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潛龍需入淵,江湖顯亂象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轟!

  校場上,四寸厚的靶子轟然炸裂。

  不僅如此,就連後方巨大青石也出現臉盆大個坑,碎石四濺,雪沫飄飛。

  遠處,張橫放下長弓,眉開眼笑。

  「好!」

  「張隊正威武!」

  圍觀士兵們頓時掌聲歡呼,眼中滿是羨慕。

  張橫哈哈一笑,大聲道:「瞧見沒,這煞器箭矢即便在邊軍之中也是利器,只要你們勤修苦練,結成屍狗煞輪,便能使用。到時萬箭齊發,什麼妖巢都給搗個稀爛……」

  遠處,王玄帶著郭鹿泉等人也在觀看。

  郭鹿泉嘿嘿笑道:「王大人果然家學淵源,老夫也曾見過邊軍煞器箭矢,威力可比不上你這個。」

  劉順搖頭道:「你見到的只是普通箭矢,邊軍中有專職弓兵,分金、銀、銅羽三個等級,所有弓箭皆非凡物,遠非府軍能夠負擔。」

  「不過我家大人能將普通煞器弄出如此威力,傳出去也足以讓各地府軍眼紅。」

  「各有所長吧……」

  王玄面色平靜道:「這爆裂符箭製作,一要凝聚煞輪,二則需心靈手巧,一不小心就會報廢,而邊軍所用,乃是大燕工部鍛造,只需模具便可,更適合軍團列裝。」

  張橫劉順剛凝聚屍狗煞輪,王玄便將爆裂符箭傳下,可惜二人不像他有天道推演盤灌註記憶,連續失敗數次才勉強成功。

  劉順笑道:「慢就慢吧,反正咱們也沒多少人,我和張橫多加練習總會熟練,日後有人凝聚煞輪也可加入,就是這箭矢消耗不小,大人需向趙都尉多要些配額。」

  王玄點頭道:「放心,此事我想辦法。」

  軍中普通煞器,所需材料並不珍貴。但大燕律規定,私自開設鍛造工坊者,按謀逆罪處理,各地府軍邊軍,都需向兵部申請配額,隨後再交於工部統一鍛造。

  這也是大燕皇室維持社稷一統的手段。

  當然,這規定某種程度上形同虛設,不少世家大教都有自己工坊,大燕朝廷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惹出亂子,就都相安無事。

  不過王玄此時身份地位,還是要乖乖遵守。

  府軍衰敗,工部配額也是一降再降,其他人忙著撈錢倒無所謂,但王玄要練精兵,述職時免不了要周旋爭奪。

  郭鹿泉嘬了嘬牙花子,「在靖妖司時可沒這麼麻煩,軍中的事老夫不清楚,不過大人所說的陰魂校場,卻是有了眉目。」

  「哦?」

  王玄頓時眼睛一亮。

  軍中血煞鍛體術十分注重神魂凝練,他想弄些陰魂干擾,用來練兵,雖然路子有些野,但只要控制得當,便能鍛鍊士兵膽魄。

  他只是提了一嘴,沒想到郭老頭真有辦法。

  郭鹿泉笑道:「此事說來也不難,那陰廟拆下的材料還剩一些,只需白老頭將校場設下魘鎮之物,我再布下陰兵法壇,訓練時放出便可。」

  「不過畢竟是城中弄鬼,需向城隍廟報備,免得城隍夜巡衝進來盡數砍殺。」

  「此事不難。」

  王玄望向城隍廟方向:「待李老道出關後,我向他提一句便可,眼下不急著動工,來年開春述職後再說。」

  風雪呼嘯,校場喊殺聲震天,鷹隼小白伸展雙翅,迎著寒風在永安城上方盤旋,遠處群山銀裝素裹,蒼茫一片。

  永安縣衙內,縣令夫人一邊指揮下人打掃塵灰,一邊抱怨道:「這王校尉可真能折騰,大過年的也整日喧鬧,北城趙員外被吵得都要搬家了。」

  縣令李思源看著書頭也不抬冷哼道:「婦道人家懂什麼,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一遇風雲,便是潛龍騰淵之時。嗯…老家運來的桂花酒,讓下人送去幾壇。」

  縣令夫人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夫君,我知你素來精明,如這王校尉真有前途,我娘家三房有個未出閣的閨女,你看……」

  李思源無語,放下書看著自己夫人:「洗洗睡吧。」

  …………

  臘月又過了幾日,小年即將臨近。

  前世每逢小年,家家戶戶都要掃塵祭灶。

  這個世界雖沒有灶王爺一說,但亦有除舊納新,掃塵換符,祭祀天地神火風俗,需將家中爐灶清理乾淨,取松柏木於院中焚燒祭祀,木炭引薪火,謂之「新陽初始」。

  王玄自然另有他事。

  一大早,唐子雄便帶人上門,先是送了些豬牛糧油,隨後拱手道:「王大人,山陰縣那邊已安排妥當,咱們今日便能出發。」

  已經答應的事,王玄自然不會食言,沒一會兒,便有數十人出了永安城。

  唐子雄一方除去他自己,還有二十幾名屬下,雖沒有煉精化炁的高手,但各個眼神凌厲兇悍。

  而王玄,只帶了張橫和郭鹿泉。

  府軍雖衰敗,但也是軍隊,擅入他縣地域便是忌諱,況且這次是江湖之事,因此王玄讓劉順看家,繼續每日訓練。

  剛出城門,兩隻靈獸便撒起了歡。

  阿福在厚厚積雪中竄來竄去,時不時豎起耳朵靜聽,小白則展翅而起,於鉛灰雲層間傳來嘹亮鷹啼。

  王玄也不在意,一身素袍闊步前行。

  唐子雄在旁微笑道:「王校尉,大雪封路,咱們只能步行,不過在下早已做好安排,上了官道就能騎馬,天黑前可到山陰縣。」

  「無妨。」

  王玄搖頭道:「你這賭鬥是如何安排?」

  唐子雄拱手道:「畢竟是同門,況且此行有總堂監管,因此我與渠城堂主約定,文比一場,武比一場,若勝負不分,便由總堂來人定個規矩再比一場。」

  王玄來了興趣:「這文比武比有何講究,難道還要對詩?」

  一旁的郭鹿泉笑道:「江湖中人哪懂風花雪月,所謂文比,就是點到為止,亮出手段各顯高明,武比更簡單,揍趴下對方便是,但若有大仇,便是不死不休。」

  唐子雄點頭道:「郭老說的沒錯,文比定的是幻術,我請了戲彩門幾位好友助拳,至於武比,在下重金聘請了野火道人,雖是散修,但在并州江湖道上,也是赫赫有名……」

  四海門賭鬥請人助拳,王玄倒也不奇怪。

  他這些天向郭鹿泉請教,已弄懂四海門路子。

  說白了,四海門就像個加盟店,唐子雄這些人都是各地加盟商,收集信息獲取功勞,買賣信息得到銀錢。

  當然,四海門盤踞大燕南晉,自然有其門道,所有總堂高手全部隱於暗處,若是哪個分堂無故被端,自有總堂報復。

  分堂各自發展,有些實力一般,請外人助陣也不足為奇。

  一路上,唐子雄頗為識趣,怕王玄無聊,便主動透漏了一些最近江湖上的雜事:

  臘月初七,太陰門一名隱居山林的長老失蹤,那可是百年前就已化成殭屍的老怪,現場連打鬥痕跡都沒有…

  臘月初九,鄚州有大魏遺蹟出現,眾多高手前往尋寶,卻沒想到裡面封印著一尊人魔,死傷者眾多,背後似乎有邪修作祟…

  臘月十一,懷州一個縣城被毀,城隍廟坍塌,滿城百姓皆被掏空內臟,疑似血衣盜下了九龍嶺……

  王玄眉頭漸漸皺起,李老道說的沒錯,這天下果然已顯亂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