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太陰鍊形術,上拍珍寶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太陰鍊形術是殘本,王玄早有預料。

  修行界流行的各種法門圖譜,全是源自於上古,一代代刻錄而成,只要煉炁化神境就能製作,各人領悟不同,難免有疏漏。

  像手中這本《太陰鍊形圖》就是煉炁化神境刻錄,傳聞如太一教這些大教,還有陽神地仙製作的青銅巨圖,密不示人。

  讓他在意的是另外一點。

  尋常功法如《血煞鍛體術》《妖變經》,都要經過反覆背誦才能出現在列表中,而這《太陰鍊形圖》,他剛才只是心神沉入,醒來便已記下。

  簡直是質的區別,怪不得稱為寶圖。

  與此同時,他也對《太陰鍊形術》有了細緻了解:

  凡人肉身稟賦資質體格不同,更兼出生後服五穀雜氣,紅塵蒙心,要想修道長生,如隔天塹而行,永不得入。

  太陰鍊形術,便是神魂猶存,身體七魄不散,吸收地陰月華,陰極陽生,由死轉生,重塑仙體,成就長生。

  這是一種無上法門,與傳說中早已失傳的《太陽鍊形術》齊名,可惜丟了《太陰煉神圖》,使得太陰門一落千丈,門徒死後更是容易化為殭屍。

  重要的是,這《太陰鍊形術》講究固存七魄,吸收地陰月華,與自己的陰煞鍛體術極為相符,不知融合後能不能突破……

  想到這兒,王玄心中越發期盼。

  可惜,《妖變經》修復還需數天,只能隨後再測試。

  見王玄發愣,旁邊的李老道有些急迫:「貧道只是參悟數天而已,況且這鍊形圖你也保存不了多久。」

  王玄眼睛微眯:「道長何出此言?」

  李守心搖頭道:「太陰門雖然衰落,但門徒依舊眾多,還有些老傢伙依舊保持靈智,化為殭屍在深山野林修煉,很是難纏。」

  「這件事保密不了多久,太陰門必然追索,你若不想整天有老殭屍上門找茬,只能乖乖交出。」

  王玄眉頭微皺,「說的也是。」

  江湖中秘術是各家立身之本,覬覦便是生死大仇,何況是這種鎮教法門。

  他已記入列表,倒也無用,但就這麼交出,實在太虧…

  想到這兒,王玄心中一動問道:「既如此,交給道長參悟幾天也無妨,不過隨後要交還於我。」

  李守心一愣:「你要做什麼?」

  王玄看向遠處療傷的蕭晴曼。

  「當然,是要賣出個好價錢……」

  …………

  冬三月,陽落陰升,萬物歸藏。

  此世界靈炁盎然,四時極為分明,永安縣每年到了這個時候,不僅百姓要貓冬,大雪封山,通往外界的南山谷道也極難行走。

  而此刻山谷中,卻有數人正在趕路。

  他們並未騎馬,而是施展輕身術奔騰縱躍。

  雖不至於踏雪無痕,但在齊膝深的雪地中只留下淺淺腳印,顯然都是好手。

  這些人中,大多青袍黑披風,服色整齊劃一,唯有一名年輕人全身黑袍,面容陰沉,臉色白中透青。

  不多時,眾人終於離開南山谷道。

  望著遠處大雪中的永安城,黑袍年輕人臉色有些不好,「果然是鄉下地方,竟將我太陰門鍊形圖隨意拍賣,半點江湖規矩也不懂!」

  旁邊青袍人首領是一名中年胖子,留著八字鬍滿臉和善,聞言笑道:「你們太陰門消息到是靈通,不過只派侯公子一人前來,怕是不夠吧……」

  黑袍年輕人一身冷哼:「劉管事放心,你們蕭家的規矩我懂,上了珍寶閣,便要公平拍賣,我此行只為從旁看守,防止寶圖遺失。拍賣而已,我太陰門出得起價錢,江湖同道也會給些面子。」

  「我只是不明白,傳聞三公子蕭仲謀寬於慈善、不忤於物,而對方只是個落魄校尉,為何要趟這渾水?」

  劉管事微笑道:「三公子所想,豈是我能知曉。」

  黑袍年輕人眉角一抽,不再說話。

  所有人沉默而行,亮了腰牌路引進入永安城後,直奔北城而去。

  大雪漫天,永安城本就偏僻,如今更是冷清的很,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幾家糧油鋪還開著門,夥計們一邊烤火,一邊偷偷觀望。

  「喲,這鬼天氣怎麼還有外人來?」

  「看模樣,是往軍府而去。」

  「鎮邪軍府?不是前段時間剛從山中回來麼,聽說明年開春還要搜山,咱們這王校尉可真能折騰……」

  陰仙廟一事,牽連眾多。

  比如李老道半途截了趙半刀,雖說沒傷人,但也讓靖妖司眾人心中不爽,不過對方又施以援手,此事就作罷不提…

  還有烏家老三潛伏山陰縣,上百名工匠被運往陰廟血祭,山陰縣上下絲毫不知,前兩日求爺爺告姥姥,終於將此事壓下…

  諸多因素下,永安縣百姓絲毫不知差點大禍降臨。

  大燕官場便是這樣,有時候百姓會看到一些莫名情況,以為是因,卻不知是許多暗中事情結出的果。

  一行人穿街過巷,很快到了北城。

  只見鎮邪軍府衙門大開,後院內炊煙升騰,羊肉湯香味撲鼻而來,一群肌肉大漢赤裸上身,在大雪中摔跤做戲,粗狂的笑聲連綿不斷。

  黑袍年輕人笑了,眼中略帶嘲諷低聲道:「果然是鄉野粗人,軍府弄得跟土匪窩一般…」

  劉管事沒搭理他,上前一步微笑道:「勞煩,在下府城珍寶閣管事劉安然,前來拜見王校尉。」

  很快,幾人被領到後院。

  剛進門,眾人便心中一凜,眼前景象著實古怪:

  整個小院的屋子全是黑石建造,每一塊都充滿厚重感,許多都有陰刻浮雕,並且結著一層冰霜。

  如果說外面是冬三月大雪連天,小院內就是寒冰地獄,而那正中堂屋更是散發著驚人陰厲之炁,如凶獸潛伏。

  「好陰的凶地!」

  黑袍年輕人瞳孔一縮,「在城隍廟範圍內,怎麼會有這種鬼地方,就不怕生出厲鬼嗎?」

  「厲鬼沒有,凶人到是有一個。」

  一聲蒼老聲音從遠處傳來,只見郭鹿泉披著厚厚棉襖,一邊打著哆嗦,一邊從側院走來,嘲諷道:「呦,這不是候老弟麼,你們太陰門來收拾爛攤子了?」

  黑袍年輕人嘿嘿一笑:「我就說怎麼會有人把《太陰鍊形圖》拍賣,原來是你這頭淫鹿在搗鬼,好,好得很!」

  郭鹿泉一愣,心中暗罵自己多事。

  這件事純粹是王玄做主,怎麼屎盆子扣到了自己頭上,不過他與太陰門人互相看不慣,自然不會嘴軟:「你太陰門前輩險些弄出禍害,人家平亂有功,賣點戰利品怎麼了?」

  兩人正要繼續吵嘴,只見小院正屋突然打開,一個渾身堅冰寒煞的人走了出來,每走一步便有寒冰嘩嘩掉落。

  很快,顯出一名九尺漢子,面如冷玉,氣勢凜然。

  好一個玉面校尉!

  劉管事心中暗贊,隨即拱手道:「閣下便是王校尉吧,在下蕭家珍寶閣管事,來取寶圖。」

  王玄微微點頭,「麻煩了,我這就去拿。」

  「等一下!」

  黑袍年輕人面色陰沉拱手道:「王校尉,在下乃太陰門行走弟子候嘯雲,只要閣下將鍊形圖歸還,本門不勝感激。」

  王玄面無表情:「口惠而實不至,免談。」

  侯嘯雲被噎了一下,臉色難看:「閣下難道不懂江湖禮數麼?」

  王玄淡淡一瞥:「本官不是江湖中人。」

  「你…」

  侯嘯雲深深吸了口氣,「罷了,閣下好自為之便是,請問我那陰門前輩墓穴何在?」

  王玄沒有說話,只是指了指身後院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