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收兵石瓦匠,夜訪城隍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正在二人談話時,軍衙前門大街上,卻是出現了騷動…

  只見一群人從十字街口而來,有老有少,額頭全綁著白布條,腳步沉重,眼神茫然悲切。

  他們衣衫破舊汗腥撲鼻,皮膚是久經日曬的黧黑,雖各個體型健壯,但一看就是那種常年幹活形成的佝僂背。

  死寂如傳染一般擴散開來…

  「嘻嘻,這是去奔喪麼?」

  一名城中無賴漢蹲在街旁石階調笑道。

  啪!

  緊接著就被一耳光抽飛出去。

  縣衙捕頭劉成不緊不慢收回了手,冷哼道:「把這無賴拖回去招呼兩天,讓他曉得嘴賤的後果。」

  衙役們如狼似虎將無賴拽著頭髮拖走。

  俗話說貪官惡吏,惡吏更兇狠。

  衙役們自問不是什麼好人,平日裡刮點油水只是尋常,但見過那天慘狀,都覺得這廝該揍。

  周圍百姓也在竊竊私語。

  「這些,都是石瓦村的石匠吧…」

  「嘖嘖,聽說去府城幹活才逃過一劫。」

  「真是悽慘。」

  「哎,誰說不是呢,辛苦大半年,就等著給家裡老人孩子過個好年,誰知道…」

  騷動自然也驚動了王玄。

  他緩步而出,正好看到這群人站在了府衙門外,通的一聲全都跪到了地上。

  領頭一名老漢鬍鬚在寒風中飛舞,愴聲道:「大人明鑑,石瓦村三十二名亡鬼要參軍入伍!」

  王玄已知道怎麼回事,深深吸了口氣:「不許!逝者已矣,你們…」

  「大人!」

  一名半大少年臉色扭曲道:「我全家都死了,爺爺、爹、娘、二妞…嗚嗚,我要報仇!」

  王玄眉頭一皺:「軍府不是報仇的地方,再說,那妖巢已毀,大仇已報。」

  領頭老漢慘笑道:「大人,吾等小民所求甚少,不過一粥一飯,家人安康,如今已一無所有……而且,元兇尚未授首!」

  王玄眼神微眯:「什麼意思?」

  領頭老漢拱手道:「不敢隱瞞大人,老漢年輕時也曾走南闖北,覺得妖物突襲事有蹊蹺,便聚了所有人工錢托金燕閣打探消息。」

  「昨日得到消息,是血衣盜重現九龍嶺,驅趕妖物所致!」

  「血衣盜?」

  王玄眉頭微皺,這又是個什麼組織?

  「血衣盜!」

  旁邊正在看熱鬧的郭鹿泉一下子蹦了起來,厲聲道:「你的消息可是真的?」

  老漢愴然道:「金燕閣的消息豈會有假?」

  「真是躲著也不安生…」

  郭鹿泉先是嘀咕一句,見王玄目光,便小聲道:「王大人請移步說話。」

  待兩人進入院中,郭鹿泉才搖頭道:「王大人你也知道,靖妖司也負責對付江湖邪修,血衣盜便是榜上有名的組織。」

  「大約是百年前,天下大旱,北境黑淵冰雪長城那邊又有蠻人侵襲,戰事緊急,只得將救災糧運往邊境,以至天下災民百萬,易子而食者不計其數。」

  「其中對錯暫且不表,卻是有一夥江湖邪修,得了煉人丹的外道法門,自此聚眾呼嘯而起,不僅打家劫舍,還靠食人修煉,可謂人魔。」

  「旱災結束後,近名萬血衣盜逃入深山,吃人也吃妖,朝廷數次打擊後銷聲匿跡,沒成想這又現了行蹤…」

  說罷,一臉苦澀搖頭道:「老頭本想著趁機休養些時日,現在還是儘早傳回消息吧。」

  說罷,拱了拱手出門而去。

  封神術,血衣盜…

  看來這個世界遠比前身知道的要危險啊。

  王玄微微搖頭,隨後走出門外,掃視了一圈沉聲道:「既然你們已無家可歸,那便准許加入軍府,不過本官有言在先,熬不住的一概淘汰!」

  「謝,大人!」

  老頭帶著一群老少齊齊拱手。

  ………………

  白日一場大風,夜晚滿天星斗。

  王玄罕見沒去修煉,一人坐在房樑上喝酒。

  他以前很奇怪,為什麼古人喜歡到房樑上喝酒,難道純粹為裝逼?

  現在明白了,在這個沒有網絡娛樂喧囂的世界,那沒有污染的純淨星空著實迷人。

  當然,也有其他原因。

  軍府罕見的熱鬧了起來。

  石瓦村三十多人、原軍府兵丁庶子七人,將側院占得滿滿當當。

  那側院年久失修,但石瓦村人都是石匠,這點手藝活不在話下,托劉順買了些木頭泥漿,半日工夫就將整個院子收拾妥當。

  屋頂露瓦全被換掉,倒塌院牆全被修補,院中雜草拔得一乾二淨,還順手鑿了些石鎖,把劉順樂得眉開眼笑。

  側院支起了兩口大鍋,火光四溢。

  一口用來燒水,石瓦村的漢子們換掉騷臭破衣,大冷天的在院中洗漱,個個都是肌肉棒子,基情四射。

  一口用來煮粥,金虎剛送來的補給剛好派上用場,大肉片和蘿蔔燉的稀爛,香氣四溢,還有死面烙的一張張大餅。

  張橫囂張的聲音最為響亮:「都給老子好好吃,今天你們是災民,明日就是一個兵,別說什麼報仇的屁話,打不過就往死里練,打得過就干他娘得!」

  「干他娘的!」

  一個個粗壯的聲音響徹夜空。

  王玄一聽,啞然失笑。

  剛來這個世界,他還時常嚮往那些傳說中千年大教山門,但如今,覺得還是軍營更適合自己。

  不過若想練兵,靠上次剿妖巢賣的那點銀子,還真支撐不了多久。

  這些兵丁,至少要等到引煞入體,熟悉陣型,才能發揮作用,在此之前,還要看自己手段。

  想到這兒,王玄心中一動,騰空而起翻出院牆,往城南走去。

  ……

  畢竟是下縣,永安城並不大。

  不多時,王玄便到了城南,眼前赫然一座兩進的道廟,飛檐斗拱,古木森森,正是永安城隍廟。

  此時廟門打開,透過廟門可看到院內香爐和大殿燭光,兩名面容清秀小道童正站在門口。

  見到王玄,二道童也不驚慌,反倒對著他微微搖頭,示意先別說話。

  原來是城隍出巡的時間…

  王玄心中瞭然,默默站在一側。

  沒一會兒,街上再次響起馬蹄聲、窸窸窣窣腳步聲,伴著陰冷寒風呼嘯而過,進入城隍廟。

  兩名小道童急匆匆地跟了進去,先是將永安城隍常虎神像座下一排黑陶罐封住,又貼上黃符才鬆了口氣。

  王玄看得清楚,也不詫異。

  那是城隍陰兵法壇,由廟祝李道長抓住厲鬼煉化而成,成為常虎座下兵馬,專門對付出現在城中的孤魂野鬼。

  做完這些,一名小道童才急匆匆跑來,行了個道禮,「無量太上天尊,王校尉夜間來訪,可是有何急事?」

  王玄微微點頭:「本官聽聞李道長今日歸來,前來拜訪。」

  道童稽首:「王校尉請隨我來。」

  二人從側郎繞過大殿,來到後院側廂房,只見屋內檀香淼淼,道士李守心正拿著一桶竹簡觀看。

  見到王玄後,他似乎也不意外,先是命道童奉上茶,隨後淡然笑道:「王校尉,老道這青田茶乃是彩霞山上獨有,仙鶴撒種,老猿採摘,別有一番韻味,還請品鑑。」

  王玄喝了一口,只覺清涼之氣伴著茶香直沁心脾,忍不住點頭道:「好茶,李道長似乎料到我要來?」

  李守心微笑搖頭:「自我回來後,便聽得打虎英雄之名,又見軍府變革,便知校尉靜極思動,卻沒想到第一個找的,是老道。」

  王玄沉聲道:「不瞞道長,我欲振興府兵,掃蕩周圍群山邪祟,杜絕日後出現類似石瓦村事件,需要道長借一些尋妖搜靈符。」

  李守心沉思了一下,既未答應也未拒絕,反倒望向窗外,「王校尉,可敢與我夜遊山林?」

  這老道…嘰嘰歪歪想做什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