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雪夜狼出沒,太陰鍊形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火把旁有五道身影。

  當中一人身形怪異,碩大肚子坐下看不到腿,小小的眼睛和嘴巴,怎麼瞧都給人感覺像只大耗子,而且帶著古怪笑容。

  正是妖道安鼠生。

  那隻偷窺王玄的老鼠飛奔而來,三兩下竄到安鼠生肩頭,直立而起吱吱叫喚。

  「那些人在訓練…殺熊…」

  「嗯,知道了。」

  安鼠生搖頭晃腦,餵給老鼠一顆花生後笑道:「兒郎們幹的好,再去探!」

  當即,就有數十隻老鼠順小洞鑽了出去。

  「鼠爺,不過是些軍漢而已,我這就去把他們宰了,省得礙事!」

  說話的是一名大漢,眼如銅鈴,鬍鬚似針,面龐全是各種猙獰鬼怪刺青。

  大漢身旁還有兩男一女,皆是渾身鬼怪刺青,臉色陰沉。

  「不急,不急…」

  安鼠生往口中丟了顆花生米,一邊嚼一邊嘻嘻道:「多好的血食啊,不能浪費糧食,若想跑,就弄些迷魂陣攔住。」

  「是,鼠爺。」四人齊齊拱手。

  安鼠生繼續嚼著花生米,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看著他們:「烏家五鬼情同手足,我殺了老三,你們難道不想報仇?」

  四人臉色一白,汗如雨下。

  「鼠爺莫開玩笑。」

  「是老三咎由自取…」

  「沒錯,若我在也會殺了他!」

  看四人連忙辯解,安鼠生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哦,那可惜了…」

  「算了算了,真沒意思,繼續幹活吧!」

  「是,鼠爺。」

  ……

  熊肉性甘溫,擅治風痹不仁。

  張橫是個嘴刁的,沒從軍前還是個廚子,軍府平日飲食全由他負責,見王玄抗回頭熊,自然要露一手。

  扒皮切肉分割,內臟部分餵給小黑狗阿福,部分切碎了扔進小河冰窟窿,不一會兒就有魚群匯集。

  冬季熊肥,紅肉間亦有脂肪紋路,先是切塊焯水去腥,隨後重新慢慢燉煮,瀝乾水的醃菜也放了一些…

  士兵們訓練完後全都圍著大鍋,張橫笑罵著一一踹開,整個營地充滿了歡樂,士氣大為提升。

  劉順站在遠處觀望,眼中滿是懷念之色:「大人,知道我為什麼始終留在軍中麼?」

  王玄吹了吹手中箭頭紋路:「為什麼?」

  他其實有些奇怪,張橫那粗胚是腦子簡單,但劉順身手不錯,又會記帳,府城有家商號多次邀請都被拒絕。

  劉順望向了北方:「在邊軍時,霍帥曾說過一句話,規矩就是規矩,它來自人心,任你神通蓋世也休想搬動,相比而言,軍規反倒簡單得多。當兵久了,早已不習慣市井喧囂。」

  王玄眼神微動:「神威大元帥霍鈺?」

  他聽過這個人,原本是世家旁支子弟,後來退出族譜,改名換姓,從小兵成為北疆四大軍團元帥之一,是許多軍中漢子的偶像,前身也很是崇拜。

  劉順點了點頭,眼神有些黯然:「可惜,如今的邊軍中層將領全被世家子弟把持,我和張橫不過頂撞了幾句,就被趕出邊軍。」

  王玄沒再多問,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軍中規矩也很簡單,你們認真做事,剩下的,我來抗!」

  「是,大人!」

  不知不覺,天色漸黑。

  夜幕降臨之時,危險亦隨之到來。

  噼里啪啦的篝火旁邊,黑狗阿福猛然抬頭,汪汪汪大聲叫喚,伏低了身子露出稚嫩尖牙。

  遠處山崗之上,一道道身影出現,狼嚎聲此起彼伏,響徹夜空。

  劉順鏘得一聲拔出鋼刀:「大人,必是蛇怪氣息消散,狼崽子們尋著味追來了。」

  張橫哈哈大小,「快點兒,列好陣型,放心把後背交給隊友,誰要是蹭破了皮,明天訓練加倍!」

  王玄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不經歷廝殺,新兵難以褪去稚嫩,這群狼來得正是時候。

  野外就是這樣,赤裸裸的叢林法則,士兵們大多是凡人,王玄又使壞故意收斂氣息,自然成了狼群獵物。

  沒有任何前戲,狼群瞬間包圍過來。

  這世界靈炁充沛,野狼體型也大了不少,每個都比前世西伯利亞狼大一圈,呼嚕著露出獠牙,眼中唯有冰冷殺意。

  包抄、分割、打掩護…狼群進攻頗有章法,這是殘酷荒野中的一隻軍隊,戰術已刻入血脈本能。

  士兵們結成小三才軍陣,三人一小組,三小組又組成天地人三才,每有野狼襲來,必有一人舉盾抵擋,一人持矛刺殺,一人查漏補缺。

  當然,剛開始時,士兵們難免心中畏懼,有時盾牌防禦角度偏差,使得陣型錯位,有時緊張急於穿刺,只傷到狼腿。

  王玄也不著急,看到那裡危險,便揮槍將狼掃出,張橫和劉順則大聲呵斥,糾正陣型,純粹把狼當成陪練。

  士兵們自然是瞧不出,種種壓力下,有人想起了石瓦村慘狀,渾身殺意漸漸勃發,有人則被血腥刺激出原始野性…

  漸漸的,狼群開始受損,最終丟下三十來具屍體逃走。

  是夜,永安軍府二十七名新兵引煞入體……

  …………

  就在軍府士兵喊殺聲響徹荒野之時,永安縣衙後院廂房內,卻是燈火通明。

  「白日南山搜尋一無所獲!」

  蕭晴曼眼中閃過一絲焦躁,「我順著那石屍精出沒地點開始尋找,但這幾日大雪已掩去痕跡,春娘請仙上身,也沒探查到操控陰鬼術法痕跡。」

  旁邊美艷少婦李春娘也是滿臉疑惑,「安鼠生手下五鬼我們已查到根腳,他們是漳州風揚縣烏家兄弟,家傳刺青封鬼術,武藝精湛,因為巫蠱殺人通緝流落江湖。」

  「石屍精可不是普通鬼魅,竟然一點痕跡都沒留下,莫非這五兄弟三年內術法竟精進至此?」

  「若那石屍精並非他們操控呢?」

  程瓊攤開桌上卷宗:「據那王校尉所說,石屍精身上衣物乃是前朝大魏款式,縣衙仵作也證明了這一點,前朝至今少說數百年,衣物破爛未腐朽,本身就是疑點。」

  蕭晴曼眼中一亮,「他們發現了遺蹟或古墓?」

  人族歷史悠久,歷經一個個朝代,戰火紛飛,許多教派世家也難免隕落,因此無論江湖中人,還是教派世家,甚至皇室,都經常派人搜尋遺蹟。

  旁邊郭鹿泉嘬了嘬牙花子,「怪不得這些傢伙隱匿三年,必是發現了什麼,狗日的運道不錯。」

  程瓊微微一笑道:「我也是這麼猜測,這幾日查看縣誌卷宗,發現了個有趣的東西。」

  「永安縣附近,曾有個顧家山城,大魏亂世時被戰火摧毀。顧家第一代族長名叫顧一玄。正巧我在書院時看過一本江湖野史,前朝時太陰門動亂,當時副門主一玄真人率領族人一夜之間消失無蹤……」

  話沒說完,郭鹿泉便想起了什麼,猛然站起:

  「太陰鍊形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