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生死突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很可惜,芬恩對於自己麾下第一批士兵的訓練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就被迫終止了,騎兵隊伍自成立以來的第一次訓練,就是註定要優勝劣汰的實戰。

  就在塞西爾給自己挑好人員的第二天,白鹿堡就迎來了它並不歡迎的訪客。

  一支箭,帶著主人的警告,以及一顆早已乾枯的諾多精靈的頭顱,射進了城堡內部。

  迦圖人來了。

  整個城堡被緊急動員起來,讓人不安的號角聲反覆響起,肅殺的氣息在冰冷的石牆內部蔓延。

  全副武裝的芬頓在馬廄旁和塞西爾做最後的道別。

  「這是警告,迦圖人想兵不血刃的拿下白鹿堡。」

  「這樣他們就能夠封鎖住消息。」

  「對不起,芬頓,是我的錯,我應該相信你的。」

  迦圖人想要不付出傷亡就攻下白鹿堡,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他們的兵力多到足夠讓城內守軍絕望,還有一批足夠多也足夠優秀的斥候遮蔽戰場,讓整個烈獅境都察覺不到這裡。

  沒有援軍,守軍的戰鬥意志就是大打折扣。

  而迦圖人仍然這麼做了,這說明他們已經做到了這兩點。

  現在從白鹿堡通往長河鎮的道路上,絕對充斥著他們游騎,這是一條近乎必死的道路,但卻是一條芬頓必須衝破的封鎖。

  附近的村民都已經撤離到了堡壘內,他和他的坐騎他的騎兵們,肩負著所有人的性命。無論他們投不投降,迦圖人都不會放過自己,因為他們沒有糧食。

  即使是野蠻人,也有馬爾薩斯的經濟學學士學位。

  「明天我會晚點回來,讓廚房晚點做飯。」

  芬頓扭過頭,看向望著自己沉默不語的騎兵,「先生們,作為你們的長官,我很抱歉以這種方式和你們並肩作戰。本來在我的預想里,你們應該接受我最挑剔的訓練,然後踏上面對帝國人或者是凜鴉境的戰場。他們的騎兵都是廢物,你們可以輕鬆地把騎槍餵進他們的嘴裡,就像你們在城裡酒館那樣。」

  「但是很可惜,你們現在要面對的可能是整個潘德里最瘋狂的騎兵,他們在一百年前曾經圍困過烈獅城,國立騎士團也被他們連綿不斷的衝擊打垮過。」

  「但是!」

  「你們不一樣!在我眼裡你們將來是要把那些自命不凡的獅騎士狠狠踩在腳下的戰士!在我眼裡你們將來可以把高高在上的諾多精靈請到床上!在我眼裡你們是將來潘德大陸最男人的男人!你們,是我芬頓認可的男人!」

  「所有衝出封鎖到達長河鎮的人,都將被授予騎士身份,並且編入我的親衛。」

  芬頓深深吸入一口氣,然後高高舉起騎槍,「我給你們下達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活下去,不惜一切代價活下去!」

  「現在,出發!」

  沉重的鐵門緩緩放下,如雷律動的馬蹄聲漸行漸遠,騎兵們在夜幕的掩護下沿著林間小路散開。芬頓站在城牆上,注視那些黑夜裡的影子融入到黯淡中。

  很快,另外一些藏起來的影子忽然扭動抽搐,以極快的速度跟上了之前消失的身影。

  「迦圖人的斥候被引走了,第二隊騎兵出發!」

  鐵門再次落下,這一次騎兵魚貫而出,整個白鹿堡的騎兵在此刻傾巢而出,按照和剛才完全不同的路線分小組散開。蹄聲轟動,毫不掩飾,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外面衝刺,剛才穩住沒有挪動的迦圖人斥候這一次坐不住了,顯然這是白鹿堡的大部隊,必須要把他們吃下來,不能讓一個人傳達重兵壓境的消息。

  隨著這批迦圖斥候的行動,悄無聲息但又殘酷至極的戰鬥已然在夜幕中拉開序幕,雙方在這個時候都處於混亂,每一組斥候的消息傳達都有或多或少的延遲。

  而這個時候,也正是最好的時候。

  鐵門第三次打開,芬頓一個人單騎出城。

  一輩子都在打仗的迦圖人對於芬頓的疑兵安排早有準備,黑夜中剩下的所有陰影都在朝著芬頓靠攏。

  他們認識這個英俊但卻狡猾如狐狸的年輕人,他在跟蹤己方斥候的時候,曾數次巧妙地躲開了他們設下包圍圈。現在有兩波騎兵先行出發替他吸引注意力,不惜戰死也要引走埋伏的迦圖游騎,那就證明現在出城的這個年輕人才是真正有可能突破封鎖傳達信息的人。

  因此,他必須死!

  芬頓很快就察覺到自己的四周聚攏了一群虎視眈眈的惡徒,他們嫻熟地配合起來,最前方的游騎慢慢相互之間靠攏,試圖堵住芬頓前進的方向把他逼停。

  左右兩邊各自傳來了芬頓熟悉的弓弦震顫的響動,他們在等待一個最佳的時機,白鹿堡位於山嶺之中,陡峭的山路會影響他們出手的精度,只需要一個稍微平緩的地方,只需要哪怕不到一米的平坦地面,這些驍勇善戰的迦圖人就能保證把箭矢送進這個年輕人甲冑里最柔軟的縫隙。

  並且,直插心臟!

  而這個機會,幾乎下一刻就到來了。

  彎弓,搭箭......

  射!

  破空聲席捲而來,交叉火力下這幾乎是必死的局面。

  芬頓也如他們所願消失在了馬背之上。

  但是,人呢?

  游騎並沒有看見芬頓掉落在地,也沒有聽見任何異樣的響動。

  「蠢貨,死吧!」

  一名游騎終於看清了芬頓所在的位置——他藏身於馬腹一側,帶著嘲諷的笑意。

  他的弓弦上,是空的。

  芬頓送給他的那一份大禮,正穩穩噹噹地鑽進了他的喉嚨。

  游騎應聲倒地。

  如法炮製,芬頓翻身再次左右開弓,把接下來試圖靠近他的迦圖斥候全都掀翻在地。

  可怕的戰鬥力讓迦圖人頓時心生警惕,他們都意識到芬頓不是他們的包圍所能對付的,所以有人換上新的箭羽再次拉弓——

  半空中響起刺耳的聲音。

  到目前為止,除去之前已經離開的斥候,現在森林裡剩餘的所有迦圖游騎都收到了命令,一個又一個潛藏起來的暗點在黑幕中朝著芬頓所在的位置移動。

  而這時,沉寂許久的白鹿堡鐵門第四次落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