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校尉默無名,兵道推演盤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燕朝顯慶四年,九月。

  并州道,永安縣鎮邪軍府。

  後院廂房,爐火燒得通紅,藥罐咕嘟作響。

  床上躺著一名九尺漢子,面如冠玉,稜角分明,自帶一股威猛。

  只是昏迷不醒,雙目緊閉,胸前插滿銀針。

  床前一名青衣老道正悠閒施針,手法嫻熟。

  兩名軍漢蹲在門口,皮夾破舊,粗獷大臉愁成苦瓜,不時向屋內張望,眉宇間滿是擔憂。

  半晌,老道起身收針邁步而出。

  兩名軍漢連忙起身:「李道長,校尉大人…」

  老道淡然一笑:「放心,只是被陰氣沖了心脈,一會兒醒來,記得將那清竅湯以溫粥服下。」

  「有勞李道長。」

  「李道長,我們備了薄酒…」

  兩名軍漢大喜,連番感謝。

  「免了,你家大人他…算了…」

  似乎想到什麼,老道搖頭一笑闊步離開。

  老道身影消失後,兩名軍漢卑微笑容也隨之收斂,面面相覷,皆是搖頭嘆氣。

  忽然,屋內傳來響動。

  二人一喜,轉身沖了進去。

  「大人,您醒啦!」

  ……

  王玄幽幽醒轉,呆愣望著房梁。

  在他腦海中,兩股意識瘋狂糾纏融合。

  「王哥,聽我句勸,這好人蠢,聰明人壞,大部分人又蠢又壞,您就不該心軟。」

  「廢什麼話,先把這趟活做了。」

  「哎,這樣下去可不行,要不…」

  「小心那輛車!」

  「……」

  「兵家之道,入世方可修行,煉煞鍛體、校陣蕩寇,要想修好,憑的就是一股氣!」

  「我兒,咱們王家當初也是京城大族,可惜後輩不爭氣,你…咳咳咳…」

  「王賢侄,這人啊,要學會認命…」

  「………」

  見王玄呆滯模樣,兩名軍漢頓時急火。

  「大人,大人!」

  「完了完了,大人被嚇傻了。」

  「若是都尉怪罪下來,咱倆怎麼辦?」

  「哼,城外出現山鬼是靖妖司的事,你說你告訴大人幹嘛?」

  「放屁,老子哪攔得住…」

  「閉嘴!」

  一聲呵斥打斷二人爭吵。

  床上的王玄嘆了口氣:「讓我安靜一會兒…」

  ………………

  三日後,寒風乍起,秋雨潺潺。

  王玄邊喝藥,邊望著窗外府衙雨打落葉。

  幾天來,他已將記憶徹底融合。

  這是一個超乎想像的世界。

  蠻荒氣息從未下沉,大地地脈混亂,極易滋生煞氣陰瘴,有靈炁,但更多的是妖鬼邪祟…

  上古人皇創封神術,以龍氣鎮壓地脈,敕封天下府君、城隍等地祇,使得地氣清寧,土地正常耕種,人族得以繁衍壯大…

  同一時間,各種修煉之道逐漸興盛,三教九流、五行八作,術法神通百花繚亂…

  前身王家,傳承便是兵家術法。

  兵家,乃入世之法,殺伐之道,起於洪荒時期部落與野獸邪物搏鬥,保家守境,鎮壓四方。

  傳承至今,已開始沒落。

  很簡單,兵家鍛體術是將肉身千錘百鍊,引煞入體,造就神兵之體,迅速形成戰力,殺伐驚人。

  代價是…不修性命,長生無望。

  這世界有修真之道,驚才絕艷者無不渴求成仙長生,不斷開發各種術法,此消彼長,兵家那點威力已不被看重,更別說壽不過百的弊端。

  唯一的好處,便是所需資源甚少,若想保家護境,為後代爭一番前程,才會修習此道。

  高門將領,多是邊修長生,邊研習軍陣。

  換句話說,王玄已與修道長生絕緣。

  更倒霉的是,他這家傳的兵家鍛體術有不少殘缺,引煞入體後再無精進,還好那并州鎮邪軍府趙都尉與他家世交,才謀了這份差事。

  融合兩世記憶,

  功名、長生,

  皆無望。

  「這天氣…真叫人鬱悶。」

  王玄嘟囔了一聲,將碗裡湯藥徹底喝完。

  就在這時,一名大鬍子軍漢急匆匆進院,來到屋內雙拳一抱粗聲道:「大人,軍士已經集結,明日便可進行秋訓。」

  大鬍子名叫劉順,是他手下兩名隊正之一。

  鎮邪府軍,屬地方武裝,縣一級的軍府有兩百人,有些類似前世唐朝府兵制,皆是由各村選取壯丁,邊耕種邊訓練,圍捕盜賊,清理邪祟。

  亂世之時,人人為求活命廝殺,還能起到作用,但如今大燕日益強盛,圍捕盜賊還好說,清理邪祟職能已成過往。

  王玄點頭,隨即眼皮一抬:「那個山鬼…」

  劉順聞言彎腰笑道:「大人放心,有個路過的法言宗少俠已經處理了。」

  王玄聞言鬆了口氣。

  如今清理邪祟,一般是由社稷廟、靖妖司,或者縣衙發布懸賞完成,縣級鎮邪軍只是個名頭。

  前身修為不高,卻是個立功心切的主,整天想著恢復祖上榮光,一聽說有邪祟就單人匹馬前去,不僅沒揚名,還成了永安縣笑談。

  人稱「草包校尉」。

  一旁的劉順見王玄臉色,忍不住勸道:「大人,恕屬下直言,有些事…」

  「知道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王玄低頭望著手中藥碗,臉色平靜。

  …………

  豎日,九月中,正是秋訓之時。

  校場位於永安縣北,平日用來曬穀。

  王玄一身鎧甲站在土台上,腰間挎劍,右手持槍,盔纓下眼若寒星,威風凜凜。

  他這身鎧,重五十斤,名曰貔貅吞甲明光鎧,寒鐵鍛造,燕太祖御賜,後人即便身為布衣也可穿戴,雖內嵌銅符早已失去作用,但外鎧依舊光亮照人。

  他這把槍,重四十斤,長七尺,玄鐵鍛造爛銀槍,槍芯為一根妖骨煉製,剛柔並濟,亦可將煞氣注入其中。

  真可謂明甲銀槍玉面虎,好似畫中錦馬超。

  然而,

  現場氣氛卻有些詭異…

  此時正值秋收之際,遠處麥稈稻穗垛成小山,光屁股的皮猴子們鑽來鑽去,一個個瞪著好奇的眼睛,旁邊更有七姑八婆掰著苞谷嘻嘻哈哈…

  二百來號軍士雖然隊列整齊,但一個個松松垮垮,眼中滿是茫然不耐,朝廷發下的皮夾老舊,長矛上鑲嵌的破邪符更是早已磨損沒了作用…

  王玄面色不變,眼角直抽抽。

  媽的,說好的沙場秋點兵呢?

  前身記憶分明在騙人,

  這……一點也不嚴肅啊!

  虧我還特意穿了這身行頭…

  王玄收斂心情,平靜看著台下。

  前身一根筋,他卻看得出來軍府敗落,根子出在制度上,與這個時代已經不符,遲早被淘汰。

  這些,都是普普通通的莊稼漢子啊…

  王玄微微一嘆,隨即嘴角一抿:「如今正值秋收之際,本月秋訓作罷,諸位各自忙去吧。」

  下方軍士們一愣,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好嘛,這官迷最注重訓練,平日裡動輒打罵,一有鬆懈就是火冒三丈,今日怎麼轉了性子?

  難道真是打壞了腦子?

  但無論怎麼說,都是好事。

  「多謝大人!」

  軍士們抱拳拱手,這次倒是整齊劃一。

  畢竟,朝廷軍府費用一裁再裁,那點銀子根本不夠餬口,幫家裡種地才是要事。

  王玄淡淡點頭,但隨即就愣住了。

  眼前,一個海碗大的透明八卦忽然出現,同時湧來大量信息。

  天道推演盤:可以對道法、術法、神通、陣法等進行推演,也可以加入其他功法術法進行融合,法門推演無上限,推演速度根據法門級別與人望等級決定。

  目前可推演法門:

  兵家陰煞鍛體術(殘)

  王家游龍槍術

  小三才軍陣

  簡易煞器煉製法

  目前人望:默默無聞。

  王玄愣了半天后突然笑了,拳頭握得嘎巴響。

  …………

  提前結束秋訓,王玄立刻回到府衙,命令屬下不得打擾,躲進廂房,仔細研究天道推演盤。

  許久,終於徹底弄清。

  這玩意推演不需要能量,但卻有速度限制,和人望名聲掛鉤,越是聲名顯赫,速度越快。

  更重要的是,推演無上限!

  這代表什麼?

  兵家之術可能會走上一條無盡道路。

  中途,會不會補全缺憾,得望長生?

  想到這兒,王玄看向鍛體術。

  兵家傳承也有不少,多數是家傳。

  王家這門鍛體術,講究的是陰煞入體。

  三魂七魄之中,三魂存於神,七魄存於肉身,死後魄散天地,魂入幽冥。若胸中一口殃氣不散,神魂中怨念難消,就會化為厲鬼殭屍作祟。

  所謂兵家鍛體術,便是引煞氣入體,鍛形神,固七魄,若扛得住喜怒憂思悲恐驚七道關口,便可依次凝聚屍狗、伏矢、雀陰、吞賊、非毒、除穢、臭肺七道煞輪,將肉身修煉出匪夷所思的神通。

  王玄如今雖可引煞入體,卻難以凝聚屍狗煞輪,皆因傳承殘缺難以成功。

  「先推演這個!」

  毫無疑問,鍛體術是根本,待王玄將陰煞鍛體術點擊後,八卦光碟頓時開始緩緩轉動。

  然而,

  三十秒…

  一分鐘…

  兩分鐘…

  嘎嘎吱吱,轉動晦澀,

  像極了前世某種古老光刻機。

  陰煞鍛體術推演進度:0%

  一種不爽的感覺湧上心頭,

  王玄有對著推演盤狂拍幾下的衝動。

  好在三分鐘後,推演進度忽然變成1%。

  王玄鬆了口氣,喃喃道:

  「也不錯,是我不知足,鍛體術非同小可,乃無數前輩心血凝聚,嗯…這麼短的時間補齊殘缺,傳出去恐怕會引發大動盪…」

  三個時辰不知不覺過去,

  窗外天色漸黑,

  王玄眼巴巴盯著推演盤,

  臉色逐漸難看。

  進度卡在了99%,

  半個時辰沒動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