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唐子雄上門,金眸玉爪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小雪,大雪,冬至…

  虹藏不見,鶡鴠不鳴,蚯蚓結。

  進入冬三月,時間過得飛快。

  永安就像被困於雪中的孤城,越發寂寥。

  城外村子的百姓們還好,土地廟範圍內糧產頗豐,交了稅租,缸中還能留下不少,再加上平日殺豬獵兔存下的臘肉,足夠度個溫飽冬日。

  城中劣勢此時顯現出來,柴米油鹽皆是開銷,若今年運道不好沒存下銀錢,免不了要頂著大雪幫人閒工。

  「劉員外家地窖塌了,需雇四人,管吃管喝,一日五錢…」

  「西城水道結冰堵塞,縣衙徵調民壯,頂明年稅錢……」

  「東城王家需要兩個婆子幫忙漿洗…」

  東城車馬店內,夥計高聲念唱,下方許多百姓或蜷著手微微搖頭,或起身上前等記姓名。

  二樓客房內,唐子雄一邊品茶,一邊靜聽。

  作為本地「班頭」,他除去結交江湖中人,承攬各色紅白喜事、廟會堂會,也是城中伢人首領,什麼買房賣馬、介紹私活,全在這裡進行。

  他自然不是在意這點寡淡油水,而是通過各種信息,便能推測出永安城最近發生的大小事務。

  至於為何如此,皆因他還有個身份:四海門本地暗子。

  江湖中有三大情報組織:金燕閣、四海門、紅燈舫,並稱三絕,橫跨北燕南晉。

  金燕閣類似僱傭兵,只要給錢,什麼消息都能幫你弄到。紅燈舫走的是上層路線,各地青樓,朝廷大員家中小妾,指不定哪個就是其暗子。

  而四海門人員則更複雜,走街串巷的貨郎、野外客棧東家、各個城市的伢人、班頭…構成一個龐大網絡,江湖中消息最為靈通。

  唐子雄此時品著清茶,有些心不在焉。

  前幾日門中傳來的消息讓他著實驚訝,永安險些出現地魔,王校尉力挽狂瀾,《太陰鍊形圖》將於上元節拍賣……

  他原本以為王玄只是個有些膽略的地方校尉,卻沒想到不聲不響做下如此大事,還和蕭家扯上了關係,門中已讓他密切注意動向。

  「永安怕是要出個人物了…」

  唐子雄輕嘆一聲,隨即高聲道:「來人,把東西拿來,我要出門一趟。」

  很快,便有夥計提著個籠子前來,只有半米高,黑布覆蓋,隱約傳來翅膀撲騰聲。

  唐子雄穿上厚厚皮裘,獨自一人提著籠子,出了門後便頂著大雪向北城而去。

  到了鎮邪軍府,只見衙門緊閉,他也不奇怪,繞道往更偏僻的校場而去,很快便聽到雄壯軍令聲:

  「右三,天陰突!」

  「後四,地剛守!」

  「殺!殺!殺!」

  只見大雪之中,校場上府兵們赤裸上身,提盾持矛演練陣型,渾身肌肉虬結,煞炁裹著汗霧滾滾升騰。

  凶厲之氣撲面而來。

  「好個王校尉,如此才稱得上府軍鎮邪!」

  唐子雄心中暗贊一聲,也不打擾,小心在一旁等待。

  土台之上,王玄持槍而立,面色肅穆。

  強兵悍卒何以形成?

  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千錘百鍊,方可成就熊羆猛士,鎮壓一方。

  他此時正思索一個問題。

  以目前軍府人員配備,小三才軍陣足以,更高級的軍陣所需人數更多,還要想辦法從邊軍中購得陣圖。

  以當下情況,要想提高威力,只能改善軍陣。

  何為三才?天、地、人也。

  以天之陰陽變化,地之剛柔攻守,人之仁義調和煞炁,三才為陣,互補疏漏,進可攻,退可守,若是日後調配五行,輔以八卦,便可演化奇門遁甲。

  而在前世,三也是最穩定結構,既有三三制戰術抗擊倭奴,也有戚繼光得唐順之鴛鴦陣,演化三才陣。

  當然,兩個世界陣法不同,卻能借鑑。

  前世三才,能夠發揮遠程火力,而自己如今恰好推演出了爆裂符箭,只要有數人凝聚屍狗煞輪,整個軍陣威力就會陡然提高……

  「呼嚕嚕…」腳下忽然傳來聲音。

  卻是小黑狗阿福,只是如今模樣已大為不同,身長體碩如前世狼犬,皮毛烏黑光亮如緞,疊加分岔的三層耳朵微微顫動,趴在地上盯著右側。

  王玄低頭,嘴角面帶笑容。

  那日阿福醒來後,他便以煞炁調理,也弄清了其體內變化。

  五臟華寶確實非同一般,進入阿福體內後,先是盤踞於五臟,隨後依次甦醒,釋放靈炁。

  最先甦醒的是腎中黑色寶石。

  腎在體合骨,生髓,通腦,其華在發,在竅為耳。

  所以阿福那日醒來後,食量大增,不到一月便長成大犬,皮毛烏黑光亮,端的是威風凜凜。

  更妙的是,靈性智慧直線上升,耳朵又多了一層,只要警戒靜聽,十里範圍內任何風吹草動都能查覺,陰煞妖鬼之炁也逃不過。

  腎屬水,水生木,木為肝。

  肝在體合筋,其華在爪,在竅為目,下次五臟華寶甦醒,怕是攻擊力就會大增。

  想到這兒,王玄越發滿意,順著阿福視線望去。

  只見唐子雄遠遠觀望,身邊放著一個黑布籠子,看到他後立刻微笑拱手。

  「這麼快?」王玄心中詫異。

  御獸之術,雖血契靈獸不受限制,但他事務繁忙,只有時間馴養一隻。

  如今黑狗阿福得了五臟華寶,只需偶爾以煞炁調理,便可自行增長實力,因此他托唐子雄尋一隻靈禽。

  至於戰馬,則在拍賣會後在酌情考慮。

  這傢伙這麼快便找到,不會像上次一樣糊弄自己吧……

  王玄心中不爽,臉上卻是毫無表情,先是叮囑張橫繼續訓練,隨後闊步走向唐子雄,「唐班頭,別來無恙,已經找到了?」

  唐子雄微笑拱手道:「王校尉吩咐,在下哪敢怠慢,不過此鳥兇悍,需得找個僻靜之所細看。」

  還賣關子…

  王玄來了興趣,「好,且雖我回軍府。」

  二人回到軍府前堂,唐子雄小心翼翼撤去黑布,頓時翅膀撲騰聲和鐵籠被啄的砰砰聲不斷響起。

  王玄定睛一瞧,只見籠中是一隻白色鷹隼,體型不大,羽如寒雪,金睛玉爪,眼神凶厲至極也不鳴叫,只是不停用鷹喙啄著鐵籠,竟有火花冒出。

  「呼嚕嚕……」

  黑狗阿福低聲嘶吼,白鷹頓時後退,雪羽炸裂,眼神卻依舊兇悍,死死盯著阿福。

  王玄贊道:「好!金眸玉爪不是凡材!」

  見王玄滿意,唐子雄微笑解釋道:「說來也巧,山陰縣有戶獵人,擅於布陣尋獸,也算有門傳承。」

  「前陣子他們入山遇到此鳥,見其鷹鳴竟能驅趕魍魎,知其不凡,便花大力氣布陣困住,本想賣到府城珍寶閣,被在下連夜出城買下。」

  好傢夥,故事就來了。

  說實話,王玄一點也不信,江湖中人賣貨,總要編個根腳,比如野山參化作娃娃,龜甲背後有字,種種此類,無非抬高身價。

  這陣子,郭鹿泉沒少給他講這種江湖門道。

  指不定是怎麼來的。

  王玄眼皮微抬:「唐班頭說個價錢吧。」

  他心中已打好主意,雖然白鷹神駿,但對方若漫天要價,便一口拒絕,待到上元節再買。

  誰知,唐子雄微笑搖頭:「在下分文不收,只是想請王校尉幫個小忙……」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