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臨陣講鬼道,三箭破法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知什麼時候,雪已停下。

  雖天低雲沉,但尚未日暮,然而光線卻陡然變得昏暗,悽厲陰風中似有人幽怨哭訴,昏暗中一道道人影若有若無。

  「列陣!」

  張橫一聲爆喝,頓時盾牌成陣,長矛如林。

  這是艱苦訓練換來的本能,但畢竟都是新兵,除了白三僖老漢面色如常,其他人眼中都閃過一絲恐懼忐忑。

  劉順見狀眉頭一皺,「怕什麼,鬼魅之屬三魂不全,七魄皆散,你們都已引煞入體,只管砍便是!」

  王玄揮手制止二人訓斥,淡然笑道:「莫急,所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本官原本就要帶你們去找,如今送上門來卻是正好。」

  「《大燕搜山圖》記載鬼屬有千餘種,你們看,那個長舌頭的是吊死鬼,那團黑影是影鬼,還有那個……」

  臨陣之時,他竟然上起了課。

  士兵們平日也有劉順講解《大燕搜山圖》,但紙上得來終覺淺,如今相互應證,再加上王玄主帥鎮靜,談笑間已將恐懼化解。

  千米之外懸崖之上,烏家兄弟面面相覷。

  「這軍漢…找死!」鬼面大漢眼中殺機頓現。

  旁邊白須老者揮手攔下,「老五莫急,都是些痴人罷了,安鼠生要活口,布陣引走便是。」

  另一名鬼面老婦也勸道:「老大說的沒錯,想那老三,不過偷偷引了具屍精,想弄個主魂護身,便被安鼠生吞了五臟,我等還是莫要擅自行動。」

  鬼面大漢咬了咬牙,不再說話。

  白須老者一聲長嘆:「布陣吧,若老三在,咱們這五鬼引魂陣也不至於出現漏洞。」

  說罷,四人各自盤膝而坐,捏動法訣。

  只見他們前方已設起簡易香案,案上一排血酒,案下一排小黑罐子已全部打開,正中香爐插著三根黑香,另有骨笛魂鈴等詭異法器。

  而在山崖之下,陰風鬼影肉眼可見地形成黑霧,從四面八方將軍府士兵們包圍。

  陰兵法壇,各大教法脈皆有各自特色,或如太一教降服厲鬼,置於城隍土地廟中由地衹驅策,或如陰門總壇布下鬼府大軍,法旗一揮便是鋪天蓋地。

  但這些都是大教法脈千百年積攢,鎮邪搜靈而來。烏家兄弟只是小門小戶,能弄出這種聲勢,顯然走了邪道,刀下冤魂無數。

  隨著幾兄弟捏動法訣,他們身上魑魅刺青竟緩緩遊動,似有一張張猙獰面孔欲脫體而出。

  「起陣!」

  白須老者一聲厲喝,幾人同時咬破中指點在眉心。

  霎時間,陰風鬼霧將府兵全部籠罩。

  陣內,景象同時大變。

  在所有兵丁眼中,天色陡然變暗,如夜幕忽然降臨,蒼穹曠野儘是一片黑暗,遠處碧綠鬼火飄蕩,幽影張牙舞爪。

  王玄望向遠處,眼中凶光浮動,但依舊面色不變,繼續給手下講解,「通常情況,鬼物互相吞噬,各自分散,若有大凶之地誕生鬼王,則為鬼穴。而如今這景象…便是有邪修操控!」

  張橫扛著鋼刀嘿嘿一笑,「原來還有大魚。」

  府兵們如今也恢復鎮靜,舉盾持矛,死死盯著前方。

  劉順拱手沉聲道:「大人,要不我們先衝散鬼霧?」

  他說此話不是托大,軍陣一成,煞炁連接如鐵桶一般,況且有王玄指揮不輸邊軍,即便鬼穴凶地也敢闖上一番。

  眼前這陣仗,還嚇不到人。

  王玄面冷如玉,眼睛微眯:「不急,跟他們耍耍!」

  他們不動,上面的烏家兄弟卻有些著急。

  「這些軍漢怎麼不動?」

  「鬼打牆要移動才能生效,若耽誤了時辰怎麼辦?」

  「許是嚇懵了,用幻術!」

  隨著他們變換法訣,下方黑霧頓時翻湧。

  陣中陰風狂嘯,鬼火亂舞。

  「阿牛,回家吃飯啦……」

  「郎君,咱家娃又長高了…」

  「二郎啊,麥子熟了,怎麼沒人割啊…」

  聲聲幽怨泣訴傳來,兵丁們臉色大變。

  「阿娘,他們抓了我阿娘亡魂!」

  「爹,憨娃……」

  「都醒醒!」

  張橫一聲爆喝,「幻術而已,石瓦村亡魂早入幽冥,莫昏頭昏腦亂了陣型!」

  王玄冷眼道:「眼前不過鬼語魅惑,記住,逝者已矣,誰要過不了這關,就別想著報什麼血仇。」

  想起石瓦村慘狀,兵丁們頓時冷靜下來。

  魑魅妖祟,邪道凶人…全都該死!

  隨著煞炁凝結,耳中幻聽也變成悽厲鬼嘯。

  王玄見狀嘴角露出笑容,他之所以不動,無非為了讓士兵們適應,只有克服心中軟弱恐懼,軍陣才算大成。

  「取我弓來!」

  「是,大人!」

  接過劉順遞來的弓,王玄搭弓引箭,黑羽箭頭前方煞氣旋轉,使出連珠箭術,咻咻咻三箭飛射而出。

  烏家兄弟正設壇做法,忽然心中猛跳,只見三道黑影從黑霧中破空而出,呼嘯而來。

  鬼臉大漢冷哼道:「那狗官竟能察覺我等所在,不過拿箭射人,簡直可……」

  「小心!」

  旁邊白須老頭面色大變,揪著他迅速散開。

  轟!轟!轟!

  三聲劇烈爆響,泥土四濺,飛雪漫天。

  陰兵鬼壇被炸了個七零八落,地面更是出現三個大洞,山崖四周積雪不斷滑落。

  「這……這是啥玩意兒?」

  鬼臉大漢有些發傻。

  陣法被破,一旁鬼面老嫗吐了口血,厲聲道:「那是軍中煞器,莫怕,這些府兵能有幾隻,動手抓人!」

  正說著,咻咻咻又是三道黑影破空而來。

  幾人這次有了防備,輕鬆躲過,不過再看山下已有些忌憚,「這些不是府兵,是邊軍,還有高手,撤!」

  說罷,幾人身形閃動,迅速遠離。

  下方陣法被破,黑風鬼霧頓時消散,只見有黑影卷著陰風進入密林,有黑影沒於地下,更多的則尖叫著憑空消散。

  「大人高明!」

  張橫和劉順眼饞地看著爆裂符箭,他們早知道王玄能製作此物,可惜屍狗煞輪未成,無法使用。

  王玄望向前方左側山崖,冷聲道:「搜!」

  他屍狗煞輪已成,雖第二煞輪尚未凝聚,但靈覺已顯,隱約能察覺到對方位置,沒想到隨手三箭竟破了陣。

  再厲害的陣,法壇都是根本,打碎法壇,布陣者必遭反噬。

  很快,劉順張橫飛身而來,拿出幾隻陶罐,「大人,邪修已跑,留下了幾隻鬼壇。」

  「留著幹什麼,打碎!」

  「諾!」

  刀光閃過,黑壇噼里啪啦破碎。

  隨之,山林中,雪地下,伴著悽厲尖叫陰風消散。

  陰兵法壇之術,攝鬼魅一魂控制,打碎法壇,鬼物也難以存留。

  劉順拱手道:「大人,我們要不要追擊?」

  王玄望著遠方若有所思:「這些傢伙平白無故招惹我們,必有蹊蹺,眼下天色已黑窮寇莫追,先回營地再說。」

  「是,大人!」

  經此一事,府兵們氣勢又變,他們昂首挺胸,面色堅毅,軍陣整齊踏冰雪而行。

  他們知道,自己不再是手無寸鐵的百姓。

  遠處,夕陽半落,天空中出現一幅奇景:

  殘陽猶在,彎月如勾,亦有數顆星斗。

  「大人,這景象到是少見。」

  「沒什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不過軍陣奇門遁甲中卻有說法,日月星,對應乙、丙、丁,謂之三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