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谷道邪祟亂,策馬卷飛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鬼,山中之鬼。

  在大燕國,山鬼可不是那位「乘赤豹兮從文狸」的美麗山神,而是泛指一切山中邪祟,有時不辨其形,便以山鬼統稱。

  「山鬼?!」

  唐子雄臉色難看,厲聲問道:「你聽誰說是山鬼,莫不是有人裝神弄鬼!」

  他心情很糟糕,石瓦村剛剛出事,好不容易人心漸穩,若是流言四起,近在跟前的城隍廟會能讓他血虧一把。

  少年咬了咬牙:「唐爺,那些回來的人說,經過山道時忽然陰風大作,亂石落下,砸傷了好多人,什麼都看不清。」

  亂石砸人…

  王玄心中一動,想起了《大燕搜山圖》中記載,扭頭道:「劉順,回府衙取我兵器,南門匯合。」

  「是,大人!」

  劉順二話不說,轉身往府衙跑去。

  王玄看了看懷中小狗,稍微猶豫便大踏步往城門走去,大雪中身形筆挺。

  「王大人,你…」

  後方唐子雄張了張嘴,一時語塞。

  說實話,他對李縣令造勢王玄的心思一清二楚,暗中沒少笑話,對於軍府變化更是嗤之以鼻。

  前幾日他幫王玄辦事,看似恭敬,實則全是應付,要不也不會不經查證便帶人上門交易。

  但今日王玄,卻令他大為改觀。

  旁邊少年嘿嘿一笑:「又來了,這位王校尉似乎真把名頭…」

  「閉嘴!」唐子雄一聲冷哼:「快,去牽匹快馬。」

  ……

  王玄來到城門時,縣尉金虎已帶衙役趕到。

  城門附近有片空地,一旁豎著木架,平日用來張貼縣衙公文或懸賞告示,進城商隊貨物集散也在此地。

  大燕各地官路常有靖妖司派人清掃,還算安全,但山路野道難免照顧不住,因此常有商隊僱傭護衛結伴而行。

  如今,騾馬嘶鳴聲、哀叫聲、一片嘈雜。

  數輛馬車幾乎散架,上面拉著的全是傷員,就連幾匹騾馬也打著響鼻跪在地上,雪地上紅斑點點。

  衙役們指揮壯丁抬傷員,捕頭劉成則一一詢問。

  很快,劉成就轉身而來,對著王玄和金虎彎腰抱拳:「回稟二位大人,屬下已查看過,所有人皆是外傷,據他們說當時黑風呼嘯,唯有一人看到山嶺上有個白影。」

  縣尉金虎眉頭緊皺:「一道白影…既能白日顯形,又能揚起陰風,莫不是有邪修害人?」

  王玄微微搖頭:「萬事總有源頭,邪修害人無非是貪圖血肉生魂修煉,豈能容商隊逃脫?」

  「王大人的意思是…」

  「《大燕搜山圖》記載,鄂州曾有落難之人怨屍成精,於山嶺作祟,因生前怨念,最喜落石砸人,名曰石屍精。」

  「屍精?!」

  縣尉金虎和劉成同時抽了口冷氣。

  屍精和殭屍雖都是屍體化生,但完全不一樣。

  殭屍稟殃氣陰氣而成,雖刀槍不入卻需年頭孕育,弱一點兒的百姓都能自己挖出來燒掉。

  而屍精則完全不一樣,借怨念深埋地下吸收天精地華,一出世便能生出詭術,且身形靈活,其中又有各種分類,極其難纏。

  縣尉金虎額頭當即落下冷汗:「完了,李守心道長去石瓦村附近山中查看地脈,至今未歸…」

  「大人,您的兵器!」

  就在這時,劉順和張橫剛好趕到,都已披甲佩刀。一人扛著爛銀槍,一人手持弓箭羽矢。

  王玄點頭,先是將弓背在身後,又將箭筒掛在腰間,爛銀槍一個旋轉抗在肩頭,想了一下將懷中小黑狗遞給劉成,「麻煩劉捕頭送回軍府。」

  縣尉金虎一看王玄這駕駛急了:「王大人,你可千萬別衝動,還是等李道長回來,或者上報靖妖司……」

  「來不及了。」

  王玄搖頭道:「南山谷道是去府城唯一通道,想求援也要經過,若那屍精隱入山林,怕是後患無窮。」

  「這……」金虎一時語塞。

  他知道王玄說的沒錯,屍精逃入茫茫山林,即便靖妖司來也難以尋找,若時不時出來騷擾,永安縣山道還有誰敢走。

  王玄看了看箭筒中刻滿凹槽符文的箭頭,「金縣尉放心,本官心中有數。」

  說罷,又看了看周圍越聚越多百姓,笑道:「再說,本官若躲了,恐怕這打虎校尉,又成了草包校尉。」

  縣尉金虎眼神變得凝重,「那好,我聚齊好手同去。」

  王玄微微點頭,「也行,可能那裡還有傷者。」

  就在這時,唐子雄牽著一匹雪花黑斑馬匆匆走來,「王大人,在下這匹馬腳力甚佳。」

  「來得正好!」

  王玄也不客氣,翻身躍上馬背:「劉順張橫,我先行一步,你們跟著金縣尉,記住,若我不在,萬不可入山林!」

  說罷一扭韁繩,提槍策馬而出。

  一人一馬很快消失在大雪中…

  縣尉金虎一咬牙:「劉成,召集人馬,我們也走。」

  望著一番忙碌的衙役們,唐子雄手下小子咋舌低聲道:「好嘛,平日瞧這些衙吏不是好人,今日倒顯出些俠氣。」

  唐子雄淡淡瞥了手下一眼:「你在咱這永安偏僻地方能有什麼見識,老夫告訴你,雖說江湖多的是勾心鬥角,但亦有豪氣萬丈。」

  「他們又不是江湖中人…」

  「哎…朝堂、江湖,什麼時候又分得開?」

  「唐爺,江湖…到底是什麼?」

  「江湖啊…當你懂得時候,便已經老了…」

  ……

  大雪紛飛,曠野一片白芒。

  「駕!」

  王玄持槍策馬狂奔,迎面風雪呼嘯,胸中熱血沸騰。

  前身自小窮困,馬術只是在府城事學過,但來到永安後窮困潦倒,都快忘了游龍槍乃馬上槍術。

  如今策馬狂奔,手中銀槍本能上下刺擊,煞氣更是侵染身下駿馬,使其眼中冒出血絲,四蹄如風,身後濺起大片雪花。

  半個時辰後,蒼茫南山已近在眼前。

  只見一條谷道蜿蜒崎嶇,兩側險峻山嶺松木密集,在漫天飛雪中白綠相間,氣息蒼茫遼闊。

  大燕各個縣城選址都有講究,俱是地炁匯聚靈竅,或依山傍水,或占據平原,風水極佳。

  比如這永安縣,雖說位於盆地之間,四周皆是茫茫群山,相對封閉,但年代已有千年之久,數次戰亂都得以避過。

  而那山谷大道,便是通往大燕并州官道唯一通路。

  策馬進入峽谷山道後,王玄也迅速冷靜下來。

  隨著煞氣收斂,身下駿馬恢復清醒呼嚕嚕鼻孔噴著熱氣,顯然累得不輕。

  王玄摸了摸馬脖子安撫,微微搖頭:「普通馬看來真的不行,今後定要尋得匹上好軍馬。」

  隨後,一邊驅馬緩緩前行,一邊觀察兩側山嶺。

  石屍精雖然在《大燕搜山圖》有數次記載,與這次襲擊各方面相符,但他畢竟也沒見過,心中提起萬分警惕。

  沿途不時能發現散亂滾落的貨箱和血跡,有些早已裂開,露出裡面布匹農具,各色鐵器。

  一年一度城隍廟廟會,不僅是商家買賣機會,更是永安百姓勞累一年,購置年貨之時。

  若不儘快解決,恐怕不會有商家再敢來。

  就在這時,前方出現一具屍體,渾身青紫,臉色驚恐扭曲,被開膛破肚,滿地鮮血凍成冰渣。

  王玄臉色亦隨之變得陰沉。

  石屍精…可不會取人五臟六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