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軍府匪氣濃,尋找探妖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怪不得人言馬無夜草不肥。

  王玄心中感嘆,自己之前還發愁維持軍府費用,發愁使用搜妖靈符得不償失。

  一夜之間,全有了眉目。

  三千兩銀子,足夠軍府開銷到明年中旬,還能置辦些家當。

  當然,僥倖中亦有必然。

  若不是經常與此地修煉,若不是官職令對方忌憚,若不是槍術進步穩壓對方一頭…

  恍惚之間,王玄有種明悟。

  這天地萬物,朝堂江湖,各有各的規矩,又何其不是一個個戰場,進退之間,勝敗之間,都是修行。

  兵修之道,又豈止是打仗那麼簡單…

  與此同時,下方依舊在忙碌。

  只見那羊皮襖老少迅速撤去陣法,嗖得一下蹦到巨石之上,手中鐵刺砰砰砰扎出一連串凹痕,又依次插入鋼釘。

  白三僖老漢眼睛一亮,「是開石之法,手腳倒也利索。」

  祁隆眼見成功,也鬆了口氣,「木石成精,無不依託於天光地氣,如今過程打斷,就只能結成靈珠。」

  說話間,那一對老少便以掄起錘子依次敲打鐵釘。

  叮叮噹噹連續不斷。

  嘩啦啦!

  巨石猛然裂開,竟如刀削般整齊,大片陰寒之氣噴涌而出,周圍迅速結滿冰霜。

  「快,拿玉盒!」

  羊皮襖老漢一聲厲喝,少年便從懷中取出玉盒衝上去,小心翼翼將某物撞了進去。

  一番操作眼花繚亂,即便王玄不懂,也看出兩人是其中好手。

  「祁先生,您的東西。」

  羊皮襖老漢小心翼翼將玉盒放在原地,戒備地瞥了王玄一眼,隨後拱手道:「此事已了,我師徒就此告辭。」

  王玄眉頭一皺,朗聲道:「二位,暫且留步!」

  下方老少嚇了一跳,噌地一下抽出腰間鐵刺,「你想幹什麼?!」

  這麼謹慎…

  王玄有些無語,「二位勿要多心,只是有些東西想向你們打聽。」

  羊皮襖老漢臉色變得難看,也不搭理王玄,而是看向了祁隆:「祁先生,莫壞了規矩。」

  地上祁隆也連忙道:「王校尉,讓這二人走,他們這一脈謹慎得很,若是出事,必然有人暗中報復!」

  又是所謂的江湖規矩…

  王玄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羊皮襖老少一拱手,便二話不說離開,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二人離開後,王玄對著白三僖點頭道:「我在這兒看著他,你去將那玉盒取來。」

  地上祁隆苦笑一聲:「王校尉是怕我賴帳,放心,我祁隆不是輸不起的人。」

  王玄沒有搭理,默默看著那山坳中陰煞之氣逐漸減弱,顯然今後已不適合修煉。

  他前世吃過太多的虧,看人只觀其行,不聽其言。

  三千兩銀子,還有地陰珠…

  敢騙人,就活埋了他!

  ……

  一夜折騰,回到永安城時已是寅時。

  軍府內已點起燭火,嘈雜一片。

  張橫依舊敲著鑼怒吼:

  「快起來,一刻後校場集合!」

  「累?累就對了,都是苦漢子,能拼的只有一股氣…」

  「別跟個娘們兒一樣,這裡不要廢物!」

  野蠻,說實話太野蠻。

  但在這個世界,凡俗百姓要想活的好,只有拼命,只有將自己先變成野獸。

  「王校尉治軍果然嚴謹。」祁隆喘著粗氣笑道。

  雖已處理過傷口,但從北山一路行來,左肩又滲出血印。

  王玄眼神平淡:「你在恨我?」

  祁隆莫名心中一寒,「不敢不敢。」

  「恨也無所謂。」

  王玄看了看手中銀槍:「人生在世,豈能不招人恨,他人之恨,於王某不過瑩瑩鬼火。」

  說罷,提槍闊步踏入軍府。

  「劉順!」

  「在!」

  「白三僖今日免去訓練,還有,這位靖妖司大人欠咱們三千兩,好好伺候著。」

  「啥?!」

  …………

  日上三竿,祁隆幽幽醒轉。

  昨晚一番勞累,處理完傷口後再也支撐不住,昏睡過去。

  剛睜眼,便看到一雙血紅眼睛。

  原來是劉順,就坐在他床邊,手中還拎著鋼刀。

  祁隆無語:「你要做什麼?」

  劉順眼中滿是血絲:「你欠我們三千兩銀子,萬一跑了怎麼辦?」

  祁隆晃了晃腳上鐵鏈,「那又弄這幹什麼?」

  劉順陰森一笑,「大人說你會異術,若要跑,我拼命剁你一隻腳,即便殺了我也跑不遠。」

  「你這是軍府還是土匪窩?」

  「只要給錢,你說啥都行。」

  「我…」

  祁隆徹底無語,「行行,取筆墨,我這就寫信讓人送來,三千兩而已,至於麼…」

  一個時辰後,永安萬隆錢莊羅老闆親自上門,奉上銀票後告辭離開。

  望著手中銀票,王玄終於放心,將玉盒交給祁隆,「祁先生,多有得罪。」

  看在銀票的份上,他罕見態度和藹。

  祁隆接過玉盒,打開後只見一顆拇指大玉珠寒氣逼人,嘴角露出笑容開了句玩笑,「王校尉不怕我不歸還寶珠?」

  「不怕!」

  王玄點頭認真說道:「我已托人打聽過,你確實是并州靖妖司巡衛,屬劉巡使麾下,江湖人稱鬼手祁隆。」

  「若不還,我便去靖妖司門口潑狗血,說你祁隆欠我錢!」

  祁隆臉色瞬間僵硬。

  一天下來,他覺得這永安鎮邪軍府上下都透著一股野蠻匪性,而且眼前這冷臉傢伙,好像真幹得出這種缺德事。

  心中微弱的報復心思徹底熄滅。

  「得,王校尉,碰上你算我倒霉…」

  祁隆一臉晦氣拱手道:「在下這就離開。」

  「別急。」

  王玄正色道:「昨晚你讓我放了那對老少,有些事只能向閣下請教。」

  「王校尉請說。」

  「哪裡能找到搜妖尋靈之術?」

  「原來是這個…」

  祁隆鬆了口氣,笑道:「靖妖司有配備搜妖尋靈符,有些巡衛也身懷尋妖異術,王校尉可向太一教道士求購。」

  「問了,太貴!」

  「幾兩銀子而已,王校尉可是剛得了三千兩…」

  祁隆一聲乾笑,眼中已有不屑,本以為眼前校尉是個人物,沒想到不僅貪財還摳門。

  王玄眼神平靜,「我欲清理永安周邊所有山川邪祟,純用靈符,太貴。」

  「所…所有?」

  祁隆先是愕然,隨後漸漸變得凝重,彎腰拱手道:「恕在下眼拙,沒想到軍府中還有王校尉這種人物。」

  說罷,他沉思道:「此事說來並不難,我便將其中門道告知,不過要如何取得,卻需看王校尉手段…」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