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朝廷有兵兩百萬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朱高熾沒有見過土豆這種農作物,要說一點都不懷疑屬於不可能,可是考慮到呂陽的神秘性,再加上呂陽這一段時間處理事務井井有條從不出錯,決定沒有看到最終結果之前還是先不質疑了。

  在呂陽帶人忙活……,主要他是動動嘴巴,真正忙碌幹活是招來的軍戶,他們在城內開闢農田要耕作的同時,率軍作戰的朱棣又再一次在通州和密雲先後擊敗了中樞朝廷的軍隊,率領得勝之師轉戰薊州去了。

  從起兵那一天起,一開始朱棣手中只有八百壯士,控制北平城之後增加到近萬,又用手段瓦解了宋忠所部猛增到將近三萬兵馬,接下來的每一戰同樣一再擴增麾下人馬,看著有越打越強的趨勢。

  跟隨朱棣作戰的朱高煦寫信回來各種炫耀。

  在信中,朱高煦多次用到「望風而降」這個詞,再來就是大談特談自己作戰有多麼勇猛之類了。

  那個「望風而降」很關鍵,充分證明了朱棣在北軍的威望,加上中樞朝廷各種政策的「助攻」之下,起碼北平都司的軍隊是願意跟著朱棣拼一把的。

  如果讓北平都司各部繼續「喜迎」朱棣的話,他們這個造反集團的兵力應該會增加到八九萬。

  當然,那八九萬人裡面絕大多數會是「屯兵」,也就是平時從事農耕比訓練時間更多的屯田部隊,戰兵數量可能只有兩三萬左右。

  衛所制度其實就是那麼一回事,不是在籍軍戶就是戰兵。

  朱元璋搞衛所制度想要達到的效果是「不取民一粒米」和「供軍隊征伐無糧秣短缺之憂」,起初也真的不用依靠國家賦稅來養軍隊,僅僅是衛所自己耕作產出就能保證軍隊的糧秣供應,後來到永樂年間其實就有些不行啦。

  一旦朱棣再奪取大寧都司的兵馬,再加上各地一再抽丁,麾下軍隊的數量應該能達到二十萬左右。

  手裡有二十多萬的朱棣算軍力鼎盛嗎?這要看中樞朝廷能拉出多少軍隊了。

  事實上,朱元璋時期非常重視軍隊的建設,全國各地置設衛所,五軍都督府可以調度的兵力達到了驚人的兩百萬!

  當前的大明有兩個地方的軍隊最多,一個就是北方邊牆(含西北),另一個則是山東一線到廣東沿海。

  北方當然是為了防備北元,南方則是倭患非常嚴重。

  而倭患是什麼個情況呢?倭列島目前是南北朝時代,許多「大名」被攻滅之後,大量的武士出逃或是遭到放逐,他們也就漂泊海上或是占據小島。

  大明沿海的倭患從洪武年到崇禎年,其實絕大多數所謂的「倭寇」就是明人,也就是披著「倭寇皮」的明人。他們之中有些是活不下去才依附倭寇,更多則是官商養著給競爭對手製造麻煩,或是用來幹掉朝廷派來那些不與勾結的官員。

  所以情況很明顯,海禁根本禁不了出海,也無法解決掉倭患,只會肥了那些養倭寇壟斷海上貿易的官商。

  到朱棣上台之後,他會改掉朱元璋的軍制,逐年適量將北方邊牆的衛所裁撤或是移走,沿海則是一再加強所謂的「備倭軍」,以山東那邊對「備倭軍」的加強尤甚。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本來想著很快要去朱棣軍中的呂陽一拖再拖,拖到第一批土豆種下去,人還是待在北平。

  在這一段時間,呂陽作為朱高熾的副手幫忙管理後勤,同時也主導著跟商賈談判,獲取了購糧的渠道。

  期間的一些事情挺有意思,呂陽發現所謂的商賈都有後台,一般還是某某勛貴。

  其實也對,洪武年的文官都挺慘,每天過得提心弔膽,基本被朱元璋殺怕了,哪敢玩什麼官商勾結。

  勛貴則是不一樣,他們之中大多粗俗,基本也仗著軍功膽子更大,再來就是不懂怎麼經營買賣,更容易跟商賈勾結盈利。

  一幫勛貴大多不看好朱棣能夠造反成功,想的皆是賺一筆快錢,沒有想過對朱棣進行投資,僅有少數北方勛貴表達了有限的善意。

  裡面最讓呂陽關注的是徐家,有徐家人明確代表徐增壽對朱棣進行最大支持,無償捐錢助糧十分大方,又有另外一個徐家人在呂陽接觸時卻是另一番模樣。

  徐輝祖不但明令自己的人不能幫朱棣一絲忙,連帶買賣什麼的更是想都別想。

  那讓親自操辦的呂陽有些迷糊,納悶怎麼都是徐家人,同樣是朱棣的妹夫,兩兄弟的態度怎麼會有那麼明顯的區別,懷疑徐增壽和徐祖輝是在代表徐家玩兩頭下注。

  春季過去,很快到了夏季上旬。

  呂陽在某天得知中樞朝廷任命耿炳文為大將軍,率師三十萬已經北上,初步判斷是要進軍真定。

  「我爹能贏吧?」朱高熾已經不止一次這麼問了。

  同樣在場的金忠轉頭看了一眼朱高熾,隨後目光落在了呂陽身上。

  儘管朱棣有越打越強的趨勢,看看朱高熾的態度就能知道了,不少參與了造反事業的人,他們還是對朱棣會獲得最終勝利抱有懷疑心態。

  呂陽是過來向朱高熾辭別,趁著有一批軍糧要運往朱棣軍中,要跟著一塊到前線大軍那邊。

  不怪朱高熾對自家老爹能不能摘取勝利果實產生懷疑,原因是中樞朝廷僅僅調動了應天周邊的大軍,一下子就拉出了三十萬兵馬北上。

  有一些情報渠道還傳來另外的消息,包括中樞已經從西北調兵,動用在剿滅朱棣叛亂勢力的大軍總數量預計會超過五十萬。

  中樞朝廷任命的統兵大將是耿炳文,他不是朱元璋一批大將中最能打的一個,搞起防禦戰來卻是極為拿手。

  建文帝任命耿炳文為大將軍統兵北上,了解耿炳文所擅長戰法的人,肯定想著中樞朝廷要在某地構建防線,防止朱棣快速兵逼應天。

  用最快的速度打到應天是朱棣唯一的出路,要不然朱棣以一隅對抗朱允炆的全國,遲早朱棣都是要被耗死的。

  所以了,統率大軍北上的是耿炳文這位老將,不止是朱高熾,可能朱棣都心生不妙之感,預見到自己將有被耗死的那一天。

  「我此次南下,世子需早早預備守城之戰。如非必要,且不動用土豆,當以留種多種應對,城池被困亦無缺糧之憂。」呂陽會帶走大批軍糧和一些土豆南下,留給北平只有全城可用一年的糧秣,卻是還有種下的那些土豆。

  朱高熾已經被多次提醒,再一次滿口答應下來,又再一次問道:「我爹能贏嗎?」

  呂陽沒回答,心裡卻是想道:「只要應天的皇帝是朱允炆,再加上那一班子的奇葩大臣,朱棣壓根就沒有輸的可能。」

  所以,全部的人都以為耿炳文是開拔北上構建防線,哪能想到朱允炆即將搞出誰聽了都會感到詫異的騷操作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