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永安宴巡使,山村現妖蹤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三個時辰0.1%…至少需要半年!」

  王玄手指敲著書桌,眉頭緊皺。

  兵家修煉,鍛體術是根本。

  他原先策略是,將自家鍛體術不斷推演,中途若找到更好功法融入其中,因為本源不變,重新修煉也不會出岔子。

  原以為十天半月差不多,卻沒想到這麼慢。

  這還只是開始,今後的功法術法會越來越慢,他壽元不過百,這樣下去根本沒希望…

  唯一的出路,

  便是迅速增加人望!

  人望,人心所向,眾望所歸。

  需揚名立萬,需人前顯聖…

  而他前世今生,吃得了苦,受得了罪,既能一襲白衣博覽群書,又能拔劍而起斬殺敵寇。

  唯獨嘴笨,不會說奉承場面話。

  這不為難老實人嗎!

  想到這兒,王玄心有所悟,嘆道:

  「也罷,既修兵家,免不了入世,便讓我以入世之術,求出世之道,以紅塵萬物煉心,看一看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也不枉白來一場!」

  平復心情,王玄繼續查看推演盤。

  鍛體術的推演,可以等到人望等級增加再進行,更節省時間,其他法門同樣可以增加實力。

  兵家雖注重陣法,但現在手下只有劉順張橫兩個隊正能頂用,所以小三才軍陣和簡易煞器煉製法可以排後…

  想到這兒,王玄將陰煞鍛體術推演停下,換上了王家游龍槍術,計劃用一天時間測試推演速度。

  剛收起推演盤,劉順便走進了院子,抱拳道:「大人,李縣令於金玉樓設宴款待靖妖司來使,派人來請,您去不去?」

  也不怪他多嘴,之前的王玄整日蒙頭練功練兵,最討厭這種迎來送往,大多直接回絕。

  而如今,

  王玄眼神一動,「去,為何不去!」

  …………

  永安縣群山環抱,地處偏僻,既不占據水陸要道,也不是商業重鎮,在大燕朝算是下縣。

  但無論再窮,鄉紳宴請,學子交流,衙門迎來送往,也總有個去處,位於縣城十字街口的金玉樓,便是最佳選擇。

  「王大人,請隨我來。」

  王玄一襲白袍便服走進,自有店主領上二樓松竹閣,寬敞的雅閣內,已坐了兩人。

  永安縣令叫李思源,見王玄進來連忙起身笑道:「王校尉來得正好,老夫不勝酒力,今日貴客到,可要多飲幾杯。」

  大燕朝縣衙和鎮邪軍府互不統屬,雖軍府沒落,但王玄卻是七品校尉,李思遠官場老油條自然不會隨意得罪人。

  王玄微笑道:「李大人說的是。」

  李思遠雖然心中訝異王玄與平日不同,卻面色不變抬手道:「來來來,我與王校尉介紹一下,這位是陳瓊大人,靖妖司巡使,山海書院高足。」

  「見過王校尉。」

  房內另一人早已站起,卻是個身著黑袍的年輕人,五官清秀,氣度儒雅。

  王玄面色不變拱手道:「見過陳巡使。」

  同時心中瞭然,怪不得李縣令如此殷勤。

  人族儒門修士不少,道法各有不同,但都講究的是「讀書修道養正氣,齊家治國平天下」,在朝堂勢力不小。

  燕朝和南邊的晉朝隔九曲天河相望,各有文宗輩出的儒家修士聖地,山海書院、長空書院,人稱:

  「書香滿山海,文骨貫長空」。

  靖妖司巡使眾多,雖然和他一樣同為七品,但有了書院弟子身份,未來可期。

  三人落座,自有店家上菜。

  李縣令有心討好,十分熱情,「陳巡使遠道而來,在下只能略備薄酒相迎,永安縣雖地處偏僻,但這臑鱉和燒蟹可是一絕…」

  王玄也想說些什麼,於是舉起酒杯。

  畢竟,人望需要傳播。

  行走江湖,互相抬舉給個響亮字號,比如什麼「鎮三山」「及時雨」,逐漸揚名立萬。

  遊歷官場,彼此默契傳頌名聲,比如「王家才子」「軍中猛虎」,更容易名揚四方。

  即便前世,文人也常開會互相吹捧,明星見面必稱老師老師,演技好棒!

  所謂「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

  不外如是。

  然而舉了半天酒杯,

  王玄眼角抽搐,憋出幾個字:

  「嗯,吃好,喝好!」

  李縣令:「………」

  陳巡使:「………」

  「對對對!」

  李縣令連忙打個圓場:「我們王校尉為人最實在,陳巡使若不喝好,在下可不依。」

  而那陳巡使雖然年輕,但應付這地方油條官也有一套,正色舉杯道:「哪裡,在下畢竟年輕,這次全國大查,少不了麻煩二位大人相助。」

  「全國大查?」

  王玄聞言一愣,望向李縣令。

  他從前身記憶中,只有年末吏部考核,卻從未聽說過什麼全國大查。

  李縣令不動聲色舉杯笑道:「王校尉莫怪,我也是剛聞此事,陳巡使,這次朝廷為何突然巡查,也未發公文通知,莫不是有什麼…」

  陳巡使微微搖頭,「二位大人不必擔憂,這次事發突然,乃是因為西北出的一件影鬼作祟禍事。」

  「影鬼?」

  王玄和李縣令皆是一愣,那玩意兒走夜路的人都曾碰到過,除了嚇人致病,能起什麼禍亂?

  陳巡使眉頭一皺,「說來此事也是蹊蹺,那影鬼不知得了什麼機緣,竟化作精魅,更是暗中寄身奪舍了一位縣城城隍,吸收香火地氣。」

  「那縣城從此怪事頻發,可恨廟祝與地方官為保前途隱瞞不報,直至事情鬧大,影鬼已修成邪神,化身數百,寄身奪舍凡人血祭。」

  「靖妖司眾多高手圍殺,雖破了邪神本相,但影鬼分身卻逃脫,影遁於山中四處騷擾,著實難纏。」

  「不得以,太一教一位高功破關下山,建法壇,行醮事,持五雷符籙將整座山頭轟了一遍,又用淨土神咒才徹底清理。」

  「聖上大怒,才有了這次全國大查。」

  「哦,原來如此…」

  王玄與李縣令相視一望,頓時心中有數。

  影鬼不算什麼,甚至化身邪神也不算什麼,但寄身城隍,卻是壞了大燕風水,人族氣運。

  李縣令鬆了口氣,隨即拱手道:「如此大事,本官豈敢怠慢,縣衙一應人等盡歸陳巡使調用。」

  王玄也點頭表態:「軍府隨時聽候調令。」

  他們知道,這年輕的陳巡使必定帶了手下,也看不上他們這些地方守衛,不過態度卻不能不表。

  一頓小宴,賓主盡歡。

  ……

  回到府衙,王玄再次查看推演盤。

  記過令人欣喜,游龍槍術竟然已推演小半,照此速度,晚上就能完成。

  「看來王家這游龍槍術也一般…」

  王玄微微搖頭,心中卻無半絲擔憂。

  天道推演盤最不怕功法低端,既能不斷推演,也能融入其他槍法,今後怕是也要注意收集。

  不知不覺,一天過去。

  夜幕降臨之時,王家游龍槍終於推演完畢。

  王玄將《小三才軍陣》掛機後,再次扛著爛銀槍往北邊山坳而去。

  功法能夠推演,甚至直接在腦海灌輸,但練功卻不能停止,修煉本就是逆水行舟之事。

  山坳陰谷中,再次寒風呼嘯。

  一團銀光月下盤旋,時而電射如龍,時而八方落星,更有陰煞凝雪成霜,冰冷刺骨。

  游龍槍晉級後果然不一般。

  如果說之前的王家槍法,講究直來直往,殺伐果斷,如今卻多了一股回收之勢,混元鎖拿,攻防俱佳。

  王玄仔細體驗著每一招的韻味,累到極限便用鍛體術錘鍊,如百鍊精鋼淬火,不知不覺已過子夜。

  什麼朝廷全國大查,早拋到了腦後。

  別說本就是靖妖司差事,輪不著他出風頭,便是有了機會,也要有能力掌握乾坤才行。

  子時過後,王玄終於離開。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剛遠去,山頂草叢中就有兩人緩緩冒出頭來。

  「這人真有病,半夜三更跑這地方練功。」

  「嘖嘖,而且還是難纏的兵家修士,還好上次驅趕小鬼沒被發現,萬一驚了寶貝怎麼辦…」

  「不急,此人從永安縣而來,我先探探根腳,實在不行再稟報大人。」

  ……

  次日,陰雲鎖空,細雨濛濛。

  天剛亮,便有一名衙役匆匆上門,臉色驚懼慘白,「大人,石瓦村出了大事,靖妖司正在處理,李縣令請軍府出動封鎖要道!」

  「出了什麼事?」

  「小人聽說…整個村子人都死了…」

  「嗯?!」

  王玄眉頭一豎,意識到事情嚴重,不敢怠慢高聲道:「劉順,敲鐘集結人馬!」

  咚!咚!咚!

  悠揚鐘聲自府衙高處響徹全城。

  縣城早起的百姓皆是一愣,望向城北。

  「那是…鎮邪軍府?」

  「這鐘聲,有日子沒想過了。」

  「莫非出了什麼事?」

  不提百姓疑慮,城中許多漢子聽到鐘聲後,皆是手忙腳亂披甲持矛往軍府趕去。

  大燕律,選入鎮邪軍府後,尋常兵丁半農半軍,並領少許銀錢,但必須遷入城中,若鐘聲集結三刻不到者,便要挨軍棍三十。

  這種緊急集合鐘聲,最近只在去年響過,是圍捕一夥過路的山賊。

  三刻後,府軍校場。

  兩百來號人持矛站在黃土場上,雖不敢竊竊私語,隊列也算整齊,但有的滿頭大汗,有的眼神驚慌,不知所措。

  劉順整隊後抱拳道:「稟校尉,三刻已到,有四人回了鄉下老家,家人正在外求情。」

  府軍敗落,可見一斑。

  王玄深深吸了口氣:「不等了,立刻出動!」

  他沒想要軍棍立威,府軍軍費連年裁減,整個大燕朝都是這樣,堂堂府衙連匹馬都沒有。

  前身治軍已經夠嚴,但軍心渙散,豈是一個「嚴」字就能解決。

  ……

  永安縣四面環山,石瓦村就在西面山中。

  這個村子以燒磚制瓦聞名,半山梯田錯落,半山石壁被挖出了大大豁口,平日常有商旅牛車往來拉磚。

  當王玄率兵前來時,山下已有不少衙役。

  領頭的是永安縣縣尉金虎,這是個眉腳帶疤中年漢子,看到王玄連忙上前拱手:

  「王大人,靖妖司的人和城隍廟李道長正在查看,石瓦村後山便是峭壁,李縣令請您守住下山要道。」

  王玄點頭,「劉順張橫,設卡!」

  這是鎮邪府軍最常乾的活,布置倒也熟練,劉順張橫分別帶人把手要道,還有一隊應急策應。

  王玄則皺眉問道:「李道長也來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李道長便是那日給他針灸的道人,道名李守心,是太一教正式授籙的道士,同時也是永安縣城隍廟廟祝。

  如果他出馬,絕對不是小事。

  縣尉金虎看了看周圍低聲道:「今日早起有商家去石瓦村拉磚,發現整個村子到處都是死屍,被啃得面目全非,慌忙去報案。」

  「正好靖妖司的人在縣城,便前去查看,發現有倀鬼陰氣,山魈腳印,還有不少畜生痕跡,土地廟也塌了…」

  王玄眼神一凝:「永安縣,出現了妖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