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出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的人告訴我你在差不多十天前帶回來一個精靈。」

  「是的。」

  「她是殘疾?」

  「膝蓋被弩矢擊穿,下輩子都無法行走。」

  「還不能說話?」

  「舌頭被人割下來了。」

  「我還聽說芬頓大人您的箭法很強。」

  「算吧。」

  「有沒有強到可以一個人壓制一個騎士團?」

  「可能。」

  簡短的對話直來直去,就像是兩軍對陣前,長槍相互不留情面地刺戳。

  謊言已經被拆穿,那麼也就沒有繼續隱瞞的必要了,芬頓選擇了和盤托出。

  菲利普扭過頭,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他覺得有點可笑,明明是在一起血戰過的袍澤,明明是自己認定以後可以長期合作的同伴,可是同時擁有兩個身份的那個人,居然是曾經襲擊過自己的人。

  而且,非要追究理由的話,甚至可以說這是己方的過錯。他們不知道迦圖人已經遊蕩在了附近,一心想著埋伏諾多精靈,還想在森林裡縱火。

  如果那麼做了,他們大概活不到現在。

  但是,他們的確有不少人因芬頓了受了重傷,告慰家人的儀式也沒有完成。

  所以他說出了芬頓曾經說過的話,「這是一筆爛帳。」

  的確是一筆爛帳。

  「我個人可以理解你的行為,但是我的士兵不能,因為是你親手讓他們受傷,我沒法平息他們的情緒。他們寧肯死在迦圖人手裡也不願意繼續呆在白鹿堡。」

  這是商量的語氣。

  還有得談。

  「那就讓他們走吧。」

  菲利普短暫錯愕後明白了芬頓的意圖,「你想......偷襲?」

  芬頓點點頭,「是的。迦圖人認為我們現在士氣已經渙散,只要明天加緊攻城那就絕對可以拿下。」

  「事實也的確如此。」

  「所以他們不會想到,一支必死無疑的孤軍既不會想要困守,也不會想要突圍,而是要直插他們的心臟。」

  芬頓心裡的斬首計劃已經醞釀了很久,他本來想主動提出來,但沒想到中間又發生了這種變故,所以現在他的計劃風險又高了很多。

  烏木護手騎士團和他不是一條心了。

  「這一點我可以勸說我的士兵,要讓他們認同你的計劃並不難,摧毀對方的指揮系統可以造成最大程度的混亂,是我們離去最好的時機。」菲利普頓了頓,「可是你要怎麼做?」

  直接放下鐵門直愣愣沖向迦圖人的營地那是找死。

  「我看了,迦圖人的防護很鬆散,只設置簡單的拒馬作為工事,只要一衝就能沖開,所以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他們的警戒。」

  他的計劃是,借著夜色掩護把烏木護手騎士全都放出去,並且把白鹿堡全部剩下的坐騎都分批次帶出去。

  由烏木護手騎士率先在林間射殺迦圖人的游騎,等到引起他們警惕後,再讓人把馬全部放走,營造出來的聲勢足以讓迦圖人認為援軍來了。

  「等等,我們都去吸引迦圖人了,那誰負責擊殺他們的首領?」菲利普一下子聽出來了這個計劃不合理的地方。

  「我。」芬頓指自己,「我一個人。」

  菲利普當時就想甩臉走人,自己居然真的耐著性子聽他講完一個異想天開的計劃。

  但是......真的不可能嗎?

  菲利普忽然不敢打這個包票。

  他猶豫了,他居然沒有第一時間選擇拒絕。

  「你可以嗎?」

  「你只能相信我可以。」

  菲利普愕然,是的,他只能相信芬頓可以。否則貿然突圍或者困守白鹿堡,他們的結局都是死。

  他只能相信芬頓可以創造奇蹟。

  他只能相信芬頓可以一路捅穿有層層軍士看護的指揮系統。

  他只能相信芬頓可以手刃迦圖軍閥。

  在所有結局中,只有這個結局有生還的可能性。

  夜色吞噬了一切聲音,芬頓靜坐在城牆上,白鹿堡現在和他一樣安靜。但它的內部早已高速運作起來。

  烏木護手騎士團除卻那個傷員全員被吊著送出城外,他們在沒有引起任何響動的情況下隱藏進了山林,清除掉幾個大意的迦圖游騎後,他們發來訊息。

  被裹上布匹,蒙住嘴角的馬匹也被運送下去,送到了預定的地點。

  一會兒後,本應該定期返回的游騎沒能按時出現,迦圖人派出了新的游騎去探查詳情,緊接著,他們派出了更多,然後......更多。

  烏木護手騎士不負眾望完成了他們的任務,他們成功引起了迦圖人的警覺。

  那麼,現在是時候了。

  震徹森林的戰馬嘶鳴擴散到迦圖人的營地,他們無法探明突然襲擊的敵人有多少數量,因為迄今為止派出去的游騎都還沒有返回。

  他們只能聽見不斷逼近的馬蹄聲,還有四散揚起根本看不見後方的塵土。

  敵襲!

  迦圖騎兵被快速動員起來,大量騎兵朝著引發騷亂的地方支援而去。

  但是依舊有足夠的預備隊還留在營地里。

  這已經可以了。

  吊橋放下,芬頓全副武裝,一人一騎朝著營地進發。

  說來也奇怪,越靠近迦圖人的營地,他就越不恐懼,取而代之的是激動,是迫不及待,是他想要一飛沖天的志向。

  他既然來到了這個時代,這個孕育英雄的時代,那憑什麼自己的名字不可以被當做英靈傳唱?

  他在無人問津的鄉間磨礪爪牙,他隱忍不發足足二十年,現在他要出手了,那就必然是摧枯拉朽的雷霆一擊!

  戰馬逐漸靠近迦圖人的營地,芬頓緊盯著裡面最大的營帳,沒有人發出警報,因為不會有人能想到在這個時候敢有人從那個方向發起衝鋒。

  而且是,一個人。

  戰馬開始衝刺,警戒的哨兵幾乎同時倒斃,芬頓不被塞西爾看好的技能又一次展現出它的赫赫威勢。

  最外圍的迦圖人只看到了一個殘影從外圍突進,還是沒有人發出警報,因為營地光線昏暗,而且由於此前倉促的人員調動,現在營地里一片混亂,根本沒有人注意到有敵人混進了他們的隊伍。

  芬頓一頭扎進了迦圖人營地,一路飛馳。

  握住騎槍的雙手止不住顫抖。

  芬頓距離最大的營帳越來越近,那位迦圖軍閥肯定就在其中。

  那是一位盤踞在潘德東部的霸主,他的手上握有至強之軍,他的憤怒足以讓整個大陸都感到戰慄。

  但是現在,芬頓馬上就要殺死他了。

  以一位霸主的血,祭獻自己的登神長階!

  這是屬於,他的時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