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陰廟有玄機,各方皆算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陰廟,是個禁忌。

  無論大燕,還是南晉,皆是如此。

  何為陰廟?

  很簡單,經封神術正式冊封地祇者為陽廟,民間私自供奉淫祀者為陰廟。

  封神術自上古傳承至今,朝代更迭,風雲變幻,有些東西早已遺失民間,為世家、法脈掌控。

  真正的封神術要以皇家氣運占據龍脈,修建陵寢,煉製法器,布置陣法,幾乎是以舉國之力才能完成,其中還有不少隱秘。

  這也是歷朝開國帝王奪取天下,需要眾多世家支持的原因。

  封神地祇者,依附於龍脈地竅,國家香火祭祀,神清炁正。

  而陰廟淫祀供奉,或為祖先陰鬼、或為天地精魅,有些甚至是巨妖邪物,除去香火地炁,還需要進行血肉祭祀。

  為什麼陰廟會存在?

  原因也很簡單,每當朝代更迭,亂世降臨,社稷地祇也隨之隕落,各個世家就會進行淫祀,守護勢力範圍。

  而當天下再次一統,皇家就會進行封神大典,各個世家的陰廟淫祀,也會搖身一變成為城隍土地。

  當然,皇家會占據大部分名額,敕封開朝戰死的英靈忠烈。

  《大燕刑律》:凡民間淫祀陰廟者,與巫蠱害人同屬十惡不赦。

  除去血祭不仁,更有維護社稷正統,皇室龍脈氣運的原因。

  若是陰廟多了,龍脈地炁散亂,也意味著社稷坍塌,亂世降臨。

  「此地有陰廟不足為奇…」

  陳瓊的眼神變得冰冷,「顧家山城經歷大魏亂世,必祭祀陰廟自保,但怎麼會殘留至今?」

  郭鹿泉嘿嘿一笑:「那還用說,烏老三弄了那麼多祭品,必是在施展淫祀之術。老頭不明白的是,陰廟與太陰練形圖有何關係?」

  「找到便知!」

  蕭晴曼美目中殺機難以掩飾,望向李春娘詢問道:「蘇仙家,可能找到陰廟所在?」

  此刻李春娘還在請仙上身,因此她直接詢問的是仙家。

  五仙堂供奉的這五大堂口,雖都是精魅妖身,但皆修人族修真之道,以成仙為最終目的。

  它們和一些大教守山靈獸自古以來已融入人族社會,平時還好說話,但你若喊破妖身,那鐵定結仇,讓你雞犬不寧。

  「催什麼催嘛…」

  李春娘身上的蘇四姐嬌滴滴抱怨了一句,杏仁狀的瞳孔中滿是疑惑,「奇怪,這裡地炁安穩卻異常散亂,難道陰廟是被陣法阻隔?」

  隨即她又對著空氣嗅了嗅,嘴角彎出個狐狸笑容,「不過…這滿山的耗子味卻是難以遮掩,你們找吧,應該就在哪座山中。」

  說罷,她慵懶地打了個哈欠,再睜眼,瞳孔已恢復正常。

  蕭晴曼秀眉微皺:「就這些麼?」

  李春娘無奈搖頭:「這裡有陣法遮掩,蘇四姐擅於探查氣息,卻不擅於破陣。」

  「辛苦春娘。」

  蕭晴曼說罷,望向了郭鹿泉。

  巡使小隊便是這樣,一般為兩名擅於攻伐者,加上一名擅於探查及各種輔助術法高手。

  陳瓊手下,丑佛兒擅攻,郭鹿泉則是輔助。

  郭鹿泉也不謙讓,沉聲說道:「陣法之道,高深莫測,各家自有秘傳,太陰門老夫倒是知曉一些,且看看再說。」

  說罷,他從懷中掏出一個羅盤,只見上面旋針如抽風般轉個不停,又抬頭望了望四周山勢走向,「果然有陣法,需找到遁去之甲,才能破陣,先去那廢墟中看看。」

  眾人點頭,於那筆直陡坡上借力彈跳下墜,如履平地,而丑佛兒則直接跳下,在雪地中砸出個人形巨坑,如孩童般嘿嘿直笑。

  很快,他們便進入山城廢墟。

  只見殘垣荒草,斷壁積雪,早已被歲月侵蝕得不成模樣。

  郭鹿泉老頭看著羅盤左轉右轉,於一處雪地停下,望了望四周山巒,眉頭直皺:「奇怪,這裡是地竅正中,即便修建陰廟也應當在此,到底藏去了哪兒?」

  陳瓊嘆了口氣:「算了,蘇四姐說就在山中,我們四處搜尋一番吧。」

  眾人當即分散查探。

  而在對面高崖巨松背後,老道李守心微微搖頭,「老道找了數年,卻沒想就在眼皮下,三奇不聚,六儀不顯,遁甲豈會現身?」

  說罷,低頭微笑道:「小老鼠,就看你的了。」

  地上,一隻灰耗子繞來繞去,老道近在眼前,卻根本看不到。

  在老道所處地下百米處,赫然就是安鼠生所藏巨大溶洞,火把搖曳不定,海潮般的老鼠翻湧,吱吱亂叫。

  「鼠爺,來了生人,怎麼辦?」五鬼中鬍鬚惡漢問道。

  安鼠生嚼著花生米,小眼睛轉來轉去,依舊笑容不變,「怕什麼,都是些熟人罷了,三年前叫那小丫頭跑了,今日正好了解恩怨。」

  在他們前方地面上,無數老鼠瘋狂撕咬,一截水桶粗的巨大鐵鏈從地下顯現,也不知何物鍛造,竟絲毫沒有鏽跡。

  安鼠生笑道:「老子雖從陰門老鬼那搶到了鑰匙地圖,但陰廟內竟全是那玩意兒,乾脆破了陣法根基,到時陰廟大開,外面那群蠢貨正好當祭品。不過……還有些不夠…」

  「你們去,把那些軍漢引來。」

  「是,鼠爺。」

  幾道身影迅速進入溶洞深處,洞內只剩下了安鼠生一人,只見他輕撫著爬在身上的幾隻大耗子,眼中是壓抑不住的笑意:

  「三奇現,萬鬼出,長生既是劫,嘻嘻,有趣,有趣……」

  ………………

  「列陣,穩住,地剛守!」

  山谷中,喊殺聲,嘶嚎聲漸漸變小。

  王玄率領府軍士兵往北深入不到十里,便再次遇到狼群。

  這次狼群數目更多,至少有三十多條,而且十分狡猾地選擇山谷中伏擊,從各個山坡上竄出撲人。

  然而,軍府士兵們早已脫胎換骨。

  四十人煞炁勾連成陣,不慌不忙斬殺群狼。

  王玄這次更悠閒,甚至沒使用軍陣如臂使指,僅靠張橫劉順指揮,便已輕鬆獲勝。

  不一會兒,廝殺聲停歇。

  劉順抹去鋼刀血跡,走過來皺眉道:「大人,這北山卻是有些古怪,屬下一路防備,您也用了搜妖靈符,怎麼一隻邪祟妖物也不見?」

  不怪他詢問,山林之中極易滋生魑魅魍魎,而且早出蛇怪領地,想給士兵們練膽都沒找到一隻。

  「確實有些不對…」

  王玄微微搖頭,「罷了,以後有的是機會,打掃戰場,收兵回營!」

  一聲令下,士兵們迅速剝下狼皮,打包後列隊回營。

  三千兩銀子支撐不了多久,王玄這次出來也有打獵掙錢的計劃,包括蛇怪皮,熊皮,都已打包收好。

  然而,剛離開山谷不到三里,小黑狗阿福便耳朵一豎,對著前方汪汪汪不停叫喚。

  霎時間,周圍陰風四起,人影綽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