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萬法有根源,雪夜金光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鍊形圖?」

  現場所有靖妖司人都目露震驚。

  夜間無事趕來旁聽的李縣令一臉疑惑:「什麼鍊形圖,諸位可否為本官解惑?」

  程瓊猶豫了一下,「罷了,事關重大,也不敢隱瞞李大人。」

  「當今天下修行之法雖紛繁複雜,但無不根源於上古。所謂道無名,法無形,越是高深大道,越難以描述,於是仙佛聖尊會將自己領悟以大神通刻錄,謂之觀想圖。」

  「仙……仙人寶物?」縣令李思源結結巴巴。

  「非也。」

  程瓊搖頭繼續解釋道:「仙人遺留只是傳說,畢竟誰也沒見過,但公認如此。後來的觀想圖皆是一代代高人留下,逐步細分為煉神圖、鍊形圖、符圖、陣圖、丹圖等。」

  「修道法門雖有口訣相傳,但參悟觀想圖方能更好領悟。能留下觀想圖者,至少也是練氣化神,返老還童,壽數三百的教主級高手。」

  「各法脈大教都有自己觀想圖,不過等級不同罷了,傳聞太一教就有煉神還虛,成就陽神地仙大能留下的觀想圖。」

  「太陰門歷史悠久,但聽聞上古一場大亂,遺失了太陰煉神圖,只能以其他法門煉神,早已沒了當初輝煌,如果此地有鍊形圖的話,最多只是練氣化神修士所留。」

  李縣令鬆了口氣,「這麼說,也不是大事?」

  「怎麼不是大事?!」

  郭鹿泉冷笑道:「這太陰鍊形術本身就是禍根,傳聞練到深處,軀體可埋於土中,施展穢土轉生之術再活個百年。修煉此術者無不尋無人之地下葬,但大多神魂泯滅,成為恐怖老僵,靖妖司沒少給他們擦屁股。」

  說罷,狠狠啐了口唾沫,「瑪德,一群老王八!」

  靖妖司其他人倒是面色不變,心中有數。

  郭鹿泉是陰門中人,大多是民間法脈傳承,起源於上古時傳下的各種喪葬規矩,術法來源複雜,各法脈都有。

  陰門和太陰門雖一字之差,但天差地別,彼此看不慣。太陰門笑話陰門都是沒根底的下九流,陰門找到太陰門人下葬屍體,必說是老僵復生焚毀。

  兩門每隔十年就會有場比斗,好在太陰門早已衰落,倒也能斗個旗鼓相當。

  程瓊勸道:「郭老切勿生氣,還好我等都是自己人,靖妖司隨後再匯報,眼下絕不能走漏消息。」

  李縣令一愣,眼中已有警惕:「諸位不上報靖妖司?」

  郭鹿泉心中不爽,撇嘴冷笑道:「靖妖司人員複雜,太陰門的雜碎不少,若消息傳回,恐怕來奪寶的,會有百年老殭屍,到時血流成河,太陰門可不會承認!」

  李縣令聽得一陣頭大,「那該如何是好?」

  程瓊思索了一會兒,沉聲道:「如今只能兵分兩路,我們留下對付安鼠生,另請師門求助,防止太陰門得到消息亂來。」

  「山海書院遠在靈州,我無法求助夫子。蕭巡使,還請派人告之令兄,請來高手坐鎮,到時太陰門只能按江湖規矩行事。」

  「可以。」

  蕭晴曼想了一下,對著疤臉男子趙半刀點頭道:「麻煩趙先生跑一趟,速去速回。」

  趙半刀一拱手:「小姐小心,切不可魯莽。」

  說罷轉身就走,出門消失在夜色中…

  李縣令看著眾人安排,乾脆裝啞巴閉口不言。

  他知道,朝堂有朝堂的規矩,江湖有江湖的規矩,但所有規矩能夠執行的前提…便是實力。

  這一刻,李縣令莫名想起了王玄。

  若他捧起的這個假招牌真能鎮壓一方,那無論靖妖司,還是他們口中的太陰門,都會守規矩吧…

  不提李縣令胡思亂想,蕭晴曼看著自己手下離開,美目微動沉聲道:「我卻是想起了件事,三年前安鼠生藏匿,聽說是為了躲避太陰門高手追殺,不知是否因為此事。」

  陳瓊起身踱步轉了兩圈,眉頭緊皺:「無須擔心,太陰門未找到這裡,說明他們也不知位置。那顧家山城據縣誌記載,在永安北山之中,我們明日出發尋找…」

  就在靖妖司眾人商議之時,疤臉男趙半刀早已出了城門,策馬在曠野上飛奔。

  大雪已停,天上彎月如勾,雪地夜風森冷。

  說實話,這寒冬雪夜騎馬趕路,簡直能凍死個人,但趙半刀毫不在意,西北刀客們見識過更嚴酷的環境。

  忽然,趙半刀猛然拉緊韁繩,快馬嘶鳴踱步停下。

  前方雪地中站了一人,月光下道袍飄飛。

  「讓開!」

  趙半刀眼神森冷,根本不問對方姓名。

  蕭家與他有恩,他便賣了自己的命,不問對錯,不懼死亡,只是不想欠任何人。

  無論對方是誰,阻路便是敵人。

  前方站著的,赫然正是老道李守心,他微微嘆了口氣:「放心,老道不會傷你性命,只是讓你先睡一覺。」

  「哼!」

  趙半刀也不廢話,身形飛射而起,同時抽出腰間斷刀,裹著陰寒黑霧直劈而下,快若閃電。

  更詭異的是,刀光揮舞之間,伴著一陣陣悽厲嘶嚎,仿佛厲鬼尖叫,常人只要聽到就會頭痛煩悶,幻象重重。

  「斬魂封刀術…看來閣下刀中亡魂不少。」

  老道李守心身形鬼魅般輕鬆躲過,兩手捏出個奇怪手印,同時低聲道:「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體有金光,覆映吾身……」

  隨著李守心念咒,身上頓時散發金光,這金光雖只有淡淡一層,但那聖潔森嚴的氣勢撲面而來。

  「金光咒?!」

  趙半刀終於變了臉色,咬牙擰身,刀勢揮收。

  不是他怕死,實則是這道家金光咒太過兇猛,專克制一切陰鬼戾煞,根本沒有取勝希望。

  他要回去,告訴自家小姐立刻遠離此地。

  然而一切都遲了。

  老道布滿金光的拳頭先是擊散刀上鬼煞,隨後一拳正中面門,將趙半刀打得在雪地拖出長長痕跡,暈了過去。

  李守心身上金光漸漸消散,探頭一看鬆了口氣:「無量太上天尊…還好沒死,老道只是想取寶,可沒想跟蕭家結仇。」

  隨後,他看向北山方向,喃喃道:「怪不得老道數年都沒找到,先讓那小老鼠破了陣再說…」

  說罷,拉起趙半刀一隻腳,拖著消失在雪夜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