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軍陣初成形,遺蹟有古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三才陣,是軍陣根基!」

  風雪中,王玄持槍而立,披風飛舞。

  「所謂天分陰陽,地分剛柔,人分仁義,三才可配五行,可演八卦,必須牢牢記載血脈中,繼續操練!」

  「諾!」

  隨著他一聲令下,軍陣陡然運轉。

  「左三,天陰突!」

  「右四,天陽裂!」

  「後二,地剛守!」

  四十人左手舉盾,右手持矛,在張橫口令下時而分散,時而匯聚,舉盾格擋,揮矛穿刺,腳下冰雪飛舞,身上煞炁蒸騰。

  劉順在一旁看得咧嘴直笑,「大人,想不到冬季野訓如此有效,所有士兵都引煞入體。別的不說,附近縣城咱們算是獨一份吧。」

  「只是開始,切不可自滿。」

  王玄想起了郭鹿泉和李守心的話,如這世道果真變亂,無論保家守境,還是為自己兵道修行,今後都必須不斷強大。

  隨即,天道推演盤光影顯現。

  他早已試過,這只是自己腦海中鏡像,他人無法看到,因此放心查看。

  推演列表:

  陰煞鍛體術融合血煞鍛體術(殘):進度95%

  血煞鍛體術(殘)

  王家游龍槍術(蓄勢一擊)

  小三才軍陣(如臂指使)

  簡易煞器煉製法(爆裂符箭)

  妖變經(殘)

  目前人望:略有薄名。

  望著融合進度,王玄心中滿是期盼,陰煞鍛體術今日便可融合完成,不知會有什麼改變。

  妙處不止這點。

  這幾日他又做了個實驗,原先記下的血煞鍛體術在融合後,腦中功法記憶消失,可再次背誦後,列表中又出現了血煞鍛體術(殘)。

  如此一來,轉圜餘地更多。

  比如可以將血煞鍛體術先推演完整,再次融入陰煞鍛體術,或者直接推演融合殘本後的新陰煞鍛體術。

  總之,只要他聲望足夠,功法足夠,兵家修行這條路就永無盡頭!

  聲望啊…

  王玄看著眼前正操練的士兵,心中定下計劃,過年後繼續加緊訓練,來年開春便搜山驅邪,將附近邪祟一掃而空,聲望應該能更上一層!

  想到這兒,他心神一動揮手示意張橫停下。

  「停!」

  隨著張橫一聲令下,兵士們頓時收矛持盾,雖然看起來整齊,但難免有些人動作慢了一步。

  王玄也不在意,沉聲道:「現在聽我號令,列陣!」

  說罷,銀槍一揮,同時施展小三才軍陣特殊效果,如臂使指。

  這一刻,軍陣氣勢順變。

  伴著王玄的命令,所有士兵煞炁連為一體,他們心中仿佛有個聲音,本能知道什麼時候出擊,什麼時候收縮,自己陣法站位有何缺陷…

  突擊、盾陣、分散,整個軍陣如同一體。

  劉順和張橫在一旁目瞪口呆,心中激動。

  這可是邊軍百戰老兵才會有的默契,原以為當初是巧合,沒想到新兵也能令行禁止,大人竟有如此才能,若是指揮軍團作戰…

  不怪二人震撼,王玄卻是另有目的。

  他不斷下達命令,士兵們列成軍陣衝刺,距離越來越遠,但如臂使指效果依然存在,直到繞過山道看不見,效果才消失。

  原來視線範圍內,軍陣特技就存在!

  王玄忍不住嘴角露出笑意,如此一來作戰中就會有更多選擇,至於唯一的弱點,也有辦法解決。

  聽聞江湖中有御鬼驅妖之術,可以藉助妖鬼查看遠處,只要找到此術推演融入兵道,將來弄頭鷹隼翱翔九天,就能指揮遠處軍團!

  想到這兒,王玄豪氣大增:

  「諸位,可敢與我往深山進發?」

  「諾!」

  府兵們也是士氣如虹,一時間聲震山野。

  此地畢竟曾是蛇怪領地,除了前段時間狼群外,再無其他野獸聚集,訓練離不開實戰,王玄計劃往更北處山嶺一探。

  很快,士兵們輕裝列陣,踏冰雪而去。

  營地倒是沒有收起,畢竟此地有蛇怪氣息殘存,安全且方便。王玄計劃往北行軍二十里,夜間回營休整。

  ……

  就在他們離開不到一刻,五道人影從南而來,正是靖妖司一行人。

  五仙堂美少婦李春娘一愣,「咦,這裡怎麼有個營地?」

  陳瓊風雪中緊了緊披風,「聽聞本地鎮邪軍府王校尉率兵野訓,應該是他們所留,看痕跡……是往北而去。」

  蕭晴曼望向西側,秀眉緊蹙:「此地距顧家山城遺蹟不到十里,若有爭鬥,這些軍漢怕是性命不保,陳巡使且留下書信,叮囑他們回來後立刻遠避。」

  陳瓊本想說讓王玄助拳,但轉念一想便絕了心思。

  只見他足尖連點,身形如飛鶴般劃入營地,鏘得一聲拔出長劍,劍尖顫動,碎石飛濺,鐵筆銀鉤的幾行字頓時留在營地後方巨石上。

  很快,陳瓊收劍而歸,「世妹,我們走吧。」

  蕭晴曼眼角一抽,「陳巡使,還請…」

  陳瓊頓時尷尬,「忘了,蕭巡使,我們走吧!」

  蕭晴曼正色拱手:「多謝陳巡使。」

  說罷,帶著李春娘飛身遠去。

  郭鹿泉再也憋不住狂翻白眼:「這蕭家小姐真是…陳大人,你也太縱容她了。」

  陳瓊微微一嘆:「蕭世妹之父是贅婿,在蕭家受盡冷眼,她只是想為父親爭口氣,郭老勿怪。」

  郭鹿泉滿臉不以為然,不過也沒再多說。

  旁邊丑佛兒則依舊嘿嘿傻笑,大手捏著雪團滾來滾去。

  陳瓊點頭,「我們也走吧,別讓她們落單。」

  三人飛速而行,很快追上蕭晴曼二人。

  他們所在,赫然就是王玄當日所立山崖。

  五人向下望去,頓時看到谷中山城遺蹟,雖被大雪掩埋,但殘垣斷壁,山城輪廓依然清晰可見。

  陳瓊眼神凝重,手中出現一道靈符,正是太一教尋妖搜靈符,同樣以炁刺激,化為火光冒出青煙,凝兒不散。

  然而令幾人奇怪的是,青煙半天沒動,反倒漸漸淡去。

  「為何沒有動靜?」陳瓊一愣。

  蕭晴曼眉頭緊皺,「尋妖搜靈符最擅搜尋妖鬼之氣,那烏家兄弟身上全是鬼魅…莫非我等猜測錯誤?」

  「還是讓我試試吧。」

  旁邊李春娘微微一笑,依舊三根香變幻手式,念動請仙口訣後,瞳孔化作杏仁狀,優雅嫵媚地伸了個懶腰:「小春娘可真麻煩,整天使喚奴家…」

  剛說了半句,她便面色一變,對著空氣中嗅了嗅,「不對,這裡不對……明明是野外,又沒有城隍,地炁怎麼像城中?」

  陳瓊和郭鹿泉臉色同時大變:「這裡有陰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