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攻防轉換間,五臟華寶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廝的皮有古怪!

  蓄勢一擊威力不凡,即便花崗巨岩也能破開,何況有戰意勃發加持,血煞陰煞共同使用。

  而王玄此刻,卻感覺槍尖仿佛刺中堅韌牛皮,煞炁、力道被不斷抵消,還有股冰冷惡念順槍身傳來,令人煩悶欲吐。

  好在,堅硬的只是外皮。

  轟!

  空中的安鼠生如同炮彈般被擊飛十幾米,空中一個旋身落地,鋒利尖爪在地面拉出數條爪痕,緩緩抬頭,露出個猙獰微笑。

  逃過一劫的李春娘臉色慘白,連忙後退。

  「諸位小心!」

  李老道早已使出金光咒,渾身金光繚繞,皺眉沉聲道:「老道猜這刺神術一成,外皮既是囚籠也是神廟,難以攻破。」

  「嘻嘻,老傢伙你猜的沒錯…」

  安鼠生站了起來,一邊悠閒地扯掉上身碎袍,一邊嘴角露出狡黠微笑:「邪神藏於廟堂,想殺我,就要有伐山破廟的大神通,憑你們,還差點!」

  說罷,身形瞬間消失。

  「在上面!」

  陳瓊一聲怒喝,劍光一挑,飛身而起劍勢綿綿不絕,浩然劍氣白芒更是如飛雪席捲,飄逸壯觀。

  書院弟子中他資質一般,但於劍道上卻下過狠功夫,形勢急迫下,頓時使出壓箱底的劍招。

  此招名叫「臨海觀潮」,相傳是一位書院夫子臨海練劍,觀滄海潮水滔天所創,融入浩然劍氣訣,成為七大殺招之一。

  這七招博大精深,每一招都能演出無窮變化,不少弟子終生苦修也難入門,陳瓊能練成已令他夫子驚訝。

  當然,陳瓊也使不出潮水卷天的氣勢,他要的是藉助此招劍勢範圍,阻擋安鼠生偷襲眾人。

  叮叮叮…

  空中爆起一連串劍光。

  「嘻嘻……」

  安鼠生不閃不避,任憑劍光覆蓋,利爪直奔蕭晴曼。

  然而終究被劍光所阻,速度慢了一線,先是被王玄槍尖寒芒擊中額頭,隨後又被李老道一掌印在胸前。

  轟!

  安鼠生再一次被擊飛。

  與此同時,蕭晴曼也一聲悶哼,右臂衣衫破碎,血流如注,竟是被安鼠生順手抓了一下。

  蕭晴曼也不廢話,左手連點穴道止住傷口流血,右手始終捏著劍訣不放,眼睛死死盯著安鼠生,身後飛劍嗡嗡顫動,引而不發。

  安鼠生速度太快,又有詭異刺神術護身,飛劍雖利也要刺中要害方能斬殺。

  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

  這一切都在瞬間發生,速度最慢的丑佛兒揮舞大斧剛剛趕到,雖還是一臉憨笑,但明顯有些焦躁。

  安鼠生被擊中後,果然依舊無事,一邊緩緩踱步,一邊舔著爪尖鮮血,兩眼血光閃爍,好似孤狼狩獵群羊。

  陳瓊看蕭晴曼受傷,臉色變得凝重:「李道長,妖人詭術難纏,這樣下去我們遲早失手,可有術法破解?」

  李守心渾身金光閃爍,沉聲道:「邪神封入皮囊,鎮靈符無用,撕裂皮囊又要先將邪神之力耗盡,只能攻其口眼。」

  「未必!」

  王玄一邊死死盯著安鼠生,一邊說道:「萬事皆有代價,邪神封於廟,恐怕離不開血祭,你剛才襲擊兩名受傷女子,是因為不想以自身血肉餵養吧……」

  安鼠生笑容一僵,眼神變得陰戾。

  王玄銀槍一橫,「看來我猜得沒錯,諸位且嚴防死守,他比我們更急。」

  眾人被一語點醒,立刻變幻陣型。

  李春娘閃身後退,與蕭晴曼並肩而立,剩下四人則各自占據四方,橫槍持劍,全力戒備。

  「多嘴!」

  安鼠生身形再次消失,快若鬼魅繞著眾人飛速盤旋,捲起陣陣陰風呼嘯。

  然而,幾人經王玄提醒已不再著急,穩紮穩打只求阻敵,只要擋住一招,自有其他人同時攻來。

  嘭!嘭!嘭!

  連續數次,安鼠生被擊飛落地,雖身上毫髮無損,但眼中已顯焦急,更加上蕭晴曼飛劍引而不發,死盯要害,逼得他不得不時刻防備……

  一時間,眾人占據上風。

  只等安鼠生露出破綻,就會一擁而上。

  「嘻嘻……」

  安鼠生遠處停下身形,面帶微笑,怨毒盯著眾人,指尖黑甲在額頭緩緩一划。

  噗嗤!

  刀槍不入的皮囊瞬間裂開,然而卻無鮮血流出,反而緩緩長出一隻冰冷血眼,瞳孔泛起詭異烏光。

  古怪的是,他那後背刺青也隨之發生變化,三眼道人額頭豎眼墨暈散去,消失無蹤。

  「小心術法!」李老道厲喝提醒。

  此番變化,也是出乎眾人意料。

  從剛才表現來看,刺神術與烏家兄弟封鬼刺青術一般,是借用神鬼之力加持肉身,動用術法只能另尋他途。

  就如烏家兄弟布置陰鬼陣,用的是平日積攢陰兵法壇,反噬厲鬼也是肉身破碎後才能使用幻術。

  而安鼠生的刺神術,顯然更為高級。

  眾人剛提起警惕,就見眼前烏光一閃,周圍景象頓時發生變化:天昏地暗,陰風呼嘯,無數人影嘶嚎如群魔亂舞,而在那蒼穹之上,是一顆巨大血眼,目光冷漠森嚴,如神看世人。

  不好!

  眾人皆非凡俗,哪還不知道已然中術。

  王玄渾身煞炁爆發,眼前光影變得模糊,閃爍不定,但卻無法脫出幻境。

  這還是他自身缺陷,但凡有針對法門,還是鍛體術凝聚第二伏矢煞輪,都能輕鬆避開。

  好在,陷入幻境者不止一人。

  陳瓊再次高聲吟誦聖賢經典,聲正氣足,隱約伴著松濤翻湧,晨鐘暮鼓,令人神清氣爽。

  李守心老道也手捏法訣,朗聲念道:「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

  這是淨心神咒,雖不如金光咒能加持己身,護道降魔,但對付幻術迷魂術之類最為有效。

  二人聯合施為下,幻境瞬間被破。

  眾人身中幻術時,無不凝神戒備安鼠生偷襲,但幻境消散,眼前場景卻令他們頭皮發麻。

  安鼠生或許早知幻術困不住眾人,所以根本沒來偷襲,而是折返回到一玄道人神像棺槨前,利爪扣著青銅棺蓋想要打開。

  轟隆隆,棺蓋露出一道縫隙。

  陰寒白霧噴涌而出,四周迅速結冰。

  「快阻止他!」

  李老道兩眼圓瞪,一聲厲喝。

  不用他提醒,誰都知道安鼠生目的,是要放出屍體。

  那一玄道人是太陰門前副門主,修為遠超眾人,而且還修得太陰鍊形術,在這半陰半陽陣法中埋藏三百年,誰知道已經變成了什麼鬼東西。

  到時一屍一妖圍攻,再無生機!

  眾人也顧不上陣型,紛紛飛身而出。

  當然,比他們更快的是蕭晴曼,劍訣一引,身後秋蟬劍頓時飛射而出,一道白光瞬間刺向安鼠生額頭豎眼。

  「啊——!」

  安鼠生一聲慘叫,撞在了石台之上。

  秋蟬劍已經刺破了那隻血眼,卻未深入頭顱,而是被安鼠生兩爪死死握住劍刃,皮膚黑血流淌,白煙四溢,隱約有一個蒼老悽厲的嘶嚎聲。

  雖然破防,但終究沒死。

  嗡嗡嗡…

  秋蟬劍不斷震顫,劍炁不斷衰弱。

  蕭晴曼眼前一黑,差點暈倒,心中越發痛恨自己資質有限,劍炁不足,空有神兵不能手刃仇敵。

  好在,這一劍已為眾人掙得時機。

  李老道金光咒雙拳已到,後面還跟著王玄銀槍與陳瓊利劍,丑佛兒則留在原地保護二女。

  就在這時,咣!

  青銅棺蓋一下子掉在地上。

  只見裡面一具長須道人屍體雙眼緊閉,面如青玉,正是一玄道人,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會睜眼甦醒。

  「哈哈哈……」

  安鼠生一把甩掉手中飛劍,身形如鬼魅躲過眾人攻擊,癲狂笑道:「先殺我……你們都要死……呃…」

  說到一半,突然愣住。

  不僅是他,王玄等人也都面帶詫異。

  那一玄道人屍體接觸空氣,並未化作恐怖老殭屍,而是迅速腐朽,皮膚、鬍鬚、血肉…全都化作飛灰消散。

  但五臟卻有五色光芒透出,隨著肉身腐朽,光芒急劇收縮,隨後跟著化作灰灰。

  啪嗒!

  青白赤紅黑五顆寶石掉落在地。

  靈炁氤氳,散發驚人生機。

  李老道鬍子都在發抖:「五…五臟華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