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紙人來傳信,妖道入陰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陰廟外,劍光四濺,人影翻飛。

  靖妖司五人不斷變幻位置,將湧出的殭屍斬碎。

  郭鹿泉老道說得有些誇張,這些殭屍並非全是太陰門徒,大多衣著素樸,明顯是凡俗百姓。

  隱藏於其中的屍精並不多,但殭屍數量卻是多得駭人,屍體碎塊已滿地堆積,但依舊有殭屍獠牙猙獰往外涌。

  另一邊,烏家四鬼於暗處設下陰壇,弄得谷內陰風鬼霧呼嘯,雖傷不到靖妖司等人,但卻干擾視線,令人煩悶。

  郭鹿泉已收起紙人術,鋼刀閃著寒光上下飛舞,但終究年老體衰,被陰魂干擾差點挨殭屍一爪,頓時大為光火:「你們先頂著,我來對付此陣!」

  說罷,閃身退下,從懷裡取出一根白燭,咬破中指繞著白燭畫了一圈,又在眉心一勾,燭芯頓時點亮。

  古怪的是,燭光竟是綠色。

  一股詭氣息向外蔓延,陰冷,森嚴,古老。

  這一刻,陰風停下,鬼影也齊齊向後退入黑霧中,躲得慢的甚至一瞬間燃起綠火,化為烏有。

  冥燭寶蠟,陰門獨有法術,招魂走陰都會用到。

  郭鹿泉蒼老面龐在綠色燭光下格外瘮人,嘿嘿冷笑道:「在我陰門面前弄鬼,還不現身受死!」

  啪嗒、啪嗒…四道人影從鬼霧中出現。

  三男一女,滿臉刺青,正是烏家四鬼。

  然而,這四人眼前的狀態卻有些古怪,一個個身體佝僂,腦袋低垂,足跟離地,仿佛被什麼東西提著走路。

  「嘻嘻…死…」

  詭異的笑聲從四人上空傳來,半分癲狂,半分怨毒,但卻空空如也,看不到形體。

  「不好!」

  郭鹿泉面色一變,「這四人已被厲鬼反噬。」

  說罷,咬破舌尖對著冥燭一股血霧噴出,同時厲喝道:「還不現形!」

  冥燭綠光猛然暴漲,烏家四人上空緩緩出現四個巨大身影:

  一個白衣披頭散髮,身上水珠嘀嗒…

  一個渾身腐爛,滿是鬼面爛瘡…

  一個紅衣女鬼,舌頭甩來甩去…

  一個白面紅腮大頭嬰,眼中空洞一片…

  郭老頭臉色難看,「烏家兄弟也不知造了多大的孽,這些厲鬼怨氣已成實質,還被刺青封在人身內,三魂皆毒,七魄猶在,麻煩了!」

  陳瓊深深吸了口氣:「必是安鼠生之計,諸位,使出全力吧。」

  「嘻嘻…哈哈哈……」

  他話音未落,烏家兄弟已閃身而來,速度快若鬼魅。

  ……

  「無量太上天尊…」

  山崖上,李守心望著下方山谷黑霧翻湧,眼角抽抽,臉上猶豫不定,「糟,老道做錯事了。」

  「裝作不知也罷,偏偏為截了那刀客,若此地事情鬧大,蕭家還好說,總壇戒律法師那邊……怕是逃不過雷火之刑。哎…老道辛苦尋個機緣,你們都跑來作甚!」

  說著,李老道嘆了口氣,「罷了,先解決此事吧。」

  他剛欲起身躍下,忽然眼睛一轉望向王玄軍營所在,「差點忘了那小子,沒成想他真能成功,此事……或還有轉圜餘地。」

  說罷,捏動法訣劍指一凝,半坡上郭鹿泉掉落的一個紙人頓時飄了起來,隨風落在老道手中。

  老道咬破指尖點在紙人身上,呢喃幾句後揮手一甩:「去!」

  頓時,一股陰風颳來,裹著紙人消失在夜色中……

  ……

  另一邊,就在陰廟顯現時,王玄也同時察覺。

  轟隆隆,地面微顫,樹林積雪灑落。

  「停,戒備!」

  王玄一聲令下,府兵們頓時結成盾陣。

  張橫抓了抓腦袋望向四周,「大人,莫非地龍翻身?」

  「地龍翻身可不是這樣。」

  王玄抬眼望向西側,「震動是從那邊傳來…哼,邪修、地動,看來這北山有蹊蹺,先回營地再說。」

  說罷,當即下令加快行軍。

  回到營地,點起篝火,埋鍋造飯,沿途打到的雪兔切塊煮湯,河中熊內臟引來的冰魚烤在火上,不一會兒整個營地便飄香四溢。

  天色已黑,唯有篝火旁明亮,因此陳瓊刻在後壁山石上的字也昏暗不清,無人發現。

  直到張橫遠處小便才驚呼一聲:「大人,這邊有東西!」

  王玄點著火把上前一看,只見石壁上刻著:王兄,我等追捕妖道入山中,危險,速避,靖妖司陳。

  劉順笑道:「原來是靖妖司追兇,卻被咱們碰到了。」

  王玄眼睛微眯:「靖妖司的差事咱們不插手,下令戒備,武器不離身,明早出山。」

  兩名隊正也毫無異議。

  朝廷衙門和江湖其實沒什麼兩樣,別人的差事再苦再危險,你也不能多事,即便出於好心,換來的也可能是仇怨。

  因為有時候,面子比命重要。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坐下吃個半飽時,王玄猛然抬頭,眼中煞氣濃郁,「誰?」

  話音剛落,一陣陰風便呼嘯而來,裹著紙人上下飛舞。

  張橫倉啷一聲拔刀冷笑道:「白天跑了,還敢送上門來!」

  「別出手!」

  王玄揮手制止張橫,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他竟在紙人身上察覺到熟悉氣息。

  白三僖老頭也湊了過來,眉頭一皺說道:「大人,我聽聞江湖中有紙鶴傳書秘術,這紙人會不會也是?」

  王玄猶豫了一下,伸手一抓便將紙人捏在手中。

  呼~

  紙人忽然冒出青煙燃燒,隨後一個蒼老的聲音隨風響起:「王校尉,西側山中有事,恐危及永安,速率兵相助,老道欠你個人情……」

  聲音飄忽不定,卻分外清楚。

  「城隍廟祝李守心?」

  王玄眉頭一皺,冷笑道:「今夜這山中,真熱鬧。」

  ………………

  另一邊,山谷之中。

  烏家兄弟突然爆發出的速度令靖妖司眾人措手不及。

  「小心!」

  陳瓊只來得及一聲提醒,惡風便已撲到。

  他長劍翻飛,舞作一團。

  叮叮叮,黑夜中一連串劍光迸發。

  陳瓊有些心驚,自己這浩然劍氣訣專克陰物,卻無法令對方退避,而且這烏家兄弟看模樣剛剛煉精化氣,被厲鬼反噬後竟能壓制自己。

  這是什麼邪術?

  其他人也同時遭到襲擊。

  丑佛兒身邊一道黑影閃轉騰挪,赫然是那鬼面白須老者,手中兩桿鐵刺轉眼間便刺了數十下,但只留下點點白痕。

  可惜,丑佛兒雖修煉佛門七寶羅漢法身刀槍不入,卻也抓不住鬼面老者,兩人陷入僵持。

  五仙堂李春娘已請仙上身,速度同樣飛快。

  她一邊閃躲,一邊打開身後葫蘆,灑出大片銀針,杏仁瞳孔微縮,頓時陰風卷著千百根銀針,隱約組成個狐狸模樣。

  襲擊她的是烏家老五,瞬間被紮成了刺蝟。

  郭鹿泉則最慘,一瞬間就被利刃穿透腹部,口噴鮮血倒飛出去,種種術法根本來不及施展,眼中已顯絕望。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嘭!

  烏家老四打著旋飛了出去。

  李守心道袍飄蕩,渾身金光隱隱。

  強援突降,並且來得蹊蹺,但眾人根本來不及細想,因為陰廟屍潮已突破封鎖,瞬間湧出上百,獠牙猙獰,仰天嘶嚎。

  而與此同時,地面隆起一道鼓包,筆直進入陰廟大門,同時傳來安鼠生的嬉笑聲:「各位,整個顧家族人都在這裡,你們慢慢玩,嘻嘻…今夜太有趣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