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返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瘋了,真的都瘋了!他們不知道在這裡縱火會把迦圖人引過來麼?!」

  心裡狂噴了一陣這群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的烏木護手騎士,芬頓現在必須要做點什麼了。

  他必須阻止下面那群人焚燒屍體的行徑,這個位置距離迦圖人游騎巡邏的邊緣地帶沒差太遠,只要火一點燃,那群經驗豐富的游騎不出十分鐘就能找到火源。

  到時候,就算他提前一步逃了,也絕對會被追上。

  但是,如果現在動手,就意味著自己要和27個可以說是人類頂尖戰力的烏木護手騎士作戰,這不是玩遊戲可以讀檔重來,只要被那根碩大的弩矢命中一次,那就是死,之前斥候精靈的死相還歷歷在目!

  簡短的權衡利弊後,芬頓決定動手,畢竟幾百個甚至可能更多的迦圖游騎和二十七個烏木護手騎士作對比,這是一道很簡單的數學題。

  山上忽然傳來了些許動靜,緊接著有一匹快馬急促地朝著遠方離去。

  烏木護手騎士相互對視一眼,很快做出決定,一半的人牽出來之前藏起來的馬匹,翻身上馬朝著響動傳來的地方追過去。剩下的一半人也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沿著四周搜索,試圖找出之前一直在窺視他們的人的藏身地,而另一部分人則準備繼續他們的燃燒儀式。

  「有罪之人已逝,願他們的死寬慰你們的靈魂。」

  在集體念完悼詞之後,為首的烏木護手騎士點燃火種,丟向地下的引火物。

  儀式就此結束,火焰將會永遠折磨諾多精靈的靈魂。

  嗯?

  嗯......

  嗯?!

  張開雙眼,眼前並沒有通紅,身體也沒有溫熱的灼燒感。

  火焰,沒有被點燃?

  他們不願享受諾多精靈的痛苦?

  不......

  火種,在半空中被截斷了。

  從半山腰射來的箭羽把火種截斷,並且,還是精準命中了燃燒著的那一端,用外力把它熄滅。

  還有諾多精靈?

  而且還是活了很久很久的那種老諾多,這不是那些被他們輕易殺死的年輕精靈所能掌握的武藝。

  「上面,還有精靈!」

  芬頓隱匿的位置一下子就被他們發覺,他也破罐子破摔懶得繼續隱藏,而是加大火力繼續輸出,茫茫多的箭羽簌簌穿過森林。

  塞西爾做夢都想不到,他在幾天前剛剛覺得沒有用的急速射擊現在就發揮了作用。

  濃密灌木叢給烏木護手騎士提供的埋伏的絕佳位置,但同樣也遮蔽了他們的視野,看不到敵人的具體位置,也無法分辨敵人的數量。

  只能憑藉經驗判斷......

  不斷有騎士被箭矢射中鎧甲連結的縫隙,接二連三有人倒地,伏擊獵人的獵人顯然經驗更加老道,他即便有能力也絕不一箭斃命,受傷的人需要掩護,他們必須騰出人手照顧同伴,因此有能力反擊的人頓時又少了一大半。

  這樣的精準度,這般密集的箭雨,這種毒辣而老練的攻擊方式......

  諾多遊俠!

  只能是他們了!

  拱衛諾多精靈的生力軍,幾乎是目前潘德大陸上最強的存在之一。

  電光火石間,烏木護手騎士就做出了他們的判斷。

  這不是他們所能應對的,必須撤退。

  首領呼喊著只有他們騎士團內部才懂的指令,所有人都快速行動起來,受傷者被拖到後方綁上馬匹離開,負責掩護的人朝著箭雨射來的方向還擊,等到其餘人離開後再步行撤退。

  「呼......」

  芬頓吐出一口濁氣,剛才那種高強度的速射,他也是第一次嘗試出來,效果斐然,但代價也很大,他感覺到後背已經完全不屬於自己,酸痛到麻木失去知覺的地步。

  很快他又感受到一陣後怕,倒不是害怕於剛才自己虛張聲勢的舉動被烏木護手騎士識破,而是擔心於那恐怖的實力鴻溝。

  「如果我僅僅以一個人類的資質就能做到這種水平,那諾多精靈的暮光騎士又該是怎樣的強大?恐懼軍團呢?吞噬者呢?」

  感受到需要儘快提升實力的同時,芬頓也有了一種期待......

  「預言之子和預兆之狼,又能做到什麼地步?」

  傳說中將有資格復興潘德的兩個男人,比起自己,是更強還是更弱?

  芬頓忽然甩甩頭,拋開腦海里太過遙遠得胡思亂想,目前先活下去,再說那些有的沒的。

  自己的坐騎為了吸引烏木護手騎士的注意已經給放跑了,他走下山,牽出之前他們倉促離開前還沒解開繩索的戰馬,憑藉著豐富的馭馬經驗還有一小把乾糧,芬頓成功讓一匹棕栗色戰馬忘掉了它之前的主人。

  幾分鐘的功夫,這匹馬就開始親昵地蹭上芬頓,當然主要目的還是貪圖他包裹里的行軍乾糧。

  把散落一地的箭矢重新放回箭囊,再把精靈甲冑堆在馬背上,芬頓覺得差不多是時候離開了。

  騎馬走了好一會兒,他終於是嘆了口氣,又勒馬往回,小心翼翼地把精靈少女抬上馬背。

  巴克斯帝國,不去了。

  新的目的地是最近的,能夠有條理提供醫療的,白鹿堡。

  這意味著他要重新穿過密布迦圖人游騎的包圍圈,險象環生,稍有失誤就可能當場送命。

  但是,與之相對應的高回報讓芬頓覺得自己可以賭一回。

  只要對這個精靈施以救助,那必然就可以讓諾多精靈消除對自己的成見。

  那麼,以後白鹿堡以及周邊村莊的居民,進入山里捕獵砍樹,都不會再受到他們的攻擊,最少都可以讓更多的人度過難捱的冬天,白鹿堡的糧食緊張也能適當得到緩解。

  甚至以後,如果建立起了與諾多精靈的友誼,那自己就有可能批量購買到他們最精良的甲冑武器,還有僱傭他們的部隊。

  想想那個場景吧,兩軍對壘之際,自己這方突然拉出來成群的諾多精靈,尚未開戰都能對對方造成難以挽回的士氣打擊。

  而且,還有一點。

  那就是這個世界是存在魔法的,而魔法的存在將在以後,隨著吞噬者被他的信徒召喚到潘德,逐漸被所有人知曉。至於現在,離芬頓最近的魔法就來自精靈,即便他們是與魔法絕緣的諾多精靈,但他們依舊擁有大量的魔法工藝和知識。

  又有誰敢肯定說自己絕不可能學會魔法?

  自己就連穿越這麼離譜的事情都做到了,更何況區區魔法?

  所以,拯救這個精靈,成為了具有合理性與正義性的事情,芬頓義不容辭地必須做。

  至於他心裡安的各種小心思,那就要排到後面去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