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地裂風火急,結陣入陰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寒夜月如勾,雪谷厲鬼嘯。

  殭屍嘶吼聲是從喉中發出,似野獸,又帶著種乾冷陰戾,再加上烏家兄弟身上厲鬼尖笑,令人不寒而慄。

  鎮邪軍府一方,卻沉默不語。

  軍伍之中,有戰吼提升士氣,比如臨陣高呼「大風」,山呼海嘯,氣勢雄壯,令敵聞風喪膽,意思是「艹」!

  但沉默,同樣是種力量。

  四十多名府兵結成三才軍陣,眼神冰冷,動作精確,唯有甲片嘩啦聲與矛刺噗嗤聲,宛如殺人機器,一絲不苟。

  隱約間,氣勢竟蓋過屍嘯鬼嘯。

  不知不覺中,整個山谷殭屍全被吸引過去。

  ……

  數百米外,畫地為牢符陣中。

  李春娘咋舌道:「那些士兵只是引煞入體而已,江湖中三流都算不上,結成軍陣竟如此強悍……」

  陳瓊眼中光芒閃動:「你若去邊軍一看,那氣勢才叫熊羆虎狼,不過王校尉練兵之才也非同一般。」

  另一邊,隨著數百殭屍擠成一團,戰事越髮膠著。

  軍陣雖強,但對付普通殭屍還行。

  幾隻石屍精隱藏於屍群中,不僅速度飛快士兵難以刺中,控制亂石飛舞,也令人不堪其擾。

  最危險的還是剩下的烏家兩兄弟,本就是江湖好手,厲鬼反噬附身後,更是如壁虎般在兩側山崖跳躍,快如鬼魅,時不時偷襲一下。

  王玄一邊要對付殭屍,一邊要提放二鬼,分心下差點忍不住使用戰意勃發特技加持。

  他銀槍橫掃,挑空身前殭屍,見幾人模樣,頓時光火:「還愣著幹什麼,幹掉屍精,還有那倆老鼠!」

  「哦…」

  陳瓊幾人有些尷尬。

  李老道還好說,正凝神控制符陣,他們卻是反應慢了些,實則大悲大驚下,被軍陣威武奪神。

  「先殺烏家邪修!」

  陳瓊飛身而出,踩著山崖凸起巨石,衣袖飄飄如履平地,劍光一閃直追烏家老大,鬼面白須叟。

  沒了殭屍干擾,他亦能全力發揮,劍眉微凝,口中朗聲道:「求學之道正為先,神正則炁清,心正則理明……」

  書聲琅琅,隱有松濤迴蕩。

  顯然沒了殭屍干擾,陳瓊能夠從容使出書院秘術。

  前方烏家老大身上附的是水鬼,白衣長發,陰水滴答,聽到書聲頓時悽厲長嘯,身形若隱若現,閃爍不定。

  鬼面白須叟也受到影響,身形一僵,叢雪坡滑落,被陳瓊追上,劍光閃爍,鮮血噴濺,屍首分離。

  另一邊,李春娘也再次請仙上身,不過這次卻是一條蛇形黑影,將烏家老四身上鬼嬰纏住後,丑佛兒一斧將其劈成兩半。

  王玄看得微微點頭。

  若論單打獨鬥,江湖手段確實技高一籌。

  除掉烏家兩鬼後,陳瓊一邊尋找石屍精斬殺,一邊高聲問道:「王校尉,下一步怎麼辦,還請吩咐。」

  他求學書院,曾得夫子點評:智謀中下,機變不足。自知臨陣指揮不行,索性坦蕩交給王玄。

  「退後!」

  王玄也不廢話,一聲厲喝後翻身而起,落在盾陣上的同時,接過劉順遞來的弓箭。

  彎弓引箭,煞氣迴旋。

  咻!咻!咻!

  連續數隻爆裂符箭,分別射在兩側斷崖。

  轟隆隆,爆炸聲連續不絕,土石飛濺。

  王玄所射之處,正好是斷崖節點,在陳瓊幾人驚駭目光中,兩側山崖轟然墜落,山石泥土傾瀉而下。

  塵土飛揚,地面震動。

  只見擁擠的殭屍大半都被砸癟掩埋,剩下一半也被困住,唯一出路又被府兵軍陣堵死。

  王玄銀槍一揮,「前三,天陰突!」

  嘩!

  府兵變幻陣型,所有鋼盾連成一排。

  咔!咔!咔!步伐整齊,前行三步。

  剩下殭屍空間被擠壓得更小。

  王玄一槍將靠近殭屍挑飛,「李老道,火符!」

  李守心此時已曉得王玄要做什麼,眉開眼笑,捏動法訣劍指一引,一道黃符頓時點燃,裹著青煙火光落入殭屍群正中。

  風火旋轉,剩下殭屍立刻化為火人。

  很快焦臭味四溢,白氣翻湧。

  「王校尉小心屍氣!」李老道連忙提醒。

  王玄點頭,「後三,地剛守!」

  咔咔咔,軍陣整齊後退,同時將逃出火海的殭屍再次拍回,沒一會兒便安靜下來,唯有火光噼里啪啦。

  陳瓊等人面露驚喜,沒想到一場大禍,竟如此方式結束。

  以前他只覺得王玄是個厲害校尉,值得結交,如今再看,只覺自己有眼無珠。

  李老道撫須擊掌嘆道:「王校尉用兵如神,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然而,王玄臉色卻變得冷漠:「這裡怎麼回事?」

  雖不知發什麼什麼,但看那山崖陰廟遺蹟,多半便是江湖奪寶惹出事端。

  若是自己今晚不在,群屍齊出,不知有多少村子遭殃,要知道感染屍毒便會化為行屍,到時永安城都會遭殃。

  他自問不是爛好人,但心中已有怒火升起。

  所謂兵不離民,永安城若毀,難道他帶人去當土匪?

  李老道臉色一僵,「此事…」

  「王校尉,此事隨後細說。」

  陳瓊望向陰廟,臉色凝重,「有一妖道魁首進了陰廟,若是讓其逃了,日後恐釀出更大禍患!」

  「那還等什麼?」

  王玄也不廢話,轉身命令道:「裡面情況不明,張橫指揮,列陣戒備,等我號令。」

  「諾!」

  張橫抱拳,迅速領軍陣堵在門口。

  王玄面色不變,心中卻滿意。

  今夜雖冒險,卻也有收穫。

  經此一戰,士兵們士氣信心大增,雖一個個面色疲憊,卻精神抖擻,不用自己指揮也顯出悍卒氣勢。

  見軍陣就位,王玄對靖妖司等人點頭道:「我們進去吧,若有探查術法,先行使出。」

  不知不覺,所有人都以他為主。

  倒霉的郭鹿泉重傷昏迷,李春娘也不廢話,再次請蘇四姐上身,瞳孔變成杏仁狀,對著空中嗅了嗅,嬌滴滴道:「好濃的屍氣,不過卻正在消散,咦……裡面怎麼沒人,不對,好像有厲害陰魂……」

  五仙堂?

  王玄聽白老頭講過這個法脈,赫赫有名,各地都有分堂,在民間頗有威望,想不到能在這裡見到。

  靖妖司果然多江湖異人。

  想到這裡,王玄又對著李守心沉聲道:「李道長,對付陰魂你最拿手,記得戒備。丑大師在前,陳瓊與我負責側翼,這位……」

  「奴家叫蘇四姐。」李春娘拋了個媚眼。

  王玄冷漠點頭:「蘇四姐居中,有異況隨時告知。」

  短短時間內,他已根據所知分配好任務,眾人皆點頭稱是。

  「我……我也要去!」

  蕭晴曼咬著牙站了起來,虛弱說道。

  王玄眉頭一皺,「不許,傷員會拖累其他人。」

  不等陳瓊求情,蕭晴曼便狠聲說道:「我有飛劍,尚能一擊定乾坤,只要斬了那妖道,生死不怨他人!」

  好個剛強女子…

  還有,她說飛劍?

  望著那滿臉是血的堅定面孔,王玄眼神一動,面色依舊不變,「好,既有死志,居中策應。」

  蕭晴曼抱拳:「謝將軍。」

  「我不是將軍。」

  王玄轉身望向黑洞洞陰廟大門,「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