下能幹文職工作的人太少了,導致一件事情明知道該怎麼做,沒有足夠的人手,速度方面著實也是快不起來。

  朱高熾就屬於知道該怎麼做,自己盤算之後得出想做完那些起碼需要兩三個月,得知呂陽帶人在十天之內將事情完成,內心的震驚可想而知。

  「世子還需檢驗。」呂陽是個明白人,哪有光看文案,不實地去走一走看一看的。

  真的只是看文案,隨便做帳誰不會,搞得記錄跟實際庫存不符,接手的人就要各種背鍋了。

  朱高熾注視著呂陽幾個呼吸,很認真地說道:「我會的。」

  很好,不表面客套,才是交接工作該有的認真態度。

  後面再出什麼事,該是誰的責任就是誰的責任,別玩什麼嘴仗。

  朱高熾很是誠懇地又說道:「請先生繼續助我。」

  呂陽說道:「自然。只是,王爺用兵甚急,各地庫存若無新糧納入,支應一年或許有餘,再多便有缺糧之憂。需派人往涿州,或往大沽、北塘接觸商賈,此事世子需得抓緊。」

  尋找新的糧食採購渠道勢在必行,要不然對朱棣這個造反集團就是坐吃山空。

  另外,呂陽還是想要將土豆、番薯、玉米的種植搞明白了。

  未來會爆發北平城保衛戰,選擇在北平郊外搞農業肯定不合適。

  北平城現在的居民大概是六七萬的樣子,城池卻是蒙元的都城,朱元璋攻占之後設了一百個坊以及十個關廂,北平城裡面其實有著很多沒有利用起來的土地。

  呂陽之前沒有逛過北平城,跟朱高熾溝通完了,喊來張輔讓準備一下,要去幾個荒廢的坊實地看一看。

  至於關廂?實際上就是城池城門外大街或新設立的居民區,往更早的時代被稱呼為「城外郭」。那麼北平城的十個關廂,其實就是不在城內的。

  關於土豆和番薯,呂陽後來總算是搞明白不能先切塊再培育,需要先將完整的土豆半埋在濕潤的土壤中,環境最好也是濕度比較高一些,等土豆長芽了再切塊種植。

  當然,土豆還有一個去毒培育方法,這個呂陽並不明白。

  而番薯的育苗上,呂陽壓根就沒搞明白跟土豆培育不是一回事。

  首先,不管是黃薯還是紅薯,要的是它們的莖枝葉,也就是長出帶葉的根莖,跟土豆長芽了切塊埋土裡不是一回事。

  在培育苗方面,講究一些是用一個敞口的瓶子或杯子,裝滿水,要能讓切開的番薯半截浸入水中半截露出水面。瓶口或杯口要大得放得下番薯,整個瓶要灌滿水。在番薯外側等距插入四五根牙籤,把番薯切口朝下置於裝滿水的瓶子口上,靠那四五根牙籤讓番薯懸在瓶口,半截浸入水中。等待二到四周的時間,番薯頂部開始長出帶葉的嫩芽。

  等番薯上面長滿小苗後,用手小心把它們逐一揪下來。它們還沒有根,只有小葉子。在碗中放入一些水,約三厘米或更少,取決於番薯苗數量。把番薯苗放入碗中,讓其基部浸入水中。直至幾天後,根從底部長出,可以拿薯苗去地里種了。

  呂陽會有搞明白番薯要怎麼育苗的那一天,玉米以及其它蔬菜也是。

  現在,他已經將土豆的育苗搞清楚,趁著春暖花開的季節,肯定要選個地方大肆育苗,到了播種季節趕緊地種上一波。

  哪怕是一次培育無法取得大收穫,一年的時間也足夠培育出大量的種子,到了第二年就該是獲得紅利的時間,乃至於以後解決大明糧食產量不足的困擾。

  「招來兩百莊稼把式?」張輔一聽有點迷。

  城內種糧食這種事情在戰時很尋常,只是要考慮到耕作水源的問題,北平城內可沒有河水,即便是有一些湖泊,著實也無法提供農耕的用水量啊。

  呂陽笑眯眯地說道:「要栽種的糧食無需大量用水,土質要求亦不高,開出田埂,翻整土地即可。」

  知不知道土豆,傳說中丟土裡就能自己長的玩意,多少穿越者用這玩意受到皇帝的獨寵啊!

  張輔不是五穀不分的人,對農耕也是能搞明白的。他還是沒有搞懂呂陽想做什麼,不會因為不懂有多少廢話,反正依照指令辦事也就是了。

  而大明的軍戶,他們真不是什麼職業軍人,平時更多的時間是跟土地打交道,哪可能不會農耕。

  一幫被召集過來的軍戶,聽到要在城內種糧食,一副比誰都樂意的模樣。

  他們雖然是底層,但是底層有自己的智慧,猜到北平接下來會爆發戰事,比誰都怕城池被圍之後糧食不夠,搞到後面出現人吃人的慘象。

  「只是開墾百畝?要不,多開墾一些罷?」一個看著就是老實人的中年,滿臉的期待與迫切。

  呂陽大概知道他們的心理,說道:「種子暫時就那麼多,先栽種一茬,收穫了再培育新的種子,到夏季就能大肆種植了。」

  關於土豆一年可以種兩次的事情,呂陽還是知道的。

  後面,朱高熾得知呂陽要在城內搞農耕,放下手裡的事情跑過來,一聽土豆能畝產幾千斤,驚得張大嘴巴,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果真?」

  「屆時便知。」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