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王校尉改制,鍛體術之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重振鎮邪軍府?」

  縣令李思源先是一愣,隨後腦子瘋狂運轉。

  這王校尉難道腦子還不好使?

  不對,這傢伙想使壞!

  李思源頓時想到了同僚間一些風聞:

  有鎮邪校尉養賊自重,攔路收稅…

  有的軍府勾結豪紳私開礦山…

  更有甚者投入豪門,極其囂張…

  好嘛,反倒給老夫挖起了坑,不過朝廷對於軍府態度猶豫,自己也無法拿捏。

  想到這兒,縣令李思源頓時尷尬一笑,「這個,其實事情也沒那麼糟,此事就此作罷,不提了,不提了。」

  王玄微笑搖頭:「李大人莫慌,本官確實是要重振軍府,非但不會胡作非為,還要將清理妖祟之事一併攬下!」

  「哦?」

  李思源來了興趣:「王校尉計劃怎麼做…」

  …………

  立冬,天時轉陰,萬物皆收藏。

  這是個享受豐收、休養生息的時節。

  往年每到此時,永安縣都會舉辦廟會,感謝社稷保護,糧食豐收。百姓串鄰訪友,喝點小酒。鄉紳們更是會大擺宴席,請個戲班給村里唱戲。

  然而,石瓦村的慘劇卻似陰雲揮散不去。

  全縣十六個村皆是人心惶惶,日夜派人巡邏,謠言四起,不少人想要逃往府城避災。

  就在此時,王玄「打虎英雄」名聲漸起。

  有人在酒館繪聲繪色描述,將那虎妖說成有三層樓高,其中過程驚心動魄,好似親眼見到…

  有打更人描述王玄每晚都去練功,槍法神鬼莫測,滿山妖孽都嚇得心驚膽戰…

  「王校尉嘛,我可是知道!」

  街上七姑掐著腰說道:「人家祖上可是蕩寇將軍,練功勤快的咧,你們這幫傢伙狗眼看人低。」

  縣裡老夫子對學生撫須感嘆:「易云:幹父之蠱,小有悔,無大咎。」

  「王校尉以前不過是為重整家族名望,雖有小挫折,但為何要苛責呢,如今才應了否極泰來之象啊…」

  不得不佩服李縣令手段,短短時間讓王玄名聲調轉,更是讓人心暫時安穩。

  就在這時,軍府也貼出告示:

  即日起,若有意退出軍府者,立刻放籍,且縣城房產可自行保留。

  另,王校尉有感縣境不寧,計劃重新招攬府兵,平日不得擅離軍府,傳授兵家鍛體術,薪餉三倍發放,違紀者軍法處置…

  看到第一條,不少人便歡欣鼓舞。

  實則是開朝時落下的病根。

  當初招收府兵,雖半農半兵,但平日不得擅離縣城,軍鍾集結三刻即到,可於縣城分配房產暫住。

  當時天下初定,野外山林邪祟眾多,能在縣城安居十分吸引人,招收了不少勇猛悍卒,才有鎮邪軍府一時輝煌。

  而如今,反倒成了桎梏。

  「想退出府兵?先交房再說!」

  「可那房子已過百年,家中世代修葺…」

  「不管,先交房子再說!」

  「大人,小人那房子早已賣掉,用銀子…」

  「不管,先交房子再說!」

  總之,如今的府軍多是當初老兵後代。

  隨著府軍敗落,薪餉裁剪,想退出者眾多,但若退出,真如割肉一般,還要欠下不少錢。

  軍府家屬們也有應對之策,或是家中老邁之人,或是花錢請人代替,也是府軍戰力銳減原因之一。

  如今王玄放話,怕是多半會走。

  當然,也有人注意到了後面告示。

  「王大人這是要練精兵啊…」

  縣尉金虎對著手下捕頭感嘆道:「就憑朝廷撥下的銀子,王大人怕是要白忙一場。」

  「不過那身手卻不是假的,你們以後見著要恭敬些,說不定哪日就要求人家幫忙。」

  「是,大人。」

  …………

  軍府衙門,後院廂房。

  聽得前面一片雜亂,王玄安然自若,翻看著手中一本《大燕搜山圖》,仿照前朝大魏《妖異幽冥志》,記載了至今發現各類妖鬼精怪。

  而在他面前,天道推演盤正在顯現。

  目前可推演法門:

  兵家陰煞鍛體術

  王家游龍槍術(蓄勢一擊)

  小三才軍陣(如臂指使)

  簡易煞器煉製法(爆裂符箭)

  目前人望:略有薄名。

  沒錯,這段時間他將除去鍛體術的幾門術法全推演了一遍,王家游龍槍術更是二次推演,也出現特殊效果。

  蓄勢一擊:在對敵中積蓄力量,發出致命一擊,蓄勢越久,攻擊越強大。

  如臂使指:將煞氣干擾心神力量用於控制軍陣,由軍陣主帥牽引攻勢,進退由心。

  爆裂符箭:用於製作特殊箭頭,可容納煞炁,擊中後產生爆裂效果。

  這三個特殊效果都不錯。

  蓄勢一擊可作為近戰殺招。

  如臂使指讓軍陣威力大增。

  他家傳的簡易煞器製作法,只有修補普通煞器之法,頂多維修一下府兵制式煞器,破損嚴重也沒辦法,誰曾想竟推演出爆裂符箭之法。

  這下大招、光環、遠攻都有了!

  更令他驚喜的是,人望剛剛發生變化,由默默無名,成了略有薄名。

  李縣令,真是幸運星啊…

  王玄心中歡喜,將視線望向陰煞鍛體術。

  他發現,自己實際上走了個誤區。

  鍛體術推演,即便以如今人望,也要數月。

  自己如今屍狗煞輪剛穩固,想要積累突破,再快也到了明年,家傳陰煞鍛體術能修到三層吞賊煞輪,目前足夠用。

  而想要增加威力,卻有另一種方法:

  融合!

  沒錯,天道推演盤不僅能推演下一步功法,還能以一種功法為主,融合其他功法優點。

  向上融合自然艱難,但向下卻必然輕鬆。

  想到這兒,王玄拿起一本簿冊:血煞鍛體術。

  這是大燕軍中流傳最廣的鍛體術。

  本來兵家鍛體術需要引天地煞炁鍛體,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於是三千年前楚朝兵聖李援創下血煞鍛體術,推廣全軍,短短時間便聚集百萬熊羆鐵軍,結束亂世。

  那位李援是歷史記載,唯一一位力斬陽神地仙凡人,世人皆稱「白虎兵聖」。

  當然,也是前朝大魏開國君主。

  總而言之,這血煞鍛體術乃是通過嚴苛鍛鍊,激發自身血脈凶煞之氣,雖比不上天地煞炁威力,卻簡單易懂,人人可修。

  王玄前身有自家傳承,自然看不上這種大路貨,不過再差也有其優點,必能助陰煞鍛體術更上一層!

  想到這兒,王玄開始翻閱手中圖冊。

  仔細揣摩,認真背誦…數分鐘後,天道推演盤列表赫然出現新的選項。

  看來,只需完整記下就可推演啊!

  王玄心中激動,這又是個好消息,看來今後對於各類功法秘術收集,也要多上點心。

  然而緊接著,他便發現不對。

  下方顯示:血煞鍛體術(殘)

  竟然是殘本!

  這圖冊千百年來流傳軍中,從未遺失,為何會是殘本?

  難道……

  王玄想起史書上一段記載:大魏元武九年,魏帝以謀逆誅殺大將一十三人,改制軍隊,奉道門玄天道為國教。

  看來其中,怕是不少隱秘啊…

  這血煞鍛體術原本估計威力不小,如果繼續推演說不定能溯本回原,不過現在還是先增長自身實力為好。

  想到這兒,王玄毫不猶豫選擇融合。

  嗡嗡嗡…

  人望提升後,推演盤轉動明顯順暢不少,血煞鍛體術選項消失,提示融合進度0%。

  王玄也不在意,還是老方法,用一天時間測試速度,如果實在太慢立即終止。

  「大人…」

  剛將推演掛機,劉順便急匆匆從前院而來,拱手抱拳,臉色有些難看:「登記放籍者已全部辦理完成,軍府二百人,留下者…七人…」

  「哦,竟有七個?」

  王玄端起茶杯悠然喝了一口:「倒是有些出乎意料,都是些什麼人?」

  他放出的告示,有心人立刻可以猜出,是要清理濫竽充數者,隨後訓練悍卒。

  以軍府如今狀況,怕是沒多少人願意留下,七人已經令他意外。

  劉順回道:「都是城中庶子。」

  原來如此…

  王玄頓時瞭然,庶子無法繼承家業,估計也是在賭,若他真能兌現承諾,當兵也是一條不錯選擇,至少比給人幫閒當傭工好。

  「可有前來報名者?」

  「目前還沒有。」

  「不急,七人暫且就夠了…」

  王玄望向窗外,眼神平靜。

  對他來說,賺錢是重要,沒錢練不了兵,但更重要的是演練兵家之術,護佑一方。

  賺錢很難?

  大不了去搶靖妖司生意,也不辱沒軍府「鎮邪」二字名頭。

  人數少?

  前世曾有一軍隊,人數同樣少,但鎧甲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名為「陷陣」。

  他計劃做的,就是先讓這麼一隻隊伍出現在此世界,不過敵人換做了妖魔鬼怪,江湖邪修。

  他要讓世人知道,兵家修行,亦有無限精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