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劫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撞上去攔住他!」

  野蠻的語言換來了野蠻的回應,對隊伍發號施令的游騎用臉接住了芬頓送出的箭矢。

  負責組織包圍網的角色死亡,意味著芬頓接下來很快就能找到一個突破口。

  但是他現在馬上就要面臨血肉橫飛的肉搏戰,離他最近的游騎抓住芬頓射箭的空檔,握緊騎槍狠狠撞向芬頓的坐騎。

  或許他們的弓術遠遠不如芬頓,可騎槍卻不一定!

  每一個迦圖人從小就要學會殺人和騎馬,但在他們真正開始幹這些事之前,要用長長的套杆去放牧,年復一年的放牧生活讓手裡的長杆仿佛成為了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因此,這是絕對不可能空手而歸的一槍!

  嘭!

  槍頭那邊傳來如願以償的碰撞,那個親手殺死了他們十多名精銳游騎的總算是死了......嗎?

  碰撞過後沉寂的槍頭再次傳來了震顫,僅僅是一瞬間的錯愕,兩名夾擊他的游騎就明白了自己做出了何等愚蠢的決定,居然妄圖和這種長著人類模樣的巨獸肉搏。

  芬頓兩腋之下分別夾住了來自左右兩側的騎槍,現在他的手臂正在緩慢而猛烈的發力,尚未鬆開雙手的游騎就這樣愣住被他高舉到半空。

  而後輕輕投擲。

  隨著這兩個莽撞的游騎在地面上不斷翻滾,這個由迦圖游騎構建的包圍圈終於露出了缺口。

  突圍!

  芬頓握緊韁繩直接衝出了封鎖。

  自己的任務到目前為止已經圓滿完成了,芬頓清楚自己現在吸引到了全部迦圖人的注意,最後也最關鍵的第四波送信的騎兵應該安全離開了白鹿堡的控制範圍。能不能活著衝出包圍圈,就看他們自己的能耐了。

  戰爭就是這樣,只有最勇猛的人才有資格活到最後。

  如果不是自己足夠生猛,那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而不是那些從小就在刀口舔血的迦圖人。

  毫不吝惜坐騎的腳力,芬頓一頭鑽進了深山之中,他在這片山嶺里長大,對這篇土地的熟悉程度遠非這些外來者所能比擬,每一棵樹,每一道河流,都是他可以用來阻攔迦圖人的武器。

  追殺持續到後半夜,一無所獲的迦圖人最終不得不放棄搜尋這個滑溜的年輕人。

  再繼續追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只不過是給他接著送人頭。在傷亡繼續擴大之前,迦圖人的軍閥給游騎發來了命令,大部隊即將抵達戰場,等匯合後再整合力量處理他。

  因此,在只留下監視的人手後,游騎逐漸化整為零散去。

  次日一早,經過一夜淺睡,芬頓完全恢復了體力。

  醒來的時候自己的坐騎已經吃過早飯了,這片山嶺它比芬頓都熟悉,每次牽它出來都跟吃自助一樣。

  現在那畜牲正優哉游哉地在芬頓躲避的山洞裡啃蘑菇,絲毫看不見經過昨夜血戰之後的疲憊。

  看到坐騎比主人都更自在,芬頓也慢慢放鬆起來,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最直接的選擇自然是繼續向西走,力求和烈獅境的大部隊匯合,但是這條路現在肯定極其危險,經過自己昨晚上的折騰,迦圖人絕對往這裡派遣了更多的哨騎。

  第二個選擇就是往南走,進入巴克斯帝國的境內,現在巴克斯帝國與烈獅境處於難得的和平狀態,自己過去倒是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不過想要回來卻也不會容易。

  而且他也說不準烏爾里克國王會不會腦子一抽抽就和巴克斯帝國突然開戰,到時候身處巴克斯的自己處境可就好玩了。

  而第三個選擇就是折返回白鹿堡,這是出其不意的一招,說不定還真有可能安全地再次突破迦圖人封鎖。可是這樣就沒法保證下次還能這樣出來,如果之前派出去的騎兵沒有一個人活著趕到長河鎮,自己的行為完全就是自掘墳墓。

  思慮再三,芬頓最後決定繞道走巴克斯帝國,大不了花點錢買通當地官僚,能活著傳達消息才是最重要的。

  打定主意,他決定再等一會兒坐騎填飽肚子。戰馬這東西就是這樣,騎手寧肯自己餓肚子都要保證坐騎肚子裡滿滿當當,如果不這樣,到了要拼命的時候這畜生撂挑子不幹了,那可沒地方後悔。

  想到這,芬頓自己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來,經過昨晚劇烈的惡戰,他身體的消耗也是巨大。不過他在出發前也考慮到了要在野外逗留的情況,隨身帶來了廚房臨時炒制好的行軍乾糧。

  行軍乾糧就是單純的一些豆製品,摻了鹽和油,沒什麼味道更談不上好吃,純粹是欺騙自己的嘴在嚼東西,優點是吃進肚子後灌點水,很快就有相當的飽腹感。

  不過雖然行軍乾糧不好吃,芬頓也只能吃這個,他可沒有畜牲那麼好的牙口去啃草皮吃。

  剛往胃裡塞了幾口糧食,芬頓忽然間聽到了外面傳來響動,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不妙的感覺瞬間升騰,芬頓迅速反手拔出長劍準備作戰。

  腳步聲很輕,但又很重。芬頓聽出來了有二十多個人身著重甲在草木之中穿行,而即使身披重甲,那些人的呼吸依舊平穩,甚至就連腳步都刻意控制得很輕。

  毋庸置疑的強大,只有諸國精銳才能做到。

  然而,芬頓卻隱隱覺得,正在外面遊蕩的這些人遠遠不止於此。

  沉住氣耐著性子等待許久,外面的人沒有搜尋這個山洞的打算,於是芬頓大著膽子摸出山洞想看看他們要做什麼。

  洞穴地勢很高,從自己的視角望去一切都盡收眼底。

  一共有二十七個人,他們盤踞在山腳的一個角落,那裡有著極為濃密的低矮灌木,作為埋伏的地點來說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芬頓暫時沒法判斷他們的身份,渾身漆黑的甲冑,沒有什麼顯眼的標記,明顯就是來這裡幹什麼見不得光的黑活的。

  他們的分工很明確,有人扛著能夠被稱之為縮小版攻城弩的武器巡邏,鷹隼一般敏銳的視線來來回回掃視,有那麼一瞬間芬頓幾乎覺得那個人都快發現自己了,如果不是自己隱匿的技巧更勝一籌,那現在自己面前已經插滿了弩矢。

  剩下的人圍繞在一起,他們的站位既鬆散又緊湊,保持著一個絕對能用武器照應到同伴的距離。

  而在他們正中心,有一個正在瘋狂蠕動的大口袋。

  芬頓不覺得裡面會是什麼野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