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半陰半陽廟,半神半屍魔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呼~

  火把搖曳不定。

  光亮撕破塵封數百年的黑暗。

  王玄銀槍一橫,凝眼仔細打量。

  只見這陰廟外雖有廟門牌坊,裡面卻是個中空山腹,四周石壁有大大小小凹陷,裡面全是些朽木碎片。

  中央則是一座高台,由巨木層層堆放而成,高台之上則是一座十米高道人石像,綬帶飄逸,手捏法訣,眼睛向下,似乎在俯視他們。

  陰暗腐朽氣息、屍臭味,撲面而來。

  並無什麼邪修行蹤…

  旁邊陳瓊眉頭一皺:「不對,這裡不對。」

  「凡廟宇構造,必設大殿香堂為正中,養地炁,聚香火。這裡雖有神像供奉,卻搞出穹廬頂壁,還有那木台,分明是諸侯王族墓才有的『黃腸題湊』。」

  「半廟半墓……怎麼會有這種構造?」

  後方李老道嘴角抽了抽,似乎想說什麼,但隨後又緊緊閉上了嘴巴。

  「莫要分心!」王玄斜眼一瞥,隨後望向李春娘,見她東張西望不停亂嗅,問道:「發現了什麼?」

  李春娘杏仁狀瞳孔微縮,面帶疑惑,「香火味、還有腐朽陰神的味道……難道此廟陰神猶存?」

  「還有耗子味,血腥氣…嗯,真臭!」

  說著,她捂住自己鼻子一臉難受,指了指黃腸題湊前方大鼎,「到處都是耗子味,分不清安鼠生躲在哪兒,那裡血腥味最重,應該是血祭之所。」

  那青銅大鼎足有三米高,王玄身形一閃已躍上鼎耳,橫槍往下一看,頓覺胸中煩悶噁心。

  只見鼎中全是烏黑膿血,既有豬牛骨架,也有幾個腐朽人頭,血腥臭味撲面而來。

  其他人也已趕到,陳瓊皺眉道:「那妖道應該另有方法進入此地,潛伏半年數次血祭,他的目的…難道不是太陰鍊形圖?」

  王玄瞳孔一縮:「太陰鍊形圖?」

  陳瓊點頭道:「這裡是三百年前太陰門長老退隱所建,我們猜測妖道安鼠生目的是太陰鍊形圖,現在看來不止如此。」

  王玄面色不變,望向四周。

  其他人也不在意,以為他只是隨意詢問,畢竟兵家修士經脈消融,不修性命之道,太陰鍊形圖再珍貴也與他無用。

  但眾人不知道的是,王玄已上了心。

  太陰鍊形圖他聽白老頭說過,作為太陰門鎮派之法,江湖中極為有名,這種法門若融入鍛體術,會不會突破限制,另闢道路?

  就在這時,陳瓊舉起火把觀望,突然沉聲道:「你們看那神牌!」

  眾人一看,只見神像前聳立著一座石牌,形制古怪至極,似墓碑又似神牌,上面彎彎曲曲一列古怪字體。

  陳瓊眼中滿是疑惑,「王兄,那是幽冢書字體,寫的是:本境城隍一玄真人神位。」

  「這一玄便是那太陰門退隱門主,修太陰鍊形術者無不試圖成就仙體,他又為何要得這地衹之位,還非社稷正神…」

  「嘻嘻,我倒是猜了出來。」

  李春娘杏仁瞳孔左右亂撇,嘴角露出個狐狸笑,「我聽老祖宗說過,若有道之士成就陰神,神魂堅韌,便能抵禦香火之力沖刷百年,保留生前意志。」

  「太陰門唯有鍊形術保留,這老鬼大概是想神形兩分,再合為一體,真是笑話,長生若那麼簡單……哼!」

  不知想到了什麼,她眼神有些黯然,打了個哈欠道:「我累了,小春娘當心,那一玄屍體怕是有古怪。」

  說罷,再睜眼,瞳孔已恢復正常。

  李春娘看著眾人苦笑道:「蘇四姐不願出來,我們只能用符籙探查了。」

  仙家這麼任性的麼…

  王玄有些好奇,五仙堂到底用的什麼方法,能夠讓這些精怪陰靈一隻保持靈性,不過各家秘術也不好詢問。

  想到這兒,王玄又看向李守心,「既有陰神,定與那妖道有關,李道長,看你的手段了。」

  李老道微微點頭,也不廢話,當即點燃一根尋妖搜靈符,只見青煙飛出,繞著一玄道人神像盤旋一圈後,又沒入下方黃腸題湊。

  「陰神確實還在!」

  李老道此刻臉色也變得嚴肅,望著周圍牆上孔洞凹陷道:「老道大概猜出了一玄手段。」

  「此地半廟半墓,半神半鬼,半陽半陰,又有陰屍環繞,應當是一種邪門陣法,一玄想做得不是城隍地衹,而是邪神精魅!」

  「他必是事先留下手段復甦,安鼠生血祭怕也是為此。」

  說罷,他望向黃腸題湊,沉聲道:「諸位,一玄陰神已落入棺槨,他那軀體修煉太陰鍊形術,深埋數百年估計早生異變。諸位,動手吧,若其成功,怕是會孕出一尊地魔!」

  李老道心中叫苦,他年事已高,修習本門法訣受阻,想借鑑其他法門,卻又怕引發法脈爭鬥。

  偶然得知太陰鍊形術消息,想著暗中弄來,誰知麻煩越來越大,竟搞出了這種玩意兒。

  地魔?!

  眾人面面相覷,面色驚懼。

  此界有十魔之說,分別是天、地、人、鬼、神、陰、陽、病、妖、境,其中地魔為引發災難之魔頭,出現時會伴有山崩地裂,洪水乾旱,本以為是傳說,哪想到會在此地孕育。

  「丑佛兒,劈!」

  陳瓊聽得頭皮發麻,立刻厲喝一聲。

  「嘿嘿…」

  光頭大漢依舊滿臉傻笑,不過卻如凶獸一般直衝而出,門板巨斧帶著驚人呼嘯劈下。

  轟隆一聲,大片碎木飛濺。

  其他人也紛紛上前,刀砍劍劈。

  所謂黃腸題湊,不過是黃心柏木搭建,哪禁得住眾人破壞,很快出現個巨大缺口,直奔中心棺槨所在。

  什麼妖道安鼠生,眾人已拋到腦後。

  若是真有地魔孕育,那便是潑天禍患。

  這黃腸題湊四棱方正,前後有二十米長,不到半柱香的時間,眾人便劈開通道,看到了棺槨。

  然而眼前場景,令人大吃一驚。

  只見那一玄道人神像之下,連接著巨大石台,而青銅棺槨則豎立鑲嵌在石台之內,正應了此地半陰半陽,半神半鬼之像。

  更重要的是,棺槨前地面已經出現一個大洞,密密麻麻的老鼠在其中鑽進鑽出,還對著他們吱吱亂叫。

  棺槨前盤坐著一名胖子,赤裸上身背對他們而坐,正是妖道安鼠生。

  而在其後背之上,一尊獠牙猙獰,頭生三眼的道士刺青正在緩緩蠕動,散發出驚人惡念…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