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扛槍夜獨行,長嘯鬼魅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

  王玄仰頭無語,胸中憋悶。

  還好十分鐘後,

  虛擬八卦盤猛然綻放光亮。

  此時的陰煞鍛體術,已沒了殘缺標誌。

  與此同時,大量信息湧入腦海。

  廂房內沒點燭火,昏暗難辨,王玄閉目沉思,一炷香後睜眼嘆道:「原來如此!」

  王家陰煞鍛體術殘缺,正是凝煞輪之法。

  三百年前魏朝轟然坍塌,在那個動亂年代,有世家大族揭竿而起,有妖鬼趁機作亂,王家先祖也藉機闖出了「蕩寇將軍」名號。

  民間流傳大多普通鍛體術,家族秘傳威力更大,王家先祖估計特意隱去關竅,沒成想卻家道敗落造成失傳。

  王玄想了一下,將陰煞鍛體術繼續推演,隨後就關掉八卦盤。

  這玩意最好的一點,就是毫不中斷。

  俗稱,掛機!

  這次可不是彌補殘缺,而是將陰煞鍛體術推演至更高層次,想想就知道時間不短。

  王玄也不理會,提起爛銀槍踏門而出。

  鍛體術被卡了整整兩年,他一刻也不想等待。

  …………

  走出軍府,夜色已黑。

  王玄青衣戎服,扛著爛銀槍抬頭一望。

  只見月上中天如盤,周圍一輪光暈,皎潔令人心醉,整個縣城戶戶熄燈,依然可見全貌。

  王玄眉頭一皺,喃喃道:

  「差點忘了,此時剛過十五,月華正盛,雖無天賜帝流,但妖狐野鬼可是亢奮得很…」

  「不管了,天陰勾地煞,正是突破好時機!」

  想到這兒,王玄眼神堅定,闊步往城門而去。

  鎮邪軍府位於城北,需繞一條街道。

  「篤篤—咣咣!」

  「亥時二更,小心火燭,防偷防盜!」

  剛繞過拐角,便有兩名更夫緩緩走來,前方敲鑼的滿面風霜,後方打梆的眉間青澀,明顯是師帶徒。

  「誰?!」

  兩名更夫看到人影先是一驚,老者倉啷一聲抽出腰間佩刀,年輕人則掏出了信號火桶。

  待看清是王玄後,兩人才鬆了口氣,連忙彎腰抱拳:「見過王校尉。」

  王玄微微點頭:「二位辛苦,我出城一趟。」

  這世界妖鬼邪祟猖獗,朝廷自然有應對之策。

  社稷廟統管天下府君、城隍、土地,有皇家高手及佛道清貴入駐守護,鎮壓一方…

  隨著鎮邪軍府衰落,靖妖司百年前成立,既招募民間法教修行人,也有大派弟子進入歷練,專司斬妖清祟,捉拿江湖邪修…

  此外,公門亦有術法傳承,比如封刀鎮煞的劊子手、探陰巡查的打更人、管理下葬入殮的「殃師」…

  正是如此分工明確,才使得社稷安穩。

  兩名更夫眼睛微眯,拱手道:「大人小心。」

  王玄點頭正準備離開,忽然望向遠處。

  只見月光變得有些模糊,街道深處隱約傳來馬蹄與腳步聲,似有一隊人馬行至。

  但陰風瑟瑟,青石板上卻空無一人!

  三人都不奇怪,只是退後幾步。

  城隍出巡!

  馬蹄聲越來越近,後面還有窸窸窣窣怪聲。

  這是城隍陰兵,廟祝將鬼物煉化而成。

  若是前世,王玄定會嚇得汗毛倒豎,但現在他卻面色如常,反倒抱拳拱了拱手。

  本地城隍常虎,開朝鎮邪校尉,死前封地祇,死後繼續守護一方,深受永安百姓尊崇。

  不過,天下哪有兩全法。

  香火神道看似英靈不滅,實則早已被衝散意識,這位城隍常虎,如今只知道機械履行護佑城邦職責,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整整三百年…

  ……

  出了城門,王玄立刻加速。

  兩腿肌肉發力,身體前傾,斜提銀槍,每一步都橫跨兩三米,月光曠野下,如利箭飛矢。

  迎面寒風呼嘯,王玄卻熱血沸騰。

  在軍府衙門時還未體會。

  但現在,

  這種前世不曾有的速度,

  身體突破限制的暢快…

  「啊—!」

  王玄再也忍不住,長長一聲呼嘯。

  遠處,山林幽暗起陰霾…

  明月山崗上,長毛大尾巴嗖得一閃消失,鑽入洞中,白花花的人頭骨咕嚕嚕滾在地上…

  ……

  離開縣城十里,王玄猛然停下。

  他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

  清涼,溫潤,似月華洗肺。

  這裡已離開城隍守護範圍,靈炁不再有序,而是一種跳躍、靈動、荒蠻…

  不得不說,地袛守護處地氣清寧,千萬凡俗百姓得以安居樂業,但對於修士來說,遠離人煙,山野之處才更適合修行。

  感受一番後,王玄繼續向北而行。

  永安縣位於一座群山環抱盆地中,附近又有大小村莊星羅棋布,每座村莊都有土地廟守護。

  看似無序,但人族聚集地的選址自有其奧妙,似乎和風水地氣,以及封神術有關,前身也不太清楚。

  王玄要去的,便是他平日修煉之處。

  不多時,遠處出現一個山坳。

  月光下怪石嶙峋,寸草不生,似有黑氣升騰。

  這裡天然陰煞匯聚,最適合鍛體術。

  王玄平日經常來此地練功,心中沒有絲毫畏懼,三步並作兩步進入山坳。

  他扛著爛銀槍闊步而行,

  身後有乾冷陰霧漸漸升騰而起…

  呼~

  冷風吹頸。

  迷離月光下,王玄身前影子多了一道。

  多出的影子斑駁陸離,不似人形,扭動身軀搖伸出利爪,似乎想要接近,卻畏懼不前。

  啪!啪!啪!

  身後多了一個腳步聲,卻空無一人。

  王玄停下腳步,一聲冷哼:

  「滾!」

  唰!

  影消霧散,寒風打著旋離開。

  王玄不再前行,眼睛微眯看向四周。

  那怪影叫影鬼,腳步聲是吊靴鬼,都是生前開了靈智的小動物死後魂靈蒙昧,凝結煞氣而成,本能追逐陽氣。

  最愛能把趕夜路的嚇個半死,受驚致病。

  若是碰到了,罵一聲就會散開。

  王玄奇怪的是,自己早已引煞入體,這些小東西平日會本能躲開,怎麼今天就長了膽?

  事出反常,他也提起了警惕。

  然而,月光迷離,不大的山坳中一片死寂,肉眼可見的南北夾縫中連個老鼠都不見。

  當然,陰煞匯聚,活物遠離才正常。

  等了半天,山坳內毫無動靜,與往日一般。

  「難道是過路的野狐蛇靈…」

  王玄有些奇怪,但也懶得再理會。

  子時將近,陰煞最盛,萬不能錯過。

  想到這兒,他縱身一躍跳上塊嶙峋巨石,銀槍橫放,盤膝而坐,眼睛緩緩閉上。

  這裡是山坳陰煞匯聚之地,冰冷異常。

  王玄融合兩世記憶,勇猛中帶著謹慎,看似假寐,實則如彎弓拉箭,隨時可暴起殺人。

  又等了一會兒無事,才稍微放心。

  「嗷嗚——」

  山中隱約傳來狼嘯,子時到來,天地陰盛。

  巨石越加冰冷,白霜緩緩凝結。

  王玄猛然睜眼,有節律地進行長短呼吸,與此同時渾身骨節咔咔作響,肌肉繃緊收縮,漸漸與心臟節律一致。

  這便是鍛體術入門難點,控制自己身體混元一體,耗費很長時間才能掌握的技巧。

  王玄早已化作本能,引煞入體不傷形神。

  此時,明月當空,月華與地陰交匯,隨著他不斷使用鍛體術,身上竟然開始凝結堅冰。

  兵家乃殺伐之道,講究速成,豈會沒有缺點,除去壽元不長,便是這陰煞冰冷刺骨,每寸肌肉都如刀割。

  然而,王玄依舊頑強維持動作不變。

  體內陰煞濃郁到極點,漸漸開始往頭頂匯聚,屍狗魄在頂輪,代表著第一個煞輪開始凝聚。

  王玄心有所感,望向蒼穹。

  一種窺見天地的大喜悅降臨,如嬰兒初生,魚躍龍門,眼角竟然不自覺開始濕潤…

  不好,七情喜關!

  王玄猛然驚醒,固守心神,逐漸忘我。

  又過了許久,山坳陰煞沉降,堅冰散去。

  王玄緩緩睜開眼睛,嘴角滿是喜意。

  屍狗頂輪,此時陰煞聚斂成團,他原先引煞入體後身軀冷若冰霜,如今卻恢復正常。

  「哈哈哈…」

  王玄暢快一笑,縱身而起六米高,手握銀槍翻身落地,演練起了王家游龍槍。

  唰!

  槍扎一線如龍,激起寒風呼嘯。

  槍舞如月伴身,腳下飛沙走石。

  點、崩、挑、纏,奇正相合。

  攔、拿、扎、舞,翩若蛟龍。

  更奇妙的是,王玄周身一股寒風陰冷刺骨,隨著槍法演練,空中白霜飛舞,地面凝結寒冰。

  這,便是兵家鍛體第一境!

  修得屍狗煞輪,體內煞氣不再是無根之水,至此以後可煞氣離體,也能附著於武器之上。

  王玄修的是陰煞鍛體,若有人修煉火煞,造成的景象就是焦煙陣陣,烈火熊熊。

  半晌,王玄收槍而立,身影閃爍消失。

  鍛體術除去各種煞氣傷人,更能易筋易骨易髓,強橫肉身,氣力身法更進一層。

  然而他沒發現的是,

  走後沒多久,

  山坳陰煞再次凝結,

  更加陰鬱…

  ………

  次日,秋風蕭瑟,卻是個久違晴日。

  永安縣鎮邪軍府雖然破落,但卻有個好處,便是清閒自在,畢竟盜匪也懶得來這偏僻地方。

  而府軍兵丁只在月訓和有事時集結,所以平日偌大的軍府,就只有王玄和劉順、劉橫兩名隊正。

  「來了來了!」

  大清早,劉順便端著一口鐵鍋急匆匆跑進門,右手小指還勾著一個油紙包。

  「老單新宰的羊,昨個兒熬了一整宿,還有王家婆子做得油餅…」

  這大鬍子軍漢一邊說,一邊掀開鍋蓋,拆了油紙包,熱氣騰騰間香氣四溢,剛炸的油餅更是酥脆焦黃。

  正抱著石鎖煉身的張橫口水都快流了下來,咚的一聲扔掉石鎖便要過來拿,「哎呀,真香!老子就好這一口!」

  劉順揮手拍開,「去,有沒點兒規矩,快叫大人來…」

  「不用了!」

  王玄已穿好衣衫從無中走出。

  「見過大人。」

  兩隊正先是抱拳拱手,但隨後就眼睛一亮。

  劉順顫聲道:「煞氣收斂,大人…你突破了?」

  他二人也在修煉兵家術,學的是軍中通用血煞鍛體術,雖還未引煞入體,卻見多識廣,瞧出了不同。

  王玄淡然一笑:「昨夜僥倖成功。」

  「恭喜大人!」

  「大喜啊…」

  這兩貨比王玄還激動。

  他們是家兵,跟了王玄便前程與共,本以要在這鬼地方待一輩子,前途黑暗,誰知道竟會有意外驚喜。

  張橫迫不及待拱手道:「大人,若將此事告訴趙都尉,您…」

  王玄擺手打斷,傲氣道:「住嘴,本校尉豈是那種靠關係上位之人!」

  張橫眼角抽搐,和劉順面面相覷,心道:

  好嘛,你這校尉咋來的…

  王玄一看便知這倆貨在想什麼,將一塊油餅扔進嘴中,胸有成竹道:「此事不急,所謂潛龍勿用,當蟄伏蓄勢,方得元亨利貞。」

  劉順張橫懵逼:「潛…潛啥?」

  王玄哈哈一笑,「就是現在還不到時候,少廢話了,拿碗來!」

  鮮美的羊湯澆足辣油,油餅蔥香四溢。

  王玄吃得津津有味,心中一動,打開了八卦盤,臉色逐漸僵硬,手中油餅也變得不香。

  陰煞鍛體術進階推演:

  進度:0.1%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