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邪修人皮詭,得寶太陰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五臟華寶…什麼東西?

  王玄有些好奇,他倒是聽說過豬寶、牛寶、狗寶,各有功效,可入藥,難不成修士體內也能結出?

  而且看李老道模樣,分明是個寶貝。

  同樣震驚的,還有安鼠生。

  「我的!」

  他原本絕望的面孔上露出狂喜,甚至不惜挨了王玄數槍,身形風馳電掣,抓向寶石。

  「想得美!」

  李老道也瞬間炸毛,渾身金光轟然炸裂,速度不弱於安鼠生,只是臉色慘白,口角溢血,顯然在拼命。

  嘭!嘭!嘭!

  二人速度極快,以至於其他人只能看到一黑一金兩道身影,在空中不斷碰撞,發出劇烈轟鳴。

  李老道終究年老體衰,即便動用秘術也支撐不了多久,被安鼠生一掌擊在腹部,體表金光咒破碎,滾落在地。

  但安鼠生也沒好的哪兒去。

  他原本就在崩潰邊緣,過度動用邪神之力,又無血肉祭祀,只得以自身精血供養。

  此刻,原本肥碩的身形徹底走樣,皮包骨頭,腰背佝僂,眼角深陷,寬鬆的外皮層層耷拉,活像個怪物。

  更可氣的是,當他擊飛李老道後,王玄已面色平靜,不慌不忙將五顆寶石揣入懷中。

  李老道口角溢血,掙紮起身,喘著粗氣道:「做得好,切不可讓他吞掉五臟華寶,否則立刻能補全缺憾,到時咱們都要死!」

  「嗬嗬……給我!」

  安鼠生此刻已徹底瘋癲,竟四肢著地,如野獸般向王玄撲來,每一下都濺起大片土石。

  王玄冷漠一笑,扭頭便跑,同時沉聲道:「誰都別過來!」

  李春娘愕然:「如此緊要關頭,他竟要奪寶而逃?」

  陳瓊臉色凝重,搖頭道:「不,王兄是在以自身為引,拉開距離,妖道已在崩潰邊緣,只要擋住片刻,便能令其反噬而亡。」

  李春娘咽了口唾沫,「一個人?」

  陳瓊眼角抽了抽,「事到如今…走,我們去守住傷者!」

  不提二人配合,王玄卻是越加冷靜。

  他身形猶如利箭飛奔,身後呼嘯聲卻越來越大。

  王玄也不驚慌,忽然扭身一記回馬槍。

  嘭!

  槍尖釘在安鼠生胸口,難以刺入。

  同時一股巨力傳來,王玄腳下土石碎裂,拖出長長痕跡。

  生死關頭,王玄終於爆發。

  「殺!」

  圍繞屍狗煞輪的一個小煞輪瞬間裂開,洶湧血煞之炁灌注全身,腰背似老龍,雙臂如熊羆,槍影暴雨梨花般迸發。

  嘭嘭嘭……

  密集爆裂聲不斷,氣浪塵土翻卷。

  王玄自知無法穿透對方皮膚,乾脆放棄進攻,全力防守,游龍槍奇正相合,撥攔挑拿,不動如山。

  他卻是有些多慮,安鼠生如今已徹底瘋狂,早已忘記去抓傷員,漫天爪影飛舞試圖靠近,但每次都被王玄擋住。

  三尺之遙,猶如天涯。

  戰意勃發畢竟只是爆發技,無法持續。

  但就在煞炁剛有回落時,王玄再次爆發第二個小煞輪,將安鼠生死死壓制在原地。

  漸漸得,安鼠生身形越發瘦削,漆黑指甲破碎,體內傳來骨骼咔啦咔啦碎裂聲,然而卻攻勢不減。

  轟!

  王玄一咬牙,第三煞輪也隨之爆裂。

  他心中微沉,這妖道求生意志簡直匪夷所思,明明已神志不清,猶如行屍走肉,卻依舊不肯死。

  看來,要再次引開,讓那丑佛兒抗一會兒。

  然而就在他準備後退時,安鼠生卻忽然爆發,身形快得難以看清,王玄只來得及一個後仰,衣襟便撕拉一聲破裂。

  五顆寶石遠遠滾了出去。

  不好!

  王玄頓時炸毛,全力擋住安鼠生,同時一聲嘹亮口哨。

  唰!

  從洞口竄入個黑影,卻是小黑狗阿福。

  如今的阿福被王玄整日煞炁灌注,身形格外矯捷,兼之心意相通,趕在安鼠生之前一一叼起寶石,跑向陳瓊那邊。

  「幹得好!」

  原本嚇了一跳的陳瓊和李老道頓時鬆了口氣。

  另一邊,安鼠生終於支撐不住。

  被王玄再次擋住後,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他此時兩眼已成空洞,卻依舊盯著小黑狗阿福方向,緩緩伸出手臂後,徹底僵直不動。

  吧唧吧唧…

  詭異的咀嚼聲傳來,安鼠生身形不斷縮小,就像在被自己皮囊吞噬,最終竟只剩下一張人皮。

  人皮上,三眼道人刺青越發陰鬱。

  王玄眉頭一皺,好邪門的玩意兒!

  他忽然心中微動,白三僖老頭說布置陰煞之地,需要大凶之物,這玩意兒應該夠凶吧…

  另一邊,李老道面色慘白,掙紮起身,臉上都笑出了褶子,對著小黑狗阿福伸手道:「好畜生,乖,把五臟華寶吐出來,貧道管你十年肉骨頭……」

  阿福扭頭看著他,後退一步。

  咕咚!

  咽進肚裡…

  李老道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

  天光漸亮,依舊大雪漫山。

  鎮邪軍府的士兵們雖然累了一夜,但還是強打起精神,掘開那坍塌的山崖土石,將所有古屍拉出剁掉頭顱。

  殭屍這種玩意兒,只要體魄猶存,深埋於土下便可吸收地炁月華,再次作祟。

  昨夜只是權宜之計,必須斬斷禍根。

  陳瓊帶著丑佛兒在旁協助,以防有石屍精存在。

  「暴殄天物啊…」

  李老道衣袍碎裂,披頭散髮,望著小黑狗阿福,一幅恨不得要殺狗吃肉的模樣,「五臟華寶啊…竟被一畜生吞了。」

  「汪汪!」

  阿福朝他叫了兩聲,隨後一閃躲在王玄身旁。

  「道長何必與小狗一般見識……」

  王玄頭也不抬,望著手中捲軸。

  這便是太陰鍊形圖,打掃戰場時從一玄道人棺槨中找出,不知是何種動物皮革製造,歷經數百年仍光滑整潔,頗為厚重。

  上面陰刻著一幅圖案:

  道人盤膝而坐,渾身上下都是各種大小不一黑點,還有複雜曲線連接,上方是一輪巨大明月,旁邊布滿星斗。

  圖上除了《太陰鍊形》四字,剩下再無半句口訣,但每當凝神觀察道人,便會感覺斑點曲線不斷遊走,頗為玄妙。

  「你懂個屁啊!」

  李老道搖頭哀嘆道:「五臟華寶世間罕見,修道者煉精化炁,達到五氣朝元巔峰之境,納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炁,死後靈炁凝聚為石,相當於佛門大德舍利子。」

  「老道若將其入丹爐,說不定能煉出五元靈丹,吃一粒便可調理五臟,百病皆消,增壽二十年,一爐至少能煉十顆……哎,真是時運不濟。」

  王玄眉頭一皺,「狗吃了會怎樣?」

  李老道搖頭道:「貧道也不知,這五臟華寶珍貴至極,從未聽說過餵狗的!」

  「還有你,五臟華寶餵了狗,人皮刺神圖也搶了,太陰練形圖總該給貧道吧,你要那有何用?」

  王玄淡然一笑,沒有說話。

  天道推演盤列表上,已然出現了太陰鍊形術(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