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屠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一陣戲謔的嗤笑聲中,答案揭曉了。

  黑甲人用匕首割開了口袋的封口,伸出手惡狠狠地把裡面的東西提出來。

  芬頓曾經憑藉貴族的身份出入過大大小小的宴會,與不少名流千金或者沙龍貴婦相談,他自己也自詡可以在異性面前保持騎士美德。

  直到現在。

  那是一個諾多精靈,

  女性,

  在拉蒙私密的豪華拍賣會上可以賣到天價。

  無數人類貴族心甘情願掏出自己的財富,只為能夠帶上一個回家,據說某些墮落到極致的貴族甚至會在私底下攀比各家諾多奴隸的數量。

  她們的美麗已經到了足夠為自己帶來災難的地步。

  芬頓心底頓時一涼,整個潘德只有一種人不會被諾多精靈的外表所折服,並且極度享受折磨並且殺死諾多的快樂。

  烏木護手騎士團,一群由狂熱份子組成的強大組織,之前芬頓看見的奇怪巨弩便是佐證。為了與精靈抗衡,他們需要威力更大,射程更遠,精度更高的武器,一種由他們最頂尖工匠打造的全新弩由此誕生。

  那東西足以撕扯開巨獸的表皮,沒有任何生物可以抵擋住它發射出的弩矢,當然,那些不能稱之為生物的玩意兒另算。

  烏木護手騎士團來這裡幹什麼?如果要捕捉精靈的話那他們已經抓到了,為什麼不離開反而一副要在這裡逗留的樣子?

  按耐住心中的疑問,芬頓繼續隱匿觀察。

  只見割開口袋的騎士把精靈隨手丟在地上,然後用鐵靴把她踹開老遠,那力道一定不小,精靈痛苦地咳出鮮血。

  但是他們並沒有下一步的舉動了,就好像是特意到野外放生積累功德那樣,烏木護手騎士在做完這一切後就不去管被放出來的精靈,反而自顧自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精靈逐漸中劇痛中恢復了過來,她也注意到了烏木護手騎士對她刻意的視而不見,最開始她以為這是一種愚弄,但是隨著她試圖逃跑的動作越來越大,而他們真的就沒有任何反應。

  精靈終於全力奔跑起來,她很清楚自己的同胞落到這群喪心病狂的人手裡都是什麼下場,他們會在受盡各種慘無人道的折磨後,被綁在柱子上處以公開的火刑,在哀嚎中痛苦地死去。

  她在林間慌不擇路地奔跑著,她以為自己跑出去很遠,她以為自己已經完全擺脫了那些長著人類模樣的惡魔。

  但是她錯了。

  弩矢,一根,兩根,跟隨著她奔跑的足跡追上了她。

  膝蓋,兩邊的膝蓋都被巨大的動能震碎,弩矢穿過骨頭,把她死死釘在了地面。

  烏木護手騎士放下武器,望見自己的獵物應聲倒地,發出令他們身心愉悅的嚎哭聲,留在原地的人也怪叫著歡呼起來,相互擁抱又擊掌。

  完成對獵物施以虐待的烏木護手騎士,帶著同伴給予的讚美緩緩靠近倒地嚎哭的精靈,任由對方的雙臂捶打自己堅固的甲冑,而後用被鐵手套包裹的雙手扣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舌頭拽出來。

  匕首讓林間的精靈再也沒有了曾經美妙的歌喉。

  鮮血從受害者嘴裡汩汩流出。

  騎士把自己的戰利品,一塊軟軟的沾染血漬的肉塊展示給自己的同伴。

  芬頓明白他們要做什麼了。

  釣小魚需要用蚯蚓為餌料,釣大魚需要小魚而餌料。

  以一個重傷垂死的精靈作為餌料,要釣的自然是想要救助同胞的精靈。

  烏木護手騎士打掃乾淨痕跡,然後各自藏了起來。

  只有冰冷的寒風,把精靈少女的哭泣帶向遠方。

  很快,芬頓就聽到了馬蹄聲,那是截然不同於人類所飼養戰馬的蹄聲,那蹄聲輕靈又迅捷,仿佛有風神在為它們前進的方向鋪平道路。

  那是彗星駿馬,只有精靈憑藉著上古時代遺留的技術才能飼養出這種馬匹。

  被吸引來的精靈是一個典型的五人組斥候小隊。芬頓曾經在山脈里無數次和這個組織單位的精靈有過交鋒,可以說他們是芬頓半個斥候導師。

  斥候小隊看見了瀕死的同伴,只有一個精靈下馬,另外四個散開,負責排查有沒有埋伏。

  救助精靈少女的斥候立即發現了她的慘狀,以目前的條件不可能完成治療,因此他只能試著先把咬死在地面的弩矢拔出地面,等到了安全地帶再試著把弩矢從她的膝蓋處拿出來。

  大魚咬鉤了。

  幾乎是一剎那的時間,整個樹林都被漫天飛舞的弩矢所驚動,落葉漂碎,林木濺屑,下一刻隨著幾聲悶哼消失,一場針對諾多精靈展開的埋伏行動,就此宣告結束。

  烏木護手騎士,完勝。

  支援而來的斥候小隊,全員陣亡。

  芬頓不好評價這種殘忍至極的行為,因為人類與精靈的歷史一直都是一筆爛帳,同樣的場景曾經無數次在身份替換後發生過。

  但是烏木護手騎士團帶給了他一次震撼。

  這就是人類一流戰力的在戰場上的統治力,嫻熟的配合,高超的技巧還有如毒蛇般隱忍的耐心。

  那可是諾多精靈,天生的戰士,在這個低魔世界裡堪稱阿斯塔特修士的精靈,是之後抵抗馬爾蒂斯恐懼軍團和吞噬者大軍的中流砥柱。

  現在居然被他們一向輕視的人類輕鬆剿滅。

  「我以後,要對抗的就是這種強者嗎?」

  烏木護手騎士團的優秀表現,更加堅定了芬頓一定要建立自己騎士團的決心。

  烏木護手騎士把死去的精靈拖到一塊,剝去他們的甲冑,那可是相當值錢的玩意兒,即使作為工藝品都能賣出相當驚人的價格,作為防具更是賣到天價。

  但是甲冑並沒有保全精靈的性命,無一例外,他們的死因都是面部被弩矢貫穿。

  唯一一個還活著精靈少女,現在已經絕望地放棄了掙扎,她拼盡全力想要告訴同伴這裡有埋伏,但是失去了發聲能力的她,只能眼睜睜看著慘劇發生。

  「見鬼,他們要幹什麼?」

  看到這群屠夫劊子手接下來的舉動,芬頓差點叫出聲。

  他們在精靈屍首周圍堆滿了枯葉木柴,有人手裡握著火種。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