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陰廟屍潮出,妖氛鬼霧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是陰廟!」

  靖妖司眾人猛然一驚。

  那處山崖他們早已尋遍,怪石嶙峋仿佛曆經千年風雨,嚴絲合縫老松探頭,怎麼會藏有陰廟。

  這手段,怕不止是陣法造就!

  蕭晴曼銀牙一咬就準備衝出,卻被陳瓊攔下,「莫急,等山崖徹底塌陷,安鼠生不論躲在哪裡,目的都是陰廟。」

  「陳巡使說得對。」

  蕭晴曼深深吸了口氣,硬是壓住怒火,但背後秋蟬劍卻不停嗡嗡顫動,隨時可出鞘殺人。

  「師傅……」

  少女喃喃念叨了一聲,拳頭幾乎要攥出血來。

  陳瓊看到微微一嘆,莫名想起當初那年秋葉飛舞,流著鼻涕的小女孩吃著糖葫蘆滿臉傻笑。

  秋葉依舊,但世事如潮,人已陌路。

  陳瓊轉頭,儒雅臉上亦滿是冰冷。

  「諸位看緊了,今日必斬妖道!」

  說話間,那片山崖已整片坍塌,塵土翻湧成雲,裹著滿山積雪滑成巨大土坡。

  雖是夜間,又塵土漫天,但眾人目力非凡,當即看清了那陰廟模樣:整片黑石雕刻而成,半截鑲於山內,巨石牌匾上三個斗大刻字,怪異扭曲,完全不是大燕官字。

  「這是幽冢書。」

  陳瓊冷笑道:「千年前便已淘汰,專用於帝王墓穴,那牌匾寫著《陰仙廟》,好大的口氣!」

  郭鹿泉啐了一口濃痰,「媽德,果然是太陰門雜毛作風,整日想著陰屍成仙,諸位小心,裡面必有老殭屍。」

  「走!」

  蕭晴曼早已按捺不住,瞬間飛身而出。

  其他人亦緊隨其後,五道黑影唰唰唰縱躍之間便已來到巨大土坡之上,落地時便已掏出兵器各自戒備。

  他們不急於進入陰廟,而是望向四方。

  只見雪夜月明空,群山皆寂靜。

  過了一會,安鼠生依舊沒現身。

  陳瓊眼睛微眯,「陣法已破,妖道怕是在暗中窺視,郭老、李前輩,探查氣息!」

  李春娘沒有猶豫,立刻請仙上身。

  郭鹿泉老頭也從懷中掏出一疊黃土紙疊成的小人,兩指夾著胸前一翻,口中呢喃道:「幽冥陰靈,剪紙成兵,三魂歸左,七魄歸右,速速起身!」

  說罷,咬破中指一點。

  霎時間,數十紙人雪片飛舞,裹著陰風飛向四面八方,而郭鹿泉也兩眼上翻,竟只剩眼白。

  「耗子味,滿山耗子味,真臭!」

  李春娘揮手捂鼻,杏仁瞳中滿是嫌棄。

  郭鹿泉則不停用眼白東張西望,似乎那四處亂飛的紙人皆是其眼線,「這邊沒有,那邊地炁紊亂,山中有古怪……」

  突然,二人齊齊扭頭,望向陰廟。

  陳瓊眉頭一皺,「發現了什麼?」

  郭鹿泉眼白不停顫動,「好濃的屍氣!」

  李春娘身上的仙家蘇四姐也完全沒了慵懶之色,聲音變得尖利,「屍氣爆發,怎麼這麼多,退!」

  說罷,幾人同時飛速後退。

  呼~

  只見黑乎乎的陰廟入口處,陰寒白氣翻湧而出,沿途土石全都咔嚓嚓結起了寒冰,同時腐朽屍味迎面而來。

  東邊山崖之上,正暗中窺視的老道李守心也白眉一凝,面色變得嚴肅,「這麼多殭屍,顧家當初發生了什麼……」

  說話間,陰廟門口已人影重重。

  殭屍,大燕朝並不罕見。

  人死後若一口「殃氣」難出,體內七魄不散,屍體便會吸收陰晦之氣,死而不腐,如野獸襲人。

  朝廷公門有專門管理喪葬的「殃師」,不過十年的行屍只是力氣大些,普通百姓也能設套捕捉焚燒。

  但顧家陰廟建於前朝大魏,距今至少三百年。

  毫無疑問,出來的不會是普通殭屍。

  沙沙沙……

  殭屍還未現身,地面已出現怪聲,如萬千蠶蟲啃食桑葉,聲音隨低卻陰寒瘮人,肉眼可見一道黑線蔓延而出。

  「是媼蟲!」

  陳瓊眉頭一皺,立刻從懷中掏出一張黃符,符紙平整光潔,紅色硃砂符文隱現火焰光彩。

  這是太一教五行風火符,乃高功製作,無需秘法也能施展,在符籙中也算上品,然而陳瓊卻毫不猶豫引燃拋出。

  符紙燃燒化作青煙瘋狂旋轉,隨即流火膨脹,風助火勢,竟化作十米長火龍捲,堵住陰廟入口。

  黑夜中,火光照亮四方。

  地面黑影現身,卻是一隻只拇指大小,蠶腹黑甲,長著細肢尖牙的詭異蟲子,在火焰中吱吱亂叫,屍體焦黑,臭氣熏天。

  媼蟲,《大燕搜山圖》屍屬蟲怪。

  所謂有屍必有媼,媼蟲常與殭屍相伴,二者相剋相生,或是媼蟲將殭屍啃食乾淨,或是殭屍兇悍掌控媼蟲化為術法。

  媼蟲雖脆弱,但卻帶有屍毒,且數目眾多,若是吸收月華長出翅膀更麻煩,因此陳瓊毫不猶豫使用靈符應對。

  與此同時,火光也將後方殭屍照亮。

  白色長袍破爛,仍能分辨出大魏款式,各個身軀僵硬披頭散髮,有的軀體干黑渾身蟲洞,有的青面尖牙指甲烏黑,還有的身軀靈活,皮膚竟是血紅色……

  郭鹿泉一聲厲喝:「小心,這些傢伙全是太陰門徒,其中有屍精潛藏!」

  話音剛落,地面便塵土飛揚,數百塊亂石飛濺而來。

  如果王玄在,就會發現是他曾幹掉的石屍精,不過卻隱藏在屍潮中,接連出現三隻。

  「嘿嘿…玩石頭。」

  光頭大漢丑佛兒一臉興奮傻笑沖了上去,肌肉虬結身軀散發黃銅光彩,嘭嘭嘭將飛來石塊全部撞碎。

  這大漢簡直如佛門金剛降世,又有修羅之勇,衝出火牆的幾隻殭屍剛剛冒頭,便被其揮舞門板大斧劈成兩截。

  與此同時,蕭晴曼秀眉凌厲,劍指一揮,身後秋蟬劍鏘得一聲飛出,劍嘯龍吟響徹山谷,化作匹練白芒一個旋轉,就將兩隻石屍精連同周圍殭屍絞成肉塊。

  漫天亂舞的飛石隨之掉落在地、

  「你莫出手!」

  陳瓊飛身而來,長劍一橫,「留著劍炁對付妖道!」

  飛劍術攻伐驚人,雖身懷秘術,但蕭晴曼尚未五氣朝元,支撐不了多久。

  蕭晴曼也不廢話,劍指揮舞秋蟬劍歸鞘,雙手交叉一翻,已從腰間抽出兩把短刀,寒鋒雪亮,顯然也不是凡品。

  五人皆是靖妖司高手,放手施為下頓時將湧出屍潮堵住,一具具殭屍碎肉很快擁塞陰廟入口。

  呼~

  就在這時,四周忽然陰風大作,人影重重。

  「小心,是烏家五鬼!」

  陳瓊一聲冷哼,手指一彈劍刃,嘹亮劍鳴頓時將四周鬼魅悽厲尖叫聲壓住。

  山海書院浩然劍氣訣,雖是最基礎功法,但對於妖祟陰鬼克制極大,書院弟子仗之遊歷四海,積累學識。

  但他們要堵住屍潮,顯然無暇他顧。

  很快,陰風鬼霧遮擋了月光,幽影重重,鬼火飄飄,又有陰廟越發洶湧的屍嘯,使得整個山谷如墜鬼蜮…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