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破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下來是更為慘烈的攻防,從此刻開始,白鹿堡的傷亡開始直接上升。

  為了阻止他們往城牆下堆土,守軍必須長時間暴露在火力點的位置,而狡詐的迦圖人混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只要守軍一露面,馬上就有數根箭矢撲面襲來。

  即使完全不顧及市民的傷亡,連續不間斷用拋石機攻擊人群,依舊阻攔不了失去理智的迦圖人連綿不絕地發起進攻。

  他們的隊伍已經瘋掉了,唯一的目的就是拿下白鹿堡,無論付出多達代價都無所謂。

  芬頓突然懷疑是不是自己殺死的那個大人物......有點太大了。

  直到下午結束,芬頓本來打算作為奇兵使用的烏木護手騎士,也不得不提前投入戰場,即便是這樣,城牆外的土堆也硬是讓迦圖人堆滿了快三分之二,這個高度只需要盡力抬起手臂就能夠到城牆的邊緣。

  但是迦圖人終歸是退兵了,洶湧而來有如狂潮的攻勢被白鹿堡穩穩地擋住,在丟下數不清的屍體後,他們走了。

  對於芬頓而言,這是勝利,但是是慘勝,皮洛士的勝利

  滿額三百人的民兵,現在只有一百多一點的人還能夠繼續戰鬥,九十多人戰死,剩下的人基本全是重傷,估計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很快也會死去。

  職業士兵有一半人失去戰鬥力,但是他們的防護更加精良,所以大部分人在修養幾天後還能帶傷作戰。

  烏木護手騎士則沒有任何傷亡,他們高超的戰鬥機巧和堅不可摧的防護,再次證明了他們是潘德最頂尖的戰力之一。

  也正是他們對迦圖人造成了最大的傷亡,遠距離他們可以用弩矢精準射殺,並且因為殺傷力巨大,一枚弩矢經常可以貫穿好幾個人。

  即便迦圖人登上城牆,他們也能夠扛著巨錘鎮守在最前方,就跟砸地鼠一樣,上來一個砸扁一個,盾牌都給迦圖人敲得粉碎。

  迦圖人的傷亡也是肉眼可見的慘重,可能今天一天之內對方就死了上千人,但是大多數是長河鎮市民,他們自己人傷亡寥寥無幾。

  明天,幾乎是註定的,最終的決戰了。

  「烏爾里克那個小偷究竟在幹什麼!為什麼援軍還不來?」

  「或許是被迦圖人嚇破膽了吧,理解一下,人家只想抱住他好不容易得來的王位,哪裡會管一個鄉下貴族的死活?」

  「沒有我們這些鄉下貴族給他賣命,烏爾里克的王位能坐得穩嗎!」

  當天晚些時候,白鹿堡軍營里爆發了激烈的辱罵,目標都同仇敵愾地指向了一個人,他們的國王烏爾里克。

  芬頓雖然沒有參與這場噴子界的專八考級,但他心裡也忍不住把烏爾里克罵了個遍。

  人呢?你特麼的人呢?

  從長河鎮失陷到現在都快兩周了,從自己發現迦圖人有進攻的計劃都快兩個月了,高坐王位的烏爾里克仍舊沒有任何回應。

  他的獅騎士就像是在半路上失蹤了。

  可惜現在絕無半點可能突圍,不然芬頓真的很想出去看看,獅騎士究竟是打算來支援自己,還是打算出來郊遊。

  而且也不知道那些捨命突圍的騎兵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往長河鎮方向突圍的人肯定已經全滅了,但芬頓希望能有人可以當機立斷改變方向。

  哪怕能活下來一個人都好啊,他們都是芬頓手裡的職業士兵里最精銳的部分,芬頓原本打算安排他們接受強化訓練。

  心裡亂成一團,芬頓一個人悄悄離開了軍營,任由塞西爾他們考級。

  明天是決戰的日子了,他需要安撫軍心提振士氣。

  這是黎明前的黑暗,最難熬,心理承受能力稍微差一點的人,都有可能崩潰。而只要有一個人崩潰了,就會影響到整個守軍,最終導致最無可挽回的後果——兵變。

  他要給守軍帶來一場勝利,一場足夠給予他們戰勝迦圖人信心的勝利。

  烏木護手騎士團,必須要主動出擊。

  他來到烏木護手騎士團駐紮的地方,卻沒想到菲利普正好出來想要見他。

  菲利普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大人,我聽說您的領地里有一些效果特別好的藥物。我的同伴之前受了輕傷,原本以為沒什麼事,但現在惡化得很嚴重,發燒到昏迷了。」

  芬頓有些不明所以,效果特別好的藥物他的確是有,但現在早就在之前用在了尤菲身上,現在已經用光了。

  但是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有藥的?

  菲利普解答了他的困惑,「之前戰鬥最激烈的時候,城堡的傭人也上了城牆,我看到有一位女僕臉上受了重傷,但是剛剛她卻來給我們分發了食物。」

  「她的臉已經被治好了。」

  什麼玩意兒?經過菲利普的解釋,芬頓反而更疑惑了,自己什麼時候有了這麼神奇的藥?聽菲利普的描述,那種藥物怕是自己傾家蕩產都買不起的東西吧。

  所以他連忙讓那位女僕過來說明情況。

  被幾個彪形大漢圍繞,女僕戰戰兢兢,略帶恐懼地看向芬頓,在得到芬頓的認可後,她才支支吾吾說出了實情,

  「是尤菲小姐,她看見我臉上滿是血,可把她嚇壞啦,然後她就摸了摸我的臉,就好啦。好多受傷了的傭人都去找她呢。如果不是不敢靠近主樓,民兵也想找尤菲小姐幫忙。」

  「哦,這可太好了!真是想不到大人您的領地里居然還有牧師,我的兄弟有救了。」菲利普很高興,他是少有的知道魔法真實存在的人之一,所以對有人能夠治癒傷勢並不感到意外,而且有一位牧師的幫助,明天守住白鹿堡的希望就不再那麼渺茫。

  「等等。」芬頓搖搖頭,他的內心已經冷汗直流,但他必須裝作不知情,「尤菲今天已經救治了很多人,我需要徵求一下她的意見,看看她還有沒有餘力。」

  拋下這話,芬頓快步回到自己的臥室。

  他感覺自己遭受到了背叛。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不是說好不與外界有任何接觸嗎?

  你知不知道你自以為是的善良,很有可能會害死白鹿堡的所有人!你這個蠢貨!

  我就應該把你丟在野外讓你自生自滅!

  但是當芬頓走進房間的時候,一切怒火不能說是煙消雲散,那也算得上是蕩然無存。

  尤菲同樣異常疲憊,但她還是盡力朝芬頓擠出笑容,同時舉起用木炭寫滿字的木板。

  「很高興看見你還活著。」

  芬頓沉默了很久,無數種複雜的情緒在他腦海中交織,最後他只丟下了一句話,「好好休息。」

  很高興看見你還活著。

  這句話今天芬頓給所有還活著的人都說了一遍,但是沒有一個人對他說過。

  就好像他能活到現在,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也並不能算理所當然,只是所有士兵都不敢想像芬頓如果死了那回是一個怎樣的場景。

  所以他必須活著,即便他真的死了,在他們眼裡芬頓依舊是活著的,他還站在城頭奮力擊殺迦圖人。

  但是又怎麼可能真的有人不怕死!

  芬頓也害怕,所以他只能努力先殺死別人來讓自己活下去,但在內心深處他仍然恐懼著死亡。

  然而他決不能露怯,哪怕刀槍在他面前划過他也必須豪爽地大笑,這樣守軍才能鼓起勇氣壓制即將登上城樓的迦圖人。

  空前的壓力始終壓在他的肩膀上不曾落下。

  他一度以為自己的心境就猶如放入火爐中千錘百鍊後的鋼鐵。

  直到看見那塊粗糙的木板上面歪歪扭扭寫滿了黢黑的字。

  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在乎自己的。

  芬頓仰著臉,站在城牆上吹冷風。

  有人尋著他的足跡慢慢走了過來。

  菲利普眯了會眼睛,從鼻孔中嘆出氣,「芬頓,我們得談談。」

  「好好談談。」




章節目錄