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刺神詭秘術,妖道逞凶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是安鼠生!」

  蕭晴曼滿眼殺機,身後飛劍嗡嗡顫動。

  王玄也伸手一探,取下背後弓箭。

  雖不知那妖道在做什麼,但那三眼道人刺青緩緩蠕動,給他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悸感,還是先遠攻試探為妙。

  「等一下……」

  李守心連忙阻止眾人,「先別動手!」

  他死死盯著前方沉聲道:「那是刺神術,佛門法脈秘術,那派僧人常在背後刺下天王、修羅圖,以此獲得神通,民間刺身封鬼術也來源於此。」

  「怪不得安鼠生要血祭,原來是要讓一玄邪神復甦,以刺神術加持己身,倒解了一場劫難…」

  王玄頓時了悟,「道長說的是,與其對付未知地魔,還不如對付這妖道,把握更大。」

  「沒錯。」

  李守心似乎鬆了口氣,「刺神術非同小可,一旦成功,邪神再難離開皮囊。這一玄百般謀劃,想不到終究也被他人算計。」

  眾人此刻也瞧出端倪。

  那安鼠生雖背對他們,但渾身顫抖汗如雨下,對於他們的到來理都不理,好似在忍受巨大痛苦。

  而他背上三眼道人刺青活靈活現,眼中散發赤紅血光,也在不停扭曲掙扎,似要破體而出。

  「若這妖道實力大增逃走怎麼辦?」蕭晴曼狠狠攥著拳頭,咬牙道。

  「先困住他再說!」

  王玄沉聲道:「諸位,有何手段都使出來吧。」

  李春娘點頭上前一步,手中三根香無風自燃,同時捏動法訣:「五仙有香堂,堂上供五仙,十一代弟子李春娘,恭請常三哥上身!」

  說罷,猛然變成冰冷蛇眼,口角裂開驚人弧度,聲音也變成了男人:「嘶嘶……這東西,不好對付。」

  隨後一拍背後葫蘆,口中噴出大量陰寒白霧,凝而不散,裹著葫蘆中灑出的上千銀針,如同一條巨蟒蜿蜒而出,繞著安鼠生盤成蛇陣。

  吱吱!

  地洞中老鼠頓時瘋狂,翻湧而出攻擊冰霧銀針蛇陣,但剛剛觸碰便凍成冰坨子掉在地上。

  李春娘身上常三哥冷笑道:「嘶嘶…我這口寒炁煉了百年,再多鼠輩也咬不破,嘶嘶…不過,只能瞬間將那人凍住。」

  「五仙堂好手段。」

  李老道讚嘆一聲,隨後飛身躍起,落地時手中已出現五把青銅小劍,隨手一撒叮叮叮插在地上,又分別貼上符籙,以紅線相連。

  嗡嗡嗡!

  五把青銅小劍同時震顫,頻率保持一致。

  說來也怪,陣法一成,那些老鼠好像完全看不見,急得瘋狂亂竄,不一會兒便爬的到處都是。

  陳瓊一腳將靠近老鼠踢飛,皺眉道:「傳聞這安鼠生是妖鼠投胎,現在看來多半沒錯。」

  蕭晴曼深深吸了口氣,眼中滿是憤恨:「並非如此,他是我師叔之子,從小被仇家盜走,扔在陰溝中,也不知怎麼活了下來,還學會與老鼠溝通。」

  「我師叔苦尋二十多年,人近乎瘋癲,找到時此人已成邪修,還被太陰門追殺。我師叔將其救下帶回門中,誰知其竟暗中下毒……」

  說到這兒,她狠狠攥著拳頭,難以繼續講述。

  陳瓊張了張嘴,無語嘆息。

  王玄雖驚訝妖道身世,心中卻想著其他事。

  在外面對付殭屍,軍陣威力不凡,但進入陰廟後,一切都很被動,無論探查、困敵,還是信息分析,都要靠靖妖司。

  兵修法門太過單一,在那些大型軍團中,自然匯聚了各種人才,但自己白手起家,永安又地處偏僻,只能另尋他法。

  天道推演盤再強,也需要功法秘術。

  看來今後,免不得要與江湖人士打交道…

  ……

  就在眾人準備時,安鼠生那邊出現異動。

  只見他背上道人刺青眼中血光大冒,與此同時,安鼠生那肥胖的身軀竟開始慢慢萎縮,整個人變瘦了一圈。

  李老道眼中精光大冒,「他已經成功,這是在以自身血肉供養,動手!」

  轟!

  話音剛落,李春娘便捏動法訣。

  只見那白色寒霧巨蟒猛然張開大口,一下將安鼠生包裹籠罩,咔嚓嚓,寒冰凝結,形成半米多厚的冰坨子。

  與此同時,那上千根銀針也全部刺在其身上,如同巨蟒纏身,不斷緊縮。

  這簡直是極致酷刑,想像被寒冰凍住,又被千針刺穴,即便是煉精化炁的修士也遭不住。

  然而,眼前景象卻令眾人驚訝。

  銀針竟無法刺破安鼠生皮膚,嘎嘎吱吱中開始扭曲,冰坨子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休想!」

  李春娘身上那常三哥眼中滿是殺意,再次噴出一道寒霧,試圖加固冰層。

  然而卻遲了。

  轟!

  冰塊轟然炸裂,碎冰四濺。

  奇怪的是,那些碎裂冰塊經過李老道所布陣法上空,竟然被某種力量所阻,嘩啦啦掉落在地。

  術法被破,李春娘噴了口血,好在身上仙家常三哥依舊還在,倉啷一聲抽出腰間軟劍戒備。

  李老道迅速捏動法訣沉聲道:「刺神術果然不凡,貧道這五行陣怕是困不了多久,諸位,抄傢伙吧!」

  眾人聞言紛紛戒備。

  江湖爭鬥便是如此,各派術法紛繁複雜,千奇百怪,有些能啟到必殺效果,有些卻被他人克制。

  「嘻嘻……哈哈哈…」

  李老道布置的陣法中,安鼠生緩緩起身,脖子怪異地咔啦咔啦扭了幾下,扭回頭看著眾人嘻嘻一笑:「對付老殭屍或我,只能選一個。看來,我賭對了。」

  「安鼠生!」

  蕭晴曼眼中滿是怨毒,劍指一凝,身後飛劍嗡嗡嗡震顫,仿佛隨時要爆射而出。

  安鼠生笑嘻嘻地往嘴裡扔了個花生米,一邊嚼一邊笑道:「老道姑的弟子,你得了飛劍應該謝我才是,要不憑你這資質……嘖嘖,鹿盧蹻之術還未學會吧,你能使出幾劍?」

  王玄見蕭晴曼幾乎要爆發,冷哼道:「莫被他動了心神!」

  話音剛落,安鼠生便嘿嘿一笑,猛然伸出右手,刺青伴著黑紅詭異光芒蔓延而上,隨手往前一揮。

  砰砰砰!

  連續幾聲爆響,李老道布下的符劍瞬間破碎。

  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鬼魅般的黑影便伴著怪笑聲向他們直撲而來。

  速度好快!

  王玄瞳孔一縮,撇下手中弓箭的同時腳尖一勾,爛銀槍頓時飛起,被他握在手中,瞬間槍影如雨。

  所有人都同時用手中武器攻向安鼠生。

  但這廝速度遠比烏家兄弟迅捷,先是彎腰躲過丑佛兒巨斧,隨後一個旋身避開陳瓊長劍。

  他沒有攻擊王玄,反倒掉頭撲向李春娘。

  半空中,背後刺青血光大冒,安鼠生也伸出右手,烏黑指甲猶如殭屍,掌心翻湧滾滾黑霧,向著李春娘頭顱抓去。

  王玄一聲冷哼,戰意勃發、蓄勢一擊兩種特技同時爆發,爛銀槍瞬間提速,轟得一聲捅在安鼠生背上。

  這傢伙背對自己,純粹找打!

  然而槍尖刺中的一剎那,王玄心中便咯噔一下。

  疊加了兩種特技的攻擊,竟然無法穿透對方皮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