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賭鬥小年夜,牽黃且擎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幫個小忙?

  王玄也不詫異,繼續觀察那隻白色鷹隼,「唐班頭請說。」

  他兩世為人,雖性格冷清,卻洞曉世情。

  江湖朝堂無非遊戲規則,人情里短逃不過利益交換,都在紅塵中打滾,各取所需罷了。

  唐子雄眼中幽光一閃,「王校尉可知四海門?」

  「四海門……」

  王玄一愣,扭頭望著對方眼睛,「四海之內皆兄弟,南來北往全是客,四海門消息情報靈通,本官豈會不知。」

  唐子雄微微一笑:「實不相瞞,在下便是四海門永安堂口首領。」

  王玄面色不變,端起茶杯撇去茶沫,「哦,那卻是巧了,看來以後少不得要與唐班頭打交道,不過四海門勢力遍布大燕南晉,我這小小校尉,又能幫你什麼?」

  「王校尉莫急,聽我細細道來。」

  唐子雄嘆了口氣:「四海門興起於三百年前,當時大魏朝崩塌,天下大亂,各個世家豪族盤踞一方,遊走貨郎們為互通有無,傳遞消息,成立了四海門,謂之四海之內皆兄弟,後來才逐漸壯大。」

  「說起來也不是什麼秘密,四海門分為總堂與分堂,總堂隱於暗處無人得知,負責巡查各地,分堂則負責收集買賣情報,互相之間亦有明爭暗鬥,劃分勢力範圍。」

  「想必王校尉也知道前段時間山陰縣的事,實則山陰縣堂主被烏老三以毒藥控制,才讓妖道安鼠生獲取諸多情報,並隱匿三年沒傳出消息。」

  「出事後,山陰堂主也被滅口,在下原本已打點關係,想要占了山陰堂口,但沒想到渠城縣堂主卻來橫插一槓,因此雙方定下賭鬥……」

  「停!」

  王玄打斷了唐子雄的話,沉聲道:「唐班頭,這是你四海門內務,我這身份不好插手吧。」

  唐子雄苦笑道:「江湖事江湖了,話是這麼說,但那渠城縣堂主之兄,卻是軍府校尉,硬是要以親屬身份觀禮。在下雖不怕,但也不想招惹麻煩,不得已來求王校尉。」

  「渠城縣校尉劉大麻子?」

  王玄嘴角露出笑容,「如果是他的話,去也無妨。」

  鎮邪府軍也不是鐵板一塊,畢竟來源複雜,有的出身本地衙門,有的是從邊軍退下,還有些是府軍老人。

  前身一無所有,全靠府城趙都尉提拔,原本就讓人看不慣,再加上性子倔強彆扭,每次開春府城述職,都是形單影隻。

  劉大麻子邊軍出身,仗著和邊軍將領有關係,根本不把趙都尉放在眼裡,更是以切磋比武名義時常挑釁前身。

  可憐前身當時還未凝聚屍狗煞輪,怎麼會是邊軍悍卒對手,被劉大麻子打得數次吐血,名譽掃地。

  這唐子雄必是調查出了兩人恩怨,說是來求,未嘗不是利用,不過正合王玄之意。

  唐子雄眼睛一亮笑道:「王校尉只需亮個相就成,只要對方不胡來,勝負得失,唐某自負。」

  「哦。」

  王玄不置可否,「什麼時候?」

  「小年夜,山陰獅子樓。」

  ……

  定下時間後,唐子雄當即告辭離開。

  王玄也不在意,利益交換而已。

  再說,他原本就計劃上元節去府城參加拍賣,隨後述職,順道把那劉大麻子結結實實揍個半死。

  這下好,報仇不過年,也替前身出口惡氣。

  軍中干架,理由不是問題,輸贏才重要。

  定下心神,他仔細觀察那白色鷹隼。

  這鳥和阿福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終究氣勢拼不過,此刻正扭過頭去,一幅傲嬌表情,實則身軀瑟瑟發抖。

  王玄樂了,這鷹隼也不知什麼品種,雖不會吐納靈炁,但能以鷹啼驅趕魍魎,也絕非凡物,更是聰明的很。

  想到這兒,他直接打開籠子,將手伸入。

  「喳!喳!」

  白色鷹隼頓時炸毛,唳聲嘹亮,響徹軍府,更是用尖銳鷹喙拼命啄向王玄手背。

  王玄雖鍛體成鋼,但怎會被啄中,大手一閃便抓住其腦袋揪了出來,陰寒煞炁蔓延而出,鷹隼頓時渾身僵硬。

  阿福在地上蹦來蹦去,小眼滿是幸災樂禍。

  王玄也不在意鷹隼眼中恐懼,咬破中指,煞炁凝固鮮血如紅色寶石,瞬間摁在鷹隼頭頂,隨後死死盯著鷹眼。

  御獸血契術,有點類似前世小說中的生死符。

  以體內氣血靈炁為引,種炁於野獸髓海,初時以血契控制,隨後逐漸用自身力量侵染,最終心意相通。

  漸漸得,鷹眼中一抹血色閃過。

  王玄微微一笑,立刻將其放在地上。

  白色鷹隼先是撲騰著翅膀,似乎在舒展被陰煞凍僵的身軀,隨後猛然振翅,向外飛去。

  王玄也不著急,只是眼睛微眯。

  噗通,鷹隼瞬間失去平衡滾在地上。

  不同於阿福早已認主,鷹隼生性桀驁,熬鷹者無不耗費大力氣才能馴化,即便有御獸術也不可能瞬間服軟。

  飛起、倒下、飛起、倒下…

  連續折騰數次後,鷹隼終於沒了脾氣,耷拉著頭立在原地,任憑阿福在旁邊蹦來蹦去也不理會。

  王玄哈哈一笑,上前拎起鷹隼,一邊用煞炁調理安撫,一邊笑道:「你也莫掙扎,在野外頂多是個妖物,生死搏命道途艱難,跟著我或有一番機緣。」

  「嗯,羽如白雪,給你起個威風的名字,就叫小白吧。」

  或許是已經認命,或許是煞炁刺激筋肉舒服,鷹隼小白也放棄了掙扎,任憑王玄將其架在肩頭,抖了抖翅膀,鷹顧環視,恢復一絲猛禽風采。

  王玄微微一笑,闊步而出,阿福也屁顛屁顛跟在身後。

  剛領兵回來的張橫眼睛一亮,頓時嘿嘿一笑拍起了馬屁:「大人,您這牽狗溜鷹的,和那府城世家公子一般威風!」

  王玄心情不錯,也開起了玩笑,眉頭一豎,「屁話!咱這叫左牽黃,右擎蒼,待到開春搜山之時,千騎卷平岡!」

  「大人…咱人不夠,也沒馬。」

  「閉嘴!」

  …………

  之後的一段時間,就過得有些平淡。

  軍府每日練兵列陣,早起晚睡,郭鹿泉和軍曹白三僖倆老頭整日在一起嘀嘀咕咕,似乎在商議什麼。

  值得高興的是,張橫劉順在王玄指導下,終於凝聚了屍狗煞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