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秋雨妖氛濃,急援煙火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何為妖?

  按前世的說法,

  事出反常必有妖,國之將亡必有妖。

  但在這個世界,卻是萬物生靈自有造化!

  飛禽走獸若吸收日精月華有了靈智,便會開啟修煉之道,欲修性命化形者為妖,只求肉身強橫者為怪,木石器物修煉叫精魅。

  不同於人族,妖鬼精魅彼此間廝殺掠奪更血腥,但若有強橫者壓制收攏,便會誕生妖巢、鬼穴、野神山兵。

  大燕律規定,天下各州府境內每出現一個,就要不惜代價全力搗毀!

  永安縣上次出現妖巢,還是十幾年前。

  聽到王玄猜測,縣尉金虎點頭道:「王校尉說的沒錯,靖妖司陳巡使已帶著手下尋跡而去。」

  說到這兒,他的臉色有些發苦:「這群妖物必是從其他地方遷徙而來,往日不出事,偏偏全國大查出事,還毀了土地廟,這下大家都要吃掛落…」

  王玄點頭沒有說話。

  大燕律就是如此,不管什麼原因,屬地內出事,縣衙、城隍廟、靖妖司,甚至他這沒用的鎮邪軍府都要罰薪罰俸。

  但罰薪又算什麼,一村人命都沒了…

  不知不覺中,已過了中午。

  天上依舊陰雨綿綿,

  山上不時傳來消息:

  「那群傢伙狡猾得很,竟弄了假痕跡…」

  「雨水沖淡了氣味,靖妖司失去妖蹤…」

  「李道長用靈符,被小妖引偏了路…」

  「後山搜過了,沒找到…」

  王玄拄著銀槍身軀筆挺,望著青山雨霧繚繞,忽然眼睛微眯沉聲道:「叫劉順張橫!」

  兩名隊正很快從雨中跑來,抱拳道:「大人,屬下在此!」

  王玄看了看二人,「小三才軍陣可曾忘掉?」

  劉順張橫互相看了一眼,漸漸興奮起來:「大人交代過,我倆早晚演練,不曾懈怠!」

  「好!」

  王玄點頭道:「隨時做好準備!」

  一旁縣尉金虎若有所思,「王大人想的沒錯,怕是山上有了變化,靖妖司只來了三人,加上李道長…劉成,你們幾個也做好準備!」

  他們猜得沒錯,又過了一個時辰,傳訊的衙役再次氣喘吁吁跑了下來,「二位大人,陳巡使發現了妖巢,但出了事,需要好手支援。」

  王玄早有猜測,看了看眾人,「走!」

  他和縣尉金虎算是地方治安力量頭頭。

  雖然縣衙捕頭好手不少,鎮邪府軍只有三人,但因為他的品級,所有人都不自覺跟在後面。

  上山的路濕滑陡峭,他們在衙役帶領下,翻過石瓦村一座密林山丘,眼前豁然一亮。

  這是座山壑野谷,外有密林遮擋,內有野草叢生,左側斜坡有一礦洞巷道,支撐的木頭早已腐朽,又被藤蔓遮掩,常人難以發現。

  洞外,有拖拽血跡,幾頭獠牙血紅的野豬、還有一頭腰間圍著破皮的花豹子全被分屍,血腥味、騷味刺鼻。

  靖妖司一行人正守在外面。

  此時,那年輕的陳巡使長劍出鞘,盯著礦洞,臉色難看。

  一名靖妖司灰須老者躺在地上,臉色烏青,顯然是中了毒,李道長正蹲在地上施針餵藥急救。

  靖妖司另一人則是個光頭巨漢,也不知修得那家法門,渾身肌肉鼓脹隱有銅色,握著門板大斧嘿嘿傻笑,似乎智力有問題。

  王玄先令眾人戒備守護,隨後拱手道:「陳巡使,出了什麼事?」

  陳瓊臉上已完全沒有了那日斯文,狠聲道:「妖巢便在那裡,是一個舊礦洞,我派了屬下郭鹿泉探查,他是陰門中人,修了紙人術,又能驅鬼掩藏身形,最擅探查。」

  「沒想到妖物狡猾,竟派了一條雙頭蛇怪石縫伏擊……可惜丑僧兒進不去。」

  王玄瞥了一眼那巨漢,「丑僧兒?」

  陳瓊眼中有些遺憾,「沒錯,這位丑僧兒雖生性…單純,卻天賦異稟,幼年時更是跟隨靈禪寺一位大德隱居,修的是七寶羅漢法身。」

  原來如此,王玄心中瞭然。

  怪不得陳瓊四人就敢進入妖巢,那位陰門中人自不必說,在江湖法教中出了名的難惹,什麼紙人術、過陰術、凶棺白燭鬼嫁…頗為詭異。

  而靈禪寺是南晉佛門聖地,七寶羅漢法身一聽就屬於金身法,佛門的金身法、涅槃心,和道門的鍊形煉神術一樣,都是真正成仙成佛的法門。

  有輔助,有強攻,當然敢任性。

  可惜,雖人心路滑,但妖怪套路也不淺。

  王玄不動聲色道:「陳巡使計劃怎麼辦?」

  眼下洞內情況不明,這書院出來的若是個橫衝直撞的主,那他說不得就要嚴詞反對。

  陳瓊此時倒是冷靜下來,「此洞頗為狹小崎嶇,若丑僧兒能進去,那便是萬夫莫當,我修劍道不善探查,如今只能…火攻!」

  王玄心中略微放心,點頭道:「若是山洞,恐有地下水道,不過礦洞,需得防備狡兔三窟。」

  陳瓊沉聲道:「這正是我請王大人來得原因,妖巢出口必然不止一個,煙燻之時就會全部暴露,必須分兵把守,絕不能放跑一個!」

  王玄沉思了一下,「若是分兵的話,前後左右至少要分四組,煙霧飄出便立刻堵住防守,而且若出來的是主力,便要守到其他人支援。」

  所有人都瞬間了悟。

  此時的危險性就在於,能否活著守到支援。

  陳瓊剛想說話,但看了光頭大漢一眼,臉色立刻有些猶豫:「丑僧兒雖一人便可防守,但他…我不在旁邊,怕是會跑去玩耍。」

  他心中有些不爽,此行本以為能順手破個妖巢,也算沒白來這窮鄉僻壤,卻沒想到要求助當地衙門,傳回去怕是惹同門恥笑。

  一旁光頭大漢撓了撓腦袋,嘿嘿傻笑。

  縣尉金虎和衙役們,臉色則有些難看。

  衙門雖然也有些好手,但破妖巢從來就危險無比,無靖妖司高手壓陣,若是倒霉碰到妖物主力怎麼辦?

  就在這時,李道長緩緩起身,臉色平靜道:「老道單獨可守一處。」

  陳瓊鬆了口氣,「有勞道長了。」

  王玄扭頭看了一眼,見劉順和張橫點頭,也淡然道:「我和兩名屬下即可。」

  幾名臉色發白的衙役這才鬆了口氣,他們最怕和「草包校尉」分成一組,還是和自家人一起放心。

  眼看分組結束,陳巡使眼神變得堅定:「諸位,務必不能讓群妖逃離,若進入山里遷徙,怕是又一起屠村血案。」

  說罷,從身後背囊中拿出了兩個黑球。

  這是大燕朝工部特製驅妖丸,以雄黃艾草等煉製而成,專為對付妖巢而制,一旦起煙,人族還好說,妖類根本受不了。

  只見他引火點燃,手腕一翻便嗖得一下沒入礦洞,黃白色的煙霧迅速升騰而起。

  而李守心道長也上前一步,手中突然一道黃符火光熊熊,借著劍指揮舞,口中念念有詞:

  「天道合德,日月合明,天清地寧,五嶽摧傾,回逆作順,羅列風雲…」

  「風,起!」

  周圍空氣開始流動,越來越快。

  短短時間內,谷中寒風呼嘯,細雨翻卷。

  這風來的古怪,好似憑空生出卻又傷不了人,隨著李道士劍指揮舞,一股腦灌入洞中。

  王玄眼神微眯,看在眼裡。

  這是太一教的符籙術,非是用黃紙畫符那麼簡單,而是只有正式授籙的道士才能用出。

  當然,各教派,甚至一些民間法教也有,符籙也各不相似,比如皇家的破邪銅符,陰門的綠紙白紙鬼符,其中秘密不為外人所知。

  李道士這符籙似乎有時間限制,片刻後又是一張黃符引燃,繼續駑風。

  陡然間,左側密林中起煙。

  「丑佛兒,我們走!」

  陳瓊眼神一凝,頓時騰身而起。

  光頭巨漢嘿嘿憨笑,扛著巨斧轟隆隆如熊羆跟在後面,沿途撞折了不少小樹。

  緊接著,右側不遠處土堆也冒出黃煙。

  王玄想了一下,「金縣尉,你們去。」

  縣尉金虎深深看了王玄一眼:「王大人,務必小心,此事過後,在下請你喝酒!」

  說罷,帶領七八名衙役飛奔而去。

  一邊走,一邊心道:左側距李道長近,有個高手也能照應,這王校尉雖名聲不佳,卻是個能抗事的主,至少不會躲…

  衙役們走後,正在駑風的李道長突然笑道:「王校尉,果然數日不見當刮目相看,不僅兵家煞氣突破,還臨陣不亂,頗有將門風采啊。」

  王玄面色平靜:「道長見笑了。」

  「若還有出口怎麼辦?」

  「若即若離追蹤,先殺妖王為主。」

  「嗯…善!」

  就在這時,更高一側山坡上也起了黃煙。

  「走!」

  王玄二話不說,帶著劉順張橫縱躍而起。

  他速度遠比手下快,兩腿發力,腳下土地轟然炸裂,蹦起五六米高,又踩了一顆松樹借力,飛身而去。

  山坡上,冒煙的土堆快速鬆動,一個毛茸茸的身影伴著泥土猛然竄出。

  「想跑?」

  還在空中的王玄擰腰一甩,爛銀槍頓時脫手而出,迅捷如雷。

  嘭!

  大片血霧炸開,一個手裡提著菜刀,腰間圍著腐爛獸皮的狼獾搖搖晃晃倒地,脖子上已經沒了腦袋。

  王玄剛好落地,順手抽起爛銀槍戒備。

  妖物修煉後,最開始形體不變,只會驅動煞氣陰霧迷人,比如一些黃鼠狼施展迷魂術以命換命,尋常百姓也能砍死。

  下一步,有的學人走、學人用武器,並不是覺得人高貴,而是要學人族自古未斷絕的傳承,為修習性命之道做準備。

  而有的則保持原始血性,長出鱗片護身,挖掘古老血脈神通,向凶獸巨物進化。

  這狼獾,不過是小妖。

  如果沒記錯的話,還有虎妖與山魈。

  嗖嗖嗖!

  又是三隻妖物沖了出來。

  王玄看得分明,竟是三隻頭頂長著粗糲疙瘩的狗妖,兩眼血紅,滿嘴尖牙,哈喇子左右亂甩。

  這三隻狗妖一看就是翻死人棺材,接著襲擊活人的野狗,凶煞成性,竟毫不畏懼向他撲來。

  王玄不退反進,爛銀槍橫起中平左右一抖,接著單手持槍向前咻得一刺。

  嘭嘭!

  在他前方,左右兩隻狗妖半截身軀被凍成了冰坨子碎裂,中間那隻,則徹底沒了腦袋。

  槍身一收,王玄望向洞口眼神冰冷,

  修成屍狗煞輪,這些小妖迷魂術對他無用,又只會單純野獸撲擊,在他手下走不過一合。

  就在這時,劉順張橫也趕到,手持鋼刀鐵盾護在左右,小心戒備。

  他倆同樣修了兵家鍛體術,身上一股凶煞氣,手中鋼刀更是特製煞器,寒光凜冽,能斬陰魂邪祟。

  「咦?」

  二人剛剛站好陣型,便發現不對。

  三才陣軍中最為常見,從三人小隊到千人兵馬,有十幾種變化,但總歸離不開天地人三才結陣。

  但這熟悉的三才陣,似乎發生了某種變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