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夜入山陰城,閒話訴危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雪停歇,但鉛雲低垂,朔風依舊。

  一行人出了南山谷道,便見官道之上搭著野篷,幾輛牛車封箱鎖櫃,還有數匹快馬打著響鼻,馬蹄將雪地踏得稀爛。

  十幾名壯漢頭戴氈帽,手持朴刀橫劍,或站或坐觀察四方,見王玄一行人出谷,立刻飛身而來,齊齊抱拳拱手:「唐爺!」

  各個身手利落,眼神凌厲。

  王玄淡淡瞥了唐子雄一眼,若有所思。

  這些人雖不修異術,也沒煉精化炁的高手,但皆是打熬筋骨,精通拳腳兵器之人,唐子雄能夠短短時間聚齊,顯然能量比自己想像的要大。

  唐子雄也是個人精,見王玄眼神,當即笑道:「王大人勿怪,江湖中討飯不易,在下這些兄弟平日各地往來護送商隊,因此很少在永安城露面。」

  王玄面色淡然:「這些事與我無關。」

  唐子雄有野心他毫不奇怪。

  沒野心才令人提放!

  這世界便是如此,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拜入法脈,不是所有人都出身世家,更不是所有人都安於平庸。

  長生,名利,誰能心中無求,

  朝堂,江湖,哪個不是拿命在拼…

  準備的快馬只有七匹,王玄等人上馬後飛奔而去,剩下的人則在後方護著牛車緩緩步行。

  馬上寒風呼嘯,後方人影逐漸消失。

  郭鹿泉扭頭瞥了一眼笑道:「唐班頭,比斗而已,你怎麼還讓人搬著家當?」

  唐子雄拱手道:「郭老是江湖前輩,也不敢瞞您,在下早已探得那渠城堂主底細,這次勢在必得!」

  王玄眼神一動:「唐班頭今後要坐鎮山陰?」

  「沒錯!」

  唐子雄深深吸了口氣,忽然扭身指著後方,「王校尉你看到了什麼?」

  王玄側身扭頭,只見群山蒼茫,南山谷道隱於其中,若外人經過,根本想不到裡面還藏著個永安縣城。

  不等王玄說話,唐子雄便嘆道:「永安太偏,如困井淺水,縱使天大的英雄也有志難伸,山陰礦產豐富,更有官道溝通南北,就連那渠城也有運河要道,三教九流匯聚。」

  「唐某既入江湖,可不願默默無聞老死於永安,我知王校尉素有大志,還是想辦法脫離困境為好。」

  「困境麼……」

  王玄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肩上小白抖了抖翅膀,一聲鷹啼沖天而起…

  ……

  天色將黑之際,眾人終於到達山陰縣城。

  山陰城如其名,依山而建,面向平原,三條寬敞官道通向遠方,夜色下燈火滿山。

  不同於永安,山陰繁華了許多,城中居民多在城中礦場勞作,帶動百業興盛,每日商隊往來不息。

  唐子雄望著眼前縣城,眼中精光閃動,喃喃道:「山陰銅煤鐵礦俱全,那原先的堂主只知撈錢,卻是個十足蠢材……」

  王玄沒有說話,翻身下馬一聲口哨,阿福頓時從黑暗中竄出,繞著他不停亂轉。

  這小傢伙有五臟華寶,正是舒展筋骨之時,一路狂奔比馬還快,就是消耗頗大,還順路逮了個兔子吃。

  郭鹿泉則沒好氣調笑道:「唐小子,宏圖大業是你的事,咱們現在只想有口熱乎飯,趕快進城住店吧。」

  明日才是小年夜賭鬥之時,但有諸多事物要準備,因此眾人提前一天到達。

  唐子雄臉色一囧,苦笑道:「在下數年憋屈,讓前輩見笑了,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妥當。」

  說罷,當即領眾人入城。

  唐子雄明顯在這裡暗中經營許久,入城有兵丁問好,更有兩名漢子將眾人領到南城一處三進大宅,一進門便有下人伺候,酒菜飄香。

  安頓好眾人後,唐子雄拱手道:「王大人,這處宅院無人打擾,甚是雅靜,在下還有些事要處理,諸位安歇便是。」

  王玄點頭:「唐班頭自便。」

  唐子雄抱了抱拳,便帶手下消失在夜色中,小院內僕人們也頗為識趣,上了一桌酒席便躬身退下。

  酒菜說不上富貴但也精緻,蒸魚燒雞噴香,菘菜粉條爽口,三人趕了一天路,吃的是狼吞虎咽,風捲殘雲。

  填飽肚子後,郭鹿泉喝著小酒忽然一聲冷哼:「這小唐也太不懂事,既知我鹿老名號,也不安排頓花酒接風。」

  張橫嘿嘿一笑:「郭老,咱們來辦事,你最好憋著,小心大人軍法處置!」

  「你這憨貨!」

  郭鹿泉翻了個白眼,「姓唐的跟咱們可不是一路人,大人就是來撐個場子,能不能起了山是他的事,咱們該吃就吃,該玩就玩,看完熱鬧回家過年。」

  王玄淡然一笑點頭道:「郭老說的沒錯,咱們永安軍府雖小,但也不是誰的打手,這次主要是給劉大麻子一個教訓,為開春述職敲個響鑼。」

  說罷,看向郭鹿泉,「郭老,那件事可是真的?」

  「應該沒錯了……」

  郭鹿泉看了看周圍,低聲道:「皇家掌控社稷,世家入朝為官,各自掌控中央與邊軍,原本相安無事,但近年來大災連綿,國庫日漸空虛,皇上便動了收繳地方土地財權的心思。」

  「這次封神術失竊之亂,背後疑點重重,皇家以為是世家警告,世家又懷疑是朝廷動手藉口,因此眼下大燕就是個火山口,誰都不敢亂動。」

  「然江湖亂象已顯,各地妖祟行蹤詭秘,陳大人已被召回書院,臨走時要我轉告大人,往日無人重視的鎮邪府軍已成唯一活子,崛起之日不遠,但棋手眾多,還望好自為之。」

  說罷一臉苦澀,「靖妖司已成是非之地,老頭我才躲到了永安軍府,媽德,真是哪兒都不安生…」

  張橫一聲冷笑:「怕什麼,好處來了咱就吃,手伸過來就剁手,永安府軍的弟兄只認王字旗!」

  王玄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腦海中,鍛體術融合進度:32%。

  …………

  郭老頭雖說心心念叨著要喝花酒,但也只是說說。

  四海門獅子樓賭鬥一事,也算附近江湖大事,山陰城此刻聚集了不少三教九流,誰知道有沒有什麼邪修混入,因此都早早安歇。

  不知不覺,月上中天。

  城中百家燈火已熄,打更人提著燈籠穿街走巷,城隍廟門敞開,陰兵夜巡裹起陣陣陰風。

  半夜,趴在地上的小黑耳朵一動,突然低吼。

  床上的王玄也眼睛一睜,翻身而起。

  阿福警示,有東西在屋頂!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