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廟會香火旺,道士李守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嗤——!

  伴著猛烈油花聲,麵團迅速膨脹翻滾,不多時便色澤金黃,散發出誘人香味。

  「您的油炸鬼,三根包好咧…」

  攤主迅速用油紙包好,排隊的百姓丟下兩枚銅板,迫不及待趁熱咬了一嘴。

  旁邊同樣是各色小攤。有燉的軟爛的牛肉,大鍋中半邊白湯半邊紅肉。有爐子中悶著的燒雞、番薯,亦有飴糖做成的各色小人…

  城隍廟廟會便是這樣,各個村莊都有擅長做吃食的手藝人,農閒時就會四處流竄設攤,掙些辛苦錢。

  王玄抱著小黑狗從街上走過,沿途皆是拘謹的笑臉和恭敬的問候聲:「王校尉,您早。」「王校尉,這是咱家的冷糕,您可別嫌棄……」

  短短的一條街,雖說因為廟會人群擁擠,但王玄也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才脫身。

  百姓太過熱情,王玄也從未受到過這種待遇,以至於不善言辭的他有些拘謹和不適應,只能冷麵應對。

  懷中,小黑狗阿福也睜著眼睛四處亂瞧。

  王玄一邊胡亂擼狗,一邊用自身煞炁侵染。

  昨天晚上,他已參照《妖變經》將小狗血契馴化,有些類似蘊養飛劍,只要不停用自身煞氣溫養,黑狗就會逐漸強大。

  中央和邊疆軍團的煞獸,應該也是此類方法…

  不知不覺,城隍廟已經近在眼前。

  門前院外早已被人流堵滿,香爐插得滿滿當當,整個廟宇都香火繚繞,祈福祝願聲不斷。

  王玄在道童帶領下繞過後門,見到了李守心。

  「無量太上天尊,王校尉多日不見。」

  老道士這次顯得特別熱情,親自給他泡上一壺茶,「老夫外出查勘地勢,幸虧王校尉神槍除魔,才保得百姓安寧。」

  「在下分內之事罷了…」

  王玄面色如常問道:「李道長查看地竅,石瓦村徹底不能住人了嗎?」

  李守心微微搖頭,嘆了口氣,「那群妖物掀翻了土地廟,又用秘法吞掉香火之力,還污了地竅,今後雖不至於百鬼叢生,但卻沒了社稷守護,山林野鬼隨時都能進入。」

  「貧道在山中轉了數日,要麼太過偏僻,要麼風水不佳,石瓦村那邊今後怕是要徹底荒廢。」

  「確實可惜。」王玄也附和道。

  他現在已經徹底弄清,封神術這玩意兒,就像是建基地開地圖,對於人族來說每個宜居之地都彌足珍貴。

  若是城隍、土地等廟宇被攻破,就相當於地圖上黑了一大片,耕種時糧食爭不過野草,也會更容易誕生魑魅精怪。

  永安縣本就是下縣,這下又少了一個村子,怪不得那知縣李思源整日愁眉苦臉。

  撇去心中雜緒,王玄正色問道:「道長今日差人找在下,有何要事?」

  「也無甚大事……」

  老道李守心淡然一笑,撇著茶杯中浮沫問道:「那屍精殘骸老道已看過,差人焚毀,但永安附近出現此物卻是古怪,王校尉可否與我講講詳細經過?」

  「當然。」

  王玄將那日情況複述一遍,除去自己的特殊能力之外毫無隱瞞。

  然而,老道李守心卻還不滿足,又仔細詢問了數遍,似乎不肯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王玄漸漸心生疑惑,這老道有些不對勁……

  「道長可是知道些什麼?」

  「貧道好奇罷了,王校尉實力大增可喜可賀啊…」

  李守心淡然一笑扯開了話題。

  這老道絕對有事兒!

  王玄心中頓時有數,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這件案子已被轉交山陰縣衙,道長若關心可差人詢問,在下此行是來購買些靈符。」

  「噢…」李守心眼神微動,「王校尉可是要進山?」

  王玄點頭道:「大雪封山,雖然危險卻是磨練意志的時候,在下想帶府兵進山野訓,需要些靈符防身。」

  「當然可以。」

  李老道從書架上拿出一本薄冊,「這是我太一教符書,貧道能煉的都已用紅筆勾出,並註明功用,校尉想要什麼,寫下來即可。」

  這太一教賣靈符,服務倒是周到…

  王玄心中好笑,接過冊子後很快看的入迷。

  太一教符籙包羅萬象,這符書雖只記載著一些普通貨色,但無論是鎮邪驅魔,還是一些輔助符籙都很實用。

  李守心在一旁解釋道:「本教以五行、五雷符籙威力最大,但施展也有秘訣法印,故不對外出售,剩下這些校尉只需以煞炁刺激引燃,便可施展。」

  「多謝道長指教。」

  王玄沉思片刻,在紙上寫下所需,大部分都是尋妖搜靈符,還配了幾張鎮邪驅鬼破幻境之符。

  不是他小氣,而是僅僅這些就已花費近五百兩銀子。

  真是錢來得快,去得更快。

  王玄突然發現自己計算失誤,祁隆買命的三千兩銀子,好像根本支撐不了半年…

  就在他沙沙書寫的時候,旁邊李守心沉思了一下突然說道:「王校尉,拜託你件事,若是巡山的時候發現了什麼古怪,一定要及時告之貧道。」

  王玄筆鋒一頓,「道長指的是……」

  李守心猶豫了一下,又忽然搖頭,「算了,這是貧道私事,就不勞煩校尉了。」

  這老傢伙吞吞吐吐,必定有鬼!

  難道…是和那邪修、屍精有關?

  王玄心中疑惑,卻裝作毫不在意繼續寫完。

  李守心接過單子後看了一眼,「校尉計劃何時出發?」

  「三日後。」

  「好,到時貧道會派童子送到軍府。」

  離開相對幽靜的後院,頓時喧囂撲面而來。

  只見數百漢子在風雪中扛著城隍常虎神像緩緩前行,沿街無論商戶還是百姓,全都雙手持香誠心祈禱。

  王玄抱著黑狗,再次扭頭看了一眼城隍廟。

  血衣盜、屍精、邪修、神色古怪的廟祝…

  這段時間接連發生的事,讓他有種直覺,這偏僻永安小縣城的寧靜即將被打破。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能左右,唯有儘快增強實力,才能以不變應萬變!

  想到這兒,他闊步而行,消失在人流中。

  城隍廟後院內,老道李守心站在院中,伸手看著雪花在掌心片片融化,喃喃道:「外來邪修…老道查了這麼多年,豈會讓你們得手,到底是哪路人馬得了消息…」

  而他們都不知道的是,隔壁山陰縣衙追查本縣班頭烏老三之死,竟發現了一些東西,當天便快馬急報靖妖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