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滑頭又甩鍋,立冬佳節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衙役們用牛車拉著屍體進入城門,木質車輪吱吱呀呀在後方留下長長雪轍。

  人群擁擠,爭相觀看,竊竊私語:

  「來啦,來啦!」

  「快看那身皮,竟是紅的!」

  「腦袋怎麼沒了?」

  「聽說是王大人一槍……」

  人心便是這樣,若危及自家性命,謠言會越傳越恐怖,但若沒了威脅,什麼砍頭、死屍、妖精…大傢伙越嚇人,越想看。

  圖的就是個刺激。

  李縣令出了名的滑頭,深諳人心,故意叫衙役們大搖大擺從正門而入,因此惡劣影響還未發生,便已被消解。

  當然,王玄的名字免不了又被提及。

  聲望便是這樣,雖有種種妙處卻似空中樓閣。罩得住,里子面子都有,但若是罩不住,丟的可不僅僅是面子。

  瞧過稀罕後,人群便紛紛散去。

  對於永安百姓來說,受襲商隊、可怕的石屍精,都只是茶餘飯後的談資,三日後的城隍廟廟會才是柴米油鹽。

  當然,永安縣衙卻是另一番氣氛。

  ……

  「唐子雄,你可給本官瞧仔細了!」

  縣衙後堂,縣令李思源負手而立,臉色頗有些難看。

  他曾經也志向遠大,想要去那朝堂之上攪動一番風雲,但多年仕途不順早已磨滅雄心,只想在這偏僻小縣安心養老。

  誰知先是石瓦村被屠,隨後又有屍精作怪,還牽扯到江湖邪修,一連串事件令他頭大。

  王玄也在一旁觀望,原本名聲已經獲得,這些事也不在職責之內,但心中卻莫名有種不安。

  堂下木板上,那具剖腹死屍已徹底凍得僵硬。

  唐子雄仔細辨認一番後,臉色陰沉拱手道:「回稟二位大人,此人正是山陰縣『班頭』烏老三,為人陰狠毒辣,和不少黑道邪修來往密切,還不知從哪得了門傳承,能夠將陰邪鬼物用刺青封於皮膚之上。」

  「鬼刺青?」

  王玄來了興趣,令人扒開死屍外衣,當即看到滿背烏黑刺青,全是些魑魅魍魎模樣。

  這段時間,他沒少向白老頭打聽江湖之事,也曾聽聞鬼刺青這門秘術,下九流的許多行當里都有傳承。

  然而很快,他便眉頭一皺:「並無陰邪鬼氣,難道是被人破術反噬?」

  一旁的唐子雄連忙搖頭:「回大人,在下也聽過這門秘術,被反噬者通常皮膚潰爛,癲狂自殺,應是他人所為。」

  「那必定是江湖仇殺!」

  縣令李思源一臉怒容,對著旁邊主簿沉聲道:「將此案發公文告知山陰縣,就說這烏老三勾結江湖邪修於我永安作祟,若不給個交代,本縣必要上書告知刺史大人!」

  「是,縣尊。」主簿匆匆離去。

  旁邊王玄有些無語,好傢夥,這滑頭又要甩鍋。

  這是官場常用套路,畢竟山陰縣是中縣,治下不少礦產,遠比永安富庶,能派出調查的人手也更多。

  牽扯到江湖邪修,永安縣衙上下都不想招惹。

  然而,王玄總有種感覺,事情不會就此罷休…

  ………

  夜晚,風雪更加急促。

  雖然白天出了那檔子事,但府兵們的訓練卻未終止,甚至開始逐步加大烈度,負重進行嚴苛訓練。

  血煞鍛體術便是這樣,依靠鍛鍊肉身將精神意志磨練到極限,從而激發出兇悍血脈煞氣,越是環境惡劣,效果越好。

  如今,兵丁們早已沉沉睡去,軍府衙門一片安靜。

  後院廂房,風雪中燭光昏黃。

  王玄手中的《妖變經》已經翻閱了數遍。

  這本古籍也不知傳承了多少年,書頁腐朽,字跡斑駁,唯有中間幾篇大致能看清,講的是配製妖丹之術。

  此方世界修真之風盛行,各種傳承紛繁複雜,就比如外丹之術,還演化出了草丹、人丹、妖丹、鬼丹等術。

  草丹就是最常見的草木丹藥,採集天地靈粹融於一爐,以君臣佐使配伍,以火煉水煉等法門製成靈藥,各家法脈都有秘方。

  人丹則是完全的邪術,乃是從邪祟處獲得靈感,或採集河車,或偷盜嬰兒,或收集血肉魂靈煉藥,進境迅猛,畢竟天地靈藥不是隨處可見。

  修此術者,便被稱為邪修,是朝庭和各個教派重點打擊對象,血衣盜,還有今日剖屍取走內臟者,俱是邪修。

  鬼丹比較神秘,不為外人所知。

  而這妖丹,則是用來餵養靈獸,使其無需化妖,便能吞吐靈炁不斷壯大,為主人所用。

  「四蘊丹,取地水火風四屬邪祟靈韻,植於鼠、蛙體內,置翁中深埋地炁靈竅,吸天地精華,七七四十九日後陰乾磨粉……」

  「還怪麻煩的。」

  王玄看的有些無語,培育靈獸耗時日久,怪不得那侯家逐漸沒落,看來今後,要專門尋個人做此事…

  腳下,四耳小黑狗蜷縮盤臥,不時睜開明亮眼睛抬頭觀望。

  這小東西卻是精明,來到軍府不到半日便已知道誰是老大,寸步不離跟著王玄,盡顯舔狗本色。

  又看了半個時辰,王玄忽然眼睛一亮。

  天道推演盤下方列表中,赫然出現了《妖變經》(殘),同時腦海中湧入大量信息,不僅有妖丹配置之法,還多了一個總綱:

  妖者,飛禽走獸變之道,感應天精,汲取地華,猶如逆水行舟,生殺存乎一心…

  王玄仔細查閱,眼中若有所思。

  怪不得這傳承名曰《妖變經》,乃是人工培養妖物之法,卻又用血脈秘法改變過程,有些類似煉器,只不過煉的是靈獸。

  此法最珍貴的一點是,可以將普通獸類直接進行血契馴化,利用各種手段使其成妖,卻無妖性,演變成不輸於天生靈獸存在。

  而且,兵家亦可修行。

  普通獸類…

  王玄低頭,望向腳下兩耳小黑狗。

  「阿福,過來。」

  「汪汪!」

  ………………

  立冬,萬物收藏,百姓休養生息。

  一年一度的城隍廟會如期舉辦,沿街商家全都張燈結彩,走街串巷的貨郎屁股後一群熊孩子,南城北城街道搭台唱戲,城中選出的數百漢子抬神龕遊行…

  除夕的時候,人們窩在家中守歲,立冬便算是燕朝年末最盛大節日,熱鬧一番后街上便會逐漸冷清,直至明年開春。

  永安鎮邪軍府也比往年熱鬧許多,王玄特許休息一天,差劉順買了數頭肥羊,瓜果若干,犒勞兵丁。

  「讓開,這熬羊湯先得用冷水去腥…」

  院內幾口大鍋熱氣騰騰,張橫粗獷的聲音最為響亮。

  如今的府軍兵丁大多是石瓦村難民,有了張橫這粗胚插科打諢,思念親人的傷痛也少了幾分。

  王玄則抱著小黑狗往南城而去。

  城隍廟祝李守心在廟會前從野外歸來,聽聞屍精作祟的事後,差小道童上門邀請。

  而王玄心中也正好有個計劃,需要購買靈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