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箭出風雪急,槍舞亂石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與殭屍不同,屍精屬於精魅,對血肉沒有強烈渴望,更多是因生前怨念胡亂殺人。

  難道自己猜錯了?

  王玄心中疑惑,翻身躍下將馬栓好後,來到那具屍體旁。

  「嗯?」

  這一細看,立刻發現不對勁。

  死者灰白鬍鬚,年齡不小四肢卻很強壯,更古怪的是,脖子往下皮膚布滿刺青,虎口也有老繭,遠處還掉著根鐵刺判官筆。

  江湖人士?

  是商隊護衛,還是另一路人?

  王玄越發覺得此事不簡單,看這死者胸腹傷口整齊,明顯是被利刃破開,五臟六腑皆被掏得乾乾淨淨。

  這是喜好血肉祭煉邪修的手法!

  王玄眼睛微眯,又拿起了那根判官筆,筆尖鋒利如刺,周圍血槽中還有角質死皮和粉末狀黑血。

  這是…年久死屍身上才會有…

  呼~

  不知何時,周圍風雪開始加劇。

  王玄雙眼一凝,心中警兆大勝,瞬間翻身而起,落地時已彎弓搭箭望向兩側山嶺。

  幾乎是瞬間,峽谷半空便陰風呼嘯,十幾塊大大小小石塊從天空襲來,聲勢駭人。

  「哼!」

  王玄一聲冷哼,提著弓箭身形兩次折返已全部躲過,腳下轟然炸裂,躍上一塊峽谷巨石。

  不同於那些百姓,他目力極佳,即便風雪呼嘯狂舞,也看清了襲擊者。

  那是一道白影,隱約能看到破衣爛衫,蓬頭長髮遮面,如虛影在半山腰穿梭,沿途所有石塊飛濺而出。

  果然是石屍精!

  王玄二話不說拉弓引箭。

  嘎吱吱…

  長弓半圓,弓弦緊繃。

  此弓軍中制式六石,桑樺木單體成型,配四棱鐵頭箭,楊木箭杆,鵰翎尾羽,保養得當。

  呼~

  風雪狂嘯,王玄眼神凌厲不眨。

  前身自幼苦修,即便落魄,弓術從未拉下。

  更重要的是,箭頭凹槽內陰煞同時瘋狂匯聚,竟引起旋渦狀呼嘯氣流。

  煞器煉製法,爆裂符箭!

  嗡!

  箭影一閃而逝,對面山崖轟隆一聲巨響,威力如前世手雷一般,石塊碎土飛雪亂濺。

  陰風陡然停歇。

  王玄沒有絲毫等待,收弓的同時身形飛射而出,衣擺獵獵飛舞,腳踏凸出山石借力,在陡峭山坡上如履平地。

  呼吸之間,便已登上對面山崖。

  嗖!

  剛剛冒頭,便是一塊巨石呼嘯而來。

  王玄毫不慌亂扭身躲過,側身的同時又是一記爆裂符箭。

  轟!

  山石四濺,一道白影撞在巨樹之上。

  樹上積雪簌簌落下,地上是一具怪屍,渾身白袍破爛腐朽,黑色亂發遮住了面孔,而皮膚竟呈一種乾澀暗紅,指甲烏青扭曲。

  一隻符箭插在其腹部,四周傷口炸裂,卻未穿透。

  「嗬嗬…」

  石屍精口中發出怪聲,竟伴著陰風緩緩懸浮而起。

  與此同時,周圍風雪中竟隱約傳來各種怪聲,窸窸窣窣,似有人低聲耳語,又好像在悽厲哭泣,景色也漸漸模糊。

  「哼!」

  王玄一聲冷哼,完全不受幻境影響,銀槍一抖,身形捲起風雪飛射而出,一點寒芒直奔屍精頭顱。

  然而他快,石屍精速度更快。

  槍影剛到,對方就已消失無蹤,同時身後傳來一縷惡風。

  王玄只覺後頸汗毛倒豎,沒想到這屍精雖有形體,竟也如鬼魅般迅捷,空中硬是扭腰橫槍一攔。

  嘭!

  巨力傳來,王玄如炮彈般飛射而出,沿途連續撞折數顆碗口粗小樹,樹頂大片積雪落下,覆滿全身。

  好在,多年辛苦修煉,引煞入體後早已骨如精鋼,大筋老牛皮般堅硬,只是後背蹭出不少血痕。

  王玄翻身而起,滿眼煞氣,吐出口中血沫。

  「呸,夠勁!」

  說罷,銀槍旋轉刷得一下持槍中平,死死盯著對方。

  「嗬嗬…」

  屍精口中發出怪異雜聲,瞬間撲來。

  王玄這次有了準備,爛銀槍上下翻轉,將屍精利爪一一擋下。

  狂風嘯,飛雪卷,兩道身影快若迅雷,空氣中響起一連串嘭嘭嘭爆裂巨響。

  王玄被撞進樹林,乾脆利用周圍樹木降低屍精速度,一時間倒也打了個旗鼓相當。

  然而很快,他就發現不對勁。

  周圍雪地下掩埋的大小石塊竟飛彈而起,雨瀑般向他襲來,雖不致命,但卻產生了干擾。

  不好!

  這屍精控石詭術竟能隨時施展。

  王玄見狀槍勢一收,如銀龍周身盤旋,舞得密不透風,不僅將亂石彈飛,更是擋下了屍精利爪。

  游龍槍術,乃是王家祖上從軍中高手處習得,歷經一次次血腥戰場磨鍊,講究的是槍勢爆裂如龍,一往無前。

  如今推演後槍術更進一步,守得是水潑不入,偶爾還能反擊兩槍,可惜這屍精皮膚肌肉堅如皮革,又彈性十足,頂多刺入半寸。

  王玄見狀也不敢加力,以防槍尖被卡主,專心防守。

  游龍槍術推演後的蓄勢一擊早已發動,王玄只覺一股強悍勁道在兩臂槍身不斷匯聚,如平靜海下暗流洶湧。

  然而,他依舊面色不變,小心防守。

  他在等一個合適機會。

  果然,數個呼吸後,周圍陰風慢慢停歇,到處飛舞的亂石也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屍精雖會用控石詭術,但也要靠自身陰炁施展,一番操作看似兇猛,實則已是強弩之末。

  更妙的是,對方速度也在減慢…

  王玄兩眼凶光大冒,看準時機先是一攔,擋住屍精利爪,隨後扭身一抖,盪開對方手臂,中門頓時大露。

  「著!」

  噗嗤!

  蓄勢一擊下,出槍速度成倍提高,屍精幾乎沒有任何反應,就被銀槍穿破頭顱,寒冰隨之迅速凝結。

  王玄也終於看清屍精面孔。

  卻是一個面容扭曲書生,皮膚干紅,兩眼漆黑如墨,沒有殭屍那樣的獠牙。

  咔嚓!

  王玄順勢一抖,冰塊四濺,無頭屍精直挺挺倒在地上…

  …………

  「快,都小心點!」

  縣尉金虎帶著衙役們終於趕到。

  非是他們拖延,畢竟有劉順張橫兩**不斷催促,實則整個永安也沒幾匹快馬,大多跑步而來。

  而當他們進入峽谷時,剛好看到王玄從旁邊山嶺縱躍而下,同時一具無頭屍體嘭得一下摔在他們面前。

  眾人嚇了一跳,鏘鏘鏘拔出腰間鋼刀。

  「怕什麼,沒見已被我家大人砍了頭麼?」

  張橫哈哈一笑,持刀捅了捅屍體,「好傢夥,真夠硬,大人,這便是屍精麼?」

  縣尉金虎也蹲下了身子細瞧:「果然與殭屍不同…」

  眾人臉上皆是喜悅,畢竟剛出事就能解決,也不用他們拼命。

  王玄臉上卻不見高興,「這屍精衣服雖破爛,但也能大致看清是前朝大魏款式,應該是戰亂時死亡,數百年後屍體成精。」

  說罷,指了指遠處,「你們看看那具屍體,可是商隊護衛?」

  捕頭劉成連忙跑過去查看,見到屍體慘狀先是一驚,隨後仔細辨認愕然道:「大人,我認識這傢伙,乃是隔壁山陰縣『班頭』烏老三!」

  「隔壁縣『班頭』?」

  王玄心中滿是疑惑,莫非是江湖仇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