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銀槍破迷霧,祁隆訴秘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滾!」

  煙霧中殺機剛湧現,王玄便抖肩銀槍瞬間刺出,一點寒芒正中探出的屍爪。

  鏘!

  槍尖與屍爪相撞,竟然發出金鐵聲響。

  王玄只覺一股巨力傳來,槍身順勢後收,不退反進扭腰一抖,便是數十道槍影傾瀉而出。

  叮叮叮!

  一連串火花四濺,屍爪再次縮回煙霧。

  「咦?」

  煙霧中傳來詫異的聲音,飄忽不定,「王校尉竟突已凝聚煞輪…怪不得如此囂張,不過想逞威風還差了點。」

  短短時間,紅白煙霧已將他們全部包裹。

  這煙霧雖無毒霧腥臭,卻能遮掩視線,再加上月光也被遮擋,周圍頓時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

  「哈哈哈…」

  黑衣人的聲音忽左忽右,「一個兵修而已,剛剛凝聚煞輪…趁早退去吧,免得丟了小命!」

  他說的沒錯,兵修凝聚煞輪,比不上煉精化炁的修士,而且手段單一,對上江湖各種詭異術法,也很吃虧,靠的是軍團作戰。

  然而,王玄卻懶得理會這廝。

  兩世記憶讓他多了狠辣脾性,平時還好說,一旦對敵就會動用全部精神分出勝負。

  這霧,應該是某種障氣。

  若有巽風之類符籙術法,或凝聚第二煞輪可破。

  但現在身無長物,只能智取…

  黑衣人見王玄防守嚴密,也閉上了嘴。

  他的目的只是言語干擾,又不是真愛臨陣聊天。

  咻咻咻!

  黑暗中猛然響起呼嘯聲,王玄心中警兆突顯,拽著身旁白三僖閃身躲避。

  三根飛鏢貼著身子飛過。

  隱約有腥臭之味…

  毒鏢!

  王玄顧不上感嘆江湖險惡,扭身就是一記回馬槍,扎向突襲而來的惡風。

  可惜,對方也只是虛晃一記,繼續隱於黑暗中,如惡狼般窺視。

  是個難纏的對手…

  王玄眼睛微眯,隨即翻動手腕,將爛銀槍舞成圓月,叮叮噹噹連續磕飛了數記毒鏢,陰煞之炁更是讓四周寒霜凝結。

  毒鏢不再飛出,王玄依舊舞動銀槍。

  濃霧中,黑衣人嘴角露出一絲嘲諷,這草包校尉果然是個愣子,看你有多少氣力…

  咔嚓!

  腳下一聲脆響,原來地面不知什麼時候已結了層薄冰。

  黑衣人心中一驚,連忙後退。

  然而已經遲了,一點寒芒刺破濃霧而來。

  黑衣人躲閃不及,連忙伸手阻擋,隨即便發出劇烈慘叫。

  煙霧散去,爛銀槍已刺穿黑衣人手掌,又透過肩部,將其死死釘在一棵樹上。

  游龍槍術特殊能力:蓄勢一擊!

  王玄右手握著槍尾,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只見那黑衣人雖為人身,卻長了兩隻殭屍手爪。

  旁邊老頭白三僖也抹了把額頭冷汗,驚呼道:「大人,這傢伙肯定是個邪修!」

  「我不是邪修!」

  黑衣人生命頑強,竟還未死,口角噴血急促求饒道:「王校尉,饒命,我是靖妖司的人。」

  「靖妖司?」

  王玄眼中殺機未減,「靖妖司的人不跑去捉妖,還敢對本官下死手,更該殺!」

  「別別,我認識郭鹿泉!」

  「本官與他不熟。」

  「白銀三千兩買命!」

  「三…千兩?」

  王玄停下了手,眼神有些玩味:「靖妖司,這麼賺錢?」

  黑衣人用另一隻手艱難扯下面巾,露出微胖中年人面孔,慘笑道:「靖妖司那點錢夠幹個屁,這是在下做私活的積蓄,先讓我療傷,什麼都好談。」

  王玄眼睛微眯,「好!」

  說罷,銀槍抽出,黑衣人倒在地上,連忙摁壓穴道之血,撒藥粉、吞藥丸,異常熟練。

  王玄站在一旁也不著急,他從剛才就發現此人不對,既認識自己,又故意變換嗓音,顯然心中有鬼。

  原來是靖妖司人做私活,不想露了身份,畢竟一名校尉失蹤,朝庭肯定會嚴加追查。

  山坳中羊皮襖老少見黑衣人落敗,也是嚇了一跳,看樣子想跑,但又猶豫不定。

  黑衣人此時已處理完傷口,扭頭對著下方喊道:「你二人繼續,莫錯過時辰,這裡我來處理!」

  說罷,扭頭對著王玄露出個難看笑容:「王校尉,都是混口飯吃,江湖規矩,老夫認栽。」

  「說說吧,怎麼回事?」

  王玄將銀槍插在地上,面無表情望著對方。

  實際上,他心中早已震撼。

  鎮邪軍府兵丁年俸七兩,

  他年俸三十五兩,

  軍府整年費用也才兩千兩。

  三千兩,這廝憑什麼這麼有錢?

  比起下方不明寶物,他現在對這傢伙的掙錢門路更感興趣。

  微胖中年人被王玄盯得發毛,乾笑道:「王校尉莫怪,在下也是機緣巧合才知道你的名字。」

  「在下祁隆,任靖妖司并州道府衙巡衛,這次是接了私活來取這地陰珠,因校尉你經常來此練功,不得已才調查了一番,原以為你今晚不會……」

  說到這兒,祁隆一聲哀嘆,「罷了,此事不提。王校尉,這地陰珠雖然珍貴,但卻不值錢。實不相瞞,在下要用其釣一尾熱泉靈魚,必須趕在下月十五之前完成。」

  「王校尉放心,地陰珠用過後雖有破損卻不傷品相,今天就算不打不相識,明天就讓人奉上三千兩,而且地陰珠隨後亦可歸還。」

  條件雖然令人心動,但王玄心中卻生出懷疑,眼睛微眯,「你莫不是在騙我?」

  「絕不欺瞞!」

  祁隆看了看後方,眼中滿是焦急,「王校尉,在下一會兒做人質都行,你千萬不可下去驚擾。」

  「地陰珠今日便是孕育之時,若是錯過,便會化作精魅逃入山林…」

  正說著,下方山谷陡然生出變化。

  只見山坳上空陰煞黑氣似乎被月華侵染,竟然生出點點微光,隨後盤旋呼嘯,如漏斗一般盡數沒入巨石中。

  白三僖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喃喃道:「這是靈物本能在修煉啊,老漢年幼時曾見過一荒林鎮墓石獸,也是這種景象,師傅說其百年後便會化為靈物…」

  躺在地上的祁隆聞言眼神微動,不知在想什麼。

  王玄則默默無聲,觀看眼前奇景。

  前身自小苦修,隨後便托關係得了這校尉之職,雖粗通文墨,但武夫家裡又能有多少藏書。

  這幾日所見所聞,無論是李守心口中的朝堂隱秘,還是白三僖所言江湖詭術,亦或眼前這靈寶精魅,都遠超他想像…

  隨著巨石收斂陰炁,下方羊皮襖老少也迅速忙碌起來,不停擺弄那木棍陣法。

  「憨娃,左三右七,斷地炁…」

  「是,老爹。」

  「上五下六,隔月華…」

  「好咧!」

  那巨石自收斂陰炁後,便嗡嗡震動似乎要爆裂,但隨著一老一少翻騰縱躍擺弄陣法,巨石也漸漸安靜下來。

  「成了!」

  祁隆雖然負傷虛弱,但眼中卻滿是喜悅,見王玄疑惑解釋道:

  「這二人是在下請來的幫手,雖功夫一般,但最擅長尋靈憋寶。」

  擅長尋靈?

  王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