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郭鹿泉獻策,李縣令謀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嘿嘿嘿,郭老兄…」

  張橫臉皮最厚,剛剛還凶神惡煞,如今卻一臉討好湊到了旁邊,「有啥門路,給說說唄。」

  沒成想,這老頭竟拿捏起來。

  「哎呀,老夫受傷躺了一天,連口熱水…」

  「這就給您倒!」

  劉順急匆匆端來熱茶。

  「這院子裡怪冷的…」

  「我來我來。」

  張橫搶著給老頭鋪上毯子。

  郭鹿泉滿足地喝著口熱茶,渾濁眼睛一瞥,瞄向掛在架子上的妖虎鞭,「還有那個。」

  張橫這下不樂意了:「你要那玩意兒幹啥,這麼老了還色心不滅?」

  郭鹿泉嘿嘿冷笑道:「老夫修習陰門術法,最需這東西平衡陰鬼之氣,曉得十七種方子。」

  「再說,你也不去打聽打聽,府城哪家窯子不曉得我鹿老的名聲。」

  「嘿,我特娘…」

  張橫正要爭辯,被王玄揮手制止。

  王玄平靜地望著郭鹿泉:「若說得在理,這東西就歸你了。」

  靖妖司除去陳瓊那種名門子弟,就屬各種江湖術士多,陰門中人又遍及大江南北,知曉的鬼門道顯然不少。

  區區一個妖虎鞭而已,解決軍府困境更重要。

  「王大人敞亮!」

  郭鹿泉老頭嘿嘿一笑:「要我說各位是守在寶山不自知,老夫走南闖北,見過不少軍府撈錢,無非上中下三策。」

  劉順眼睛一亮,「還有三策?」

  「這下策麼…」郭鹿泉似笑非笑道:「無非兩種,一是剋扣糧餉,或者虛報人數,朝廷撥下的銀子全裝自己口袋。」

  「二是養一夥盜匪,平日裡收取過路商稅,有事沒事假裝剿匪,惹不起的放過,惹得起的刮一層油水,反正大傢伙都心知肚明。」

  劉順恍然大悟,「哦,我就說嘛,上次去府城送帖子,李疤臉那窮鬼突然有了錢,原來是幹得這種陰私買賣!」

  張橫搖頭道:「這條不行,我家大人絕不會剋扣軍餉,更別說養匪自重。」

  郭鹿泉看了一眼面色冷肅的王玄,微笑道:「怪不得我們陳大人說王校尉是謙謙君子,想要請您入靖妖司。」

  「至於中策很簡單,就是借著軍府的名頭做生意,派人護送商旅、用兵丁修橋挖道、最賺錢的莫過於參股商家挖掘礦山,畢竟野外危險,需要人守護,有的縣軍府已擴充到千人,朝廷的那點銀子連喝茶都不夠…」

  「擴充到千人?」

  王玄眉頭一皺,敏銳注意到不對勁,「如此一來,軍府豈不成了私人武裝,朝廷難道不怕釀出禍患?」

  「禍患?」

  郭老頭樂了,「大人,朝廷從不怕這些。」

  「中央有御林、龍武、驍衛鐵騎,俱是皇族子弟統領,高手如雲,兵精將廣,各個配備煞器軍獸,一旦結陣衝擊,便是民間百年教派,也挺不過一個回合,更別說那凶勢滔天的邊軍。」

  「再說,若是軍府叛亂,朝廷根本不用召集大軍,只需一名太一教高功下山,祭起五雷法壇,便能輕鬆摁死!」

  「朝堂上的大人們對於這些事心知肚明,只需維持地方穩定安寧便可,通常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也是軍府餉銀連年裁減的原因。」

  原來如此…

  王玄恍然大悟,這個世界個人武力太過強悍,地方軍府能有多大能耐,朝廷只需抓住高端力量便可。

  想到這兒,王玄心中湧上不少念頭,繼續問道:「多謝指教,那上策呢?」

  郭鹿泉悠閒地摸著鬍子,「這上策,便是投靠世家大族,去往邊軍掙一份功名,若留在軍府,一輩子頂多是個都尉,待年老氣血衰弱,馬上就會被新人頂替。」

  劉順和張橫沒有說話,眼巴巴望著王玄。

  他們知道此事重大,下策不用說,中策上策該怎麼走,也決定了未來命運。

  王玄默默沉思了一會兒,擺手道:「此事不急,先掙些銀子再說。」

  實際上,心中已做好決定。

  他又不是大燕朝忠臣良子,更對當世家大族鷹犬沒有絲毫興趣。

  如此一來,反倒能放手施為。

  ………

  經人提醒,王玄心中雲散霧開。

  要說他此時困境,無非是軍府衰落,困於此地,默默無名使得兵家修行推演困難。

  郭鹿泉所說下策上策,要麼為禍一方,要麼成為大族附庸,都不在考慮範圍。

  至於中策…

  掙錢、強軍、揚名、推演術法,完全能形成一個閉環,卻是最適合他。

  只是該如何開始呢?

  頭緒還沒理清,次日剛過晌午,縣尉金虎卻是上了門…

  「慢點,把東西放這這兒。」

  金虎領著幾個腳夫抬了一堆東西:兩扇豬肉、兩扇羊肉、米麵菜油、蘿蔔茭白…滿滿當當放了一院。

  王玄疑惑:「金縣尉,你這是…」

  金虎哈哈一笑抱拳拱手道:「王大人,這不馬上立冬了嗎,我與李大人商議了一下,將妖巢收穫取出部分,給軍府的兄弟們弄些節禮。」

  王玄搖頭,「妖巢收穫軍府已得一半…」

  「不,大人聽我說!」

  金虎神色變得鄭重,「那日圍剿妖巢,別人不知,我卻曉得大人照顧,若是對上那妖虎,縣衙人手怕是會折損大半。我老金江湖出身,雖入官府,但義字當頭不敢忘。」

  說罷,嘿嘿一笑:「再說…今後怕也少不了麻煩大人。」

  這才是真話吧。

  王玄搖頭一笑,「那就卻之不恭了。」

  他那日露了底,凝聚屍狗煞輪在這偏僻永安鎮已是高手,金虎明顯是來燒冷灶。

  送完禮,金虎才提及正事:「王大人,李縣令請您到縣衙,有要事相商。」

  ………

  永安縣衙門,後堂。

  說實話,前身並不是個合格校尉,一心蒙頭練功練兵,只想著立個大功進入貴人視線,隨後離開永安這鬼地方,和縣衙很少來往。

  雜役奉上茶後退出,縣令李思遠臉色立刻變得有些發苦,「王校尉,眼下永安縣局勢動盪,你我可要共克時艱啊。」

  王玄不急不慢喝了口茶,「李大人請明示。」

  李縣令嘆了口氣道:「妖巢一事,本就是天降橫禍,但若牽扯到封…那東西,老夫也沒了招,只能聽天由命,看上面怎麼說。」

  王玄點頭,忽然眼神一動,「若出事的不只是咱們永安呢?」

  「王校尉的意思是…」

  李縣令先是疑惑,緊接著額頭滲出冷汗:「若真是那樣,便是天大的禍事,不過卻與咱們無關……不說了,王校尉,此事不是咱們能摻和!」

  見王玄點頭,他才鬆了口氣,繼續道:「眼下卻是有一樁麻煩事,石瓦村遭災,永安縣必定人心惶惶,需安撫民心才不會生亂。」

  王玄看了這滑頭一眼,「李大人必是已有了對策,直接說便是。」

  李思遠微微點頭道:「本官確實有一計,不過需王大人配合才是。」

  「剿滅妖巢,雖說是靖妖司住持,但王校尉斬了那兇猛虎妖,亦是大功一件。而且靖妖司衙門只在府城有,山高路遠,百姓心裡也不踏實。」

  「本官的意思是,將王校尉斬虎妖一事大力宣揚,永安百姓知道有你這打虎英雄坐鎮,必然人心安定!」

  說罷,得意洋洋摸了摸鬍子。

  王玄差點一口茶水噴出。

  打虎英雄?我還武松咧…

  怎麼做縣令的都用這手段…

  王玄倒無所謂,他最不怕的便是揚名,不過腦中卻是一道亮光閃過,沉思道:

  「既然李大人如此說,王某配合就是,但虛名撐不了一時,若再出現幾次妖邪作祟,恐怕到時局面更糟,本官名聲也算臭了大街。」

  這傢伙怎麼變聰明了…

  縣令李思源訕笑道:「撐一天算一天嘛,王校尉有何妙招?」

  王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很簡單,本官計劃重振鎮邪軍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